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2月21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財經評論 > 正文

字號:  

人民幣加入SDR邁上國際舞臺新起點

  • 發佈時間:2015-12-02 19:54:24  來源:光明網  作者:張琳  責任編輯:王斌

  北京時間12月1日淩晨1點,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正式宣佈,人民幣2016年10月1日加入SDR(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相應擴大至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英鎊5種貨幣。這是對中國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成果的肯定。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經濟研究部部長徐洪才對此分析認為,人民幣加入SDR是一個重要的歷史里程碑,這標誌著國際組織、國際社會已經認可人民幣作為國際貨幣職能的能力。“同時這也有利於促進人民幣進一步國際化,對中國來説這是難得的機遇”。徐洪才指出,人民幣國際信用的提升讓人民幣在更大範圍內受到歡迎,更自由的使用人民幣將增加我國貿易、投資領域的便捷,同時金融成本、匯率風險也會大大下降。

  樹立負責任大國的國際榜樣

  經過改革開放三十多年的努力,我國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國際影響力又上了一個大臺階。經濟總量居世界第二位、第一大出口國、第一大吸收外資國、第一大外匯儲備國,這為我國進一步擴大開放、全面參與世界經濟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人民幣加入SDR有助於增強SDR的代表性和吸引力,完善現行國際貨幣體系,對中國和世界是雙贏的結果。

  同時,人民幣加入SDR也意味著國際社會對中國在國際經濟金融舞臺上發揮積極作用有更多期許。而中國將繼續堅定不移地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部署,加快推動金融改革和對外開放,為促進全球經濟增長、維護全球金融穩定和完善全球經濟治理做出積極貢獻。

  從追趕者到引領者,從世界邊緣化地帶走到世界舞台中心扮演世界大國的角色,中國用了三十多年的時間。實際上,中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已經站立在世界經濟、政治及全球治理舞臺的中心,成為全球和平與發展的中堅力量,正發揮著巨大正能量。這也説明,我們身上的擔子更重要了、責任更大了。徐洪才指出,未來我國宏觀調控也面臨新挑戰,“需要同時關注國內、國際金融市場波動”。特別是中國作為系統重要性國家,我們的貨幣政策、金融調控在維護自身金融穩定的同時也要避免大的負面溢出效應,給國際社會樹立一個責任大國的國際榜樣。

  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上的里程碑

  人民幣加入SDR既是人民幣國際化道路上的里程碑,也是中國改革開放的新起點。“但是我們也不能夠因此就飄飄然,以為人民幣國際化就大功告成了”。徐洪才指出,SDR的使用範圍還是很小,作為記賬貨幣還沒有在金融體系裏被廣泛接受。人民幣“入籃”更多的是里程碑意義,它提升了無形資産,人民幣可以借此契機大步推進國際化進程。

  從央行近期不斷放寬海外金融機構進入債市的舉措便可看出,債市開放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一步。徐洪才指出,促進人民幣國際化很重要的一個抓手就是發行熊貓債券。“熊貓債券”是指國際多邊金融機構在華發行的人民幣債券。根據國際慣例,國外金融機構在一國發行債券時,一般以該國最具特徵的吉祥物命名。2005年9月28日,國際多邊金融機構首次獲准在華發行人民幣債券。而過去十年熊貓債券的發展總體比較滯後,主要原因在於人民幣對美元升值預期以及人民幣利率總體高於美元利率。

  “現在看來這兩個外部條件都正在發生改變”。徐洪才表示,央行在降息、美聯儲在加息,人民幣和美元之間的息差在減小,這正是發行人民幣計價債券的有利時機。借此,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世界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可以作為交易主體進入我國銀行間市場。同時鼓勵國際金融機構發行人民幣計價債券參與到“ 一帶一路”建設中,而目前“一帶一路”有大量基礎設施的融資需求通過發行人民幣計價債券來促進“互聯、互通”的投資建設。

  未來人民幣不會大幅貶值

  近期,離岸人民幣一度連續出現貶值,使得匯率走勢再度引發各界關注。多方機構觀點認為,人民幣進入SDR後不會出現急劇貶值,但中短期內受到美聯儲加息的影響,人民幣對美元可能會適度走弱,但總體可控。中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司長盛松成撰文稱,“最近十年來,我國從未放任人民幣升值,多數時候人民幣是被低估的,短期人民幣即使有貶值壓力,貶值幅度也不會太大。”

  短期內人民幣對美元出現了一個相對均衡的位置,上下窄幅波動。“我認為,人民幣出現微弱貶值傾向反而更有利於人民幣的國際化”。徐洪才指出,這是一個歷史契機,有利於我們主動創造資本賬戶逆差,主動向外輸出人民幣。特別是在貿易順差的情況下,利於人民幣在國際上的廣泛使用。而在人民幣升值中長期趨勢並未改變的情況下,人民幣國際化前景廣闊。

  有觀點認為,獲得“國際儲備貨幣”資格意味著中長期而言外匯儲備將流向人民幣。目前,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中佔比很小,在總額達11.3萬億美元的全球儲備資産中僅佔約1%。徐洪才指出,未來資金的進出可能是常態,這種情況下要加強國際熱錢的監管,在加快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但是我們的資本賬戶開放還是要穩步推進”。徐洪才強調,這是在維護自身金融體系的穩定,對國際金融體系的一大貢獻。

  更多《新常態·光明論》大型訪談系列報道請點擊:

  【新常態.光明論】胡鞍鋼:中國已成為全球發展的中堅力量

  【新常態·光明論】張立群:五位一體發展理念是新突破

  【新常態 光明論】李稻葵:中國不是世界資本波動的源頭

  【新常態·光明論】創客説:創業要善用政策“借力打力”

  【新常態·光明論】增長潛力加改革紅利仍可保經濟中高速增長

  【新常態 光明論】胡鞍鋼:我給上半年經濟打91.7分

  【新常態·光明論】專家點讚中國經濟:全年增速或超7%

  【新常態·光明論】6大亮點支撐中國經濟持續向好

  【新常態·光明論】新常態下中國有能力參與國際經濟規則的制定

  【新常態·光明論】“一帶一路”是適應新常態的重大戰略舉措

  【新常態·光明論】鄭新立:新常態是經濟發展的新動力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