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5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歡迎將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的決定

  • 發佈時間:2015-12-02 15:29:21  來源:南寧晚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新華社北京12月1日電 中國人民銀行1日淩晨發佈聲明,歡迎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執董會關於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的決定。

  華盛頓時間11月30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執董會決定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SDR貨幣籃子相應擴大至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英鎊5種貨幣,人民幣在SDR貨幣籃子中的權重為10.92%,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的權重分別為41.73%、30.93%、8.33%和8.09%。

  人民銀行聲明稱,這是對中國經濟發展和改革開放成果的肯定。中方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管理層和工作人員在SDR審查過程中的辛勤工作以及廣大成員國的支援表示讚賞。人民幣加入SDR有助於增強SDR的代表性和吸引力,完善現行國際貨幣體系,對中國和世界是雙贏的結果。

  聲明稱,人民幣加入SDR也意味著國際社會對中國在國際經濟金融舞臺上發揮積極作用有更多期許,中方將繼續堅定不移地推進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部署,加快推動金融改革和對外開放,為促進全球經濟增長、維護全球金融穩定和完善全球經濟治理做出積極貢獻。

  記者從人民銀行了解到,SDR是特別提款權(Special Drawing Rights)的縮寫,其含義是兌換“可自由使用”貨幣的權利。它是IMF于1969年創設的一種補充性儲備資産,與黃金、外匯等其他儲備資産一起構成國際儲備。IMF通常每5年對SDR進行一次例行審查,主要內容是SDR貨幣籃子的貨幣構成及權重。

  根據IMF決定,新SDR貨幣籃子生效時間是2016年10月1日。記者從人民銀行了解到,這主要是由於多年來第一次有新的貨幣加入SDR,需要給SDR使用者預留充裕時間做好會計和交易的準備工作。

  相關新聞

  人民幣“入籃”為全球經濟增添新活力

  新華社北京12月1日電 北京時間1日淩晨,人民幣被納入特別提款權SDR,這不僅標誌著人民幣的地位獲得了國際認可,還意味著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市場國家將更多參與推動全球貨幣體系發展,併為世界金融穩定和經濟發展注入新的活力。

  SDR並非“真金白銀”,只是IMF1969年創造的分配給會員國使用的一種賬面資産。儘管其産生的實際交易並不大,但一種貨幣“入籃”就相當於其信用蓋上了“國際權威章”。此前每單位SDR的價格由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組成的籃子決定。

  縱觀世界經濟發展,過於單一的貨幣體系給全球經濟帶來諸多不穩定因素,建立一個更多元、更均衡的貨幣體系已成為全球共識。無論是相對IMF188個成員國,還是相對更廣泛的全球國家和地區來説,僅參考4種發達經濟體貨幣都難言代表性,更與當今世界經濟格局不符。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也是全球最開放的經濟體之一。正如IMF總裁拉加德所言:“人民幣的加入使SDR貨幣籃子更為多元化並更具吸引力。”

  人民幣“入籃”,一方面有利於推動建立一個更加充滿活力的國際貨幣和金融體系;另一方面,一個充滿活力的國際貨幣和金融體系,也會支援中國和全球經濟的發展與穩定。簡言之,可以實現中國和世界“雙贏”。

  人民幣已滿足IMF“可自由使用”標準,並成為全球第二大貿易融資貨幣、第四大支付貨幣。但總體看,人民幣國際化仍處在初級階段。在國際跨境收支中,人民幣佔比僅2.8%左右,離“不用兌換走遍天下”還有不少距離。站在新起點上,一方面,中國應依靠自身穩定發展鑄就人民幣的底氣;另一方面,還應穩步推動金融改革和對外開放,吸引更多投資者持有人民幣資産,使人民幣成為國際普遍歡迎的“硬通貨”。

  IMF為何同意將人民幣納入SDR?

  為確保基金組織、基金組織成員以及其他特別提款權使用方有充足時間進行調整以適應新的變化,新的貨幣籃子將於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 執董會會議結束之後,拉加德表示,執董會關於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的決定是中國經濟融入全球金融體系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它是對中國當局在過去多年來在改革其貨幣和金融體系方面取得的成就的認可。

  中國在這一領域的持續推進和深化將推動建立一個更加充滿活力的國際貨幣和金融體系。這又會支援中國和全球經濟的發展和穩定。 特別提款權的價值將由包括美元、歐元、人民幣、日元和英鎊在內的籃子貨幣的加權平均值決定。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將使得貨幣籃子多元化和更能代表全球主要貨幣,從而有助於提高特別提款權作為儲備資産的吸引力。

  根據新公式,特別提款權籃子中各貨幣的權重分別是:美元41.73%、歐元30.93%、人民幣10.92%、日元8.33%、英鎊8.09%。

  國際使用和交易增加。自2010 年上次特別提款權審查以來,人民幣在國際支付中的使用已顯著增加。此外,在三個主要交易時區中,覆蓋兩個時區的外匯市場上的人民幣交易已大幅增加,能夠滿足基金組織業務涉及的交易規模。在工作人員看來, 這為認定人民幣在國際交易支付中“廣泛使用”及在主要外匯市場上“廣泛交易”提供了依據。(新浪財經)

  “入籃”SDR將提升對人民幣資産的需求

  中金經濟學家梁紅12月1日的報告稱,一些儲備管理機構及IMF自身參照SDR籃子進行資産配置,因而會直接帶來外匯儲備向人民幣資産再配置。

  對應10.92%的權重,IMF成員國將通過所持SDR自動形成對人民幣約306億美元的敞口;以SDR計價的資産和負債,包括IMF貸款,也將面臨重估。要對衝這部分敞口、應對重估的影響,就必然會增加人民幣的使用。

  全球外匯儲備達11.5萬億美元,預計到2020年,人民幣份額有望達7.8%,這對應的規模約合7.1萬億元人民幣。

  相比之下,中國的國債存量僅9.2萬億元人民幣,隨著官方和私人部門投資需求的增長,預計在全球範圍內越來越多的債券指數會將中國債券納入覆蓋範圍,以滿足指數型投資者的需要。

  綜合來看,人民幣加入SDR籃子在中期是個確定的升值因素。

  SDR落地後,市場情緒更受美國加息左右,而12月加息預期持續升溫,預計美聯儲加息靴子落地前人民幣承壓,疊加SDR後中國維穩意願下滑。

  人民幣不會出現劇烈貶值,畢竟SDR需要的是穩定而堅挺的,不是“喜怒無常”的人民幣,預計2016年人民幣或再現一次性校準貶值,之後更可能是呈現穩定的區間波動。

  納入SDR不會立刻直接增加人民幣作為儲備資産的需求,SDR作為IMF給予的信用背書,長期來看增加了人民幣的公信力,但並沒有促進全球即期加配人民幣的機制。

  人民幣加入SDR不會立即引起各國實際增加人民幣儲備。

  SDR不是貨幣,也不是債權,而是一種可兌換權,即任何時候可提取貨幣籃子中貨幣的權利,並且主要用於IMF與成員國之間的官方結算。這種權利並不要求持有人真的按比例計提人民幣,並且兌換自由貨幣時也未必非要兌換人民幣。

  巴克萊首席經濟學家常健稱: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無疑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里程碑,但象徵意義和政治影響遠大於實際意義和經濟影響。

  這反映了國際社會對中國的改革開放戰略、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的認可,也是對中國進一步推進結構改革、開放資本市場的期待。

  人民幣權重10.92%基本上符合市場之前在10%~15%之間的預期。“入籃”並不標誌著人民幣自然成為儲備貨幣,儲備貨幣的地位最終是市場的選擇。

  私人機構投資者配置人民幣資産的意願,主要還是取決於能否帶來更高的風險調整後收益和流動性。

  富國證券外匯策略師Eric Viloria表示,此次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子符合市場預期,10.92%的權重處在市場預期範圍的低端。預計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在一年之內將貶至6.42,18個月內貶至6.46。

  德國商業銀行首席外匯策略師Ulrich Leuchtmann發表報告稱,人民幣納入SDR的決議,對在岸人民幣需求的影響幾乎可以忽略。該決議主要的意義是象徵性的,世界各國的央行此前並沒有實質上限制其對在岸人民幣資産的持有量,而IMF的決議也併為對各國央行增加更多機會。

  預計各國央行不太可能會改變他們對於外儲分配的決定。

  此次決議幾乎不會對經濟有任何影響,也不會對人民幣匯率造成任何有意義的影響。

  外匯經紀商Chapdelaine Co,外匯負責人Douglas Borthwick表示,雖然人民幣權重定在10.92%符合預期,但歐元權重的下調幅度大得出人意料。

  此前預計人民幣權重最終會與原來英鎊權重相同,在11%左右,歐元權重從37.4%下調到30.93%“令人驚訝”。

  原來預計美元將首當其衝承受更多調整,歐元將因SDR貨幣籃子的調整受到最大衝擊。該調整將使得歐元/美元承壓,因外儲機構將賣出歐元/人民幣來重新調整外匯儲備。

  豐業銀行首席外匯策略師Shaun Osborne表示,因此前IMF曾表示14%~16%的權重,所以人民幣最終權重為10.92%還是處在市場預期範圍的低端。但即便如此,人民幣當前權重仍高於英鎊和日元,這説明IMF在對人民幣發出重要的信號:(排名第三)即是人民幣的座位序號,如果想要提高權重,還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

  這意味著在岸人民幣未來將迎來更多的靈活性,預計在岸人民幣將適當小幅走弱。(東方財富網)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