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1年01月17日 星期天

財經 > 新三板 > 公司 > 正文

字號:  

衛東環保遭證監會立案 撥雲散霧“妖股”現形?

  • 發佈時間:2016-05-12 00:16:07  來源:中國網財經  作者:鄭嵐予 王穎  責任編輯:王斌

衛東環保遭證監會立案 (圖片來源:中國新三板

  中國網財經5月12日訊(記者 鄭嵐予 王穎)一直以來,關注新三板每日交易動態的人,都無法忽視一家常年高居做市交易量排行榜首的企業。這家企業在流動性吃緊的新三板每天保持百千股成交量,換手率不低於15%,被業內人士戲稱為“妖股”,業內人士的咋舌還未盡消,近日證監會一紙調查通知書便直接將市場對衛東環保的所有質疑推上臺面。

  一紙調查翻暗涌

  榮登“十大未解之謎”榜單的衛東環保終於被“翻牌子”了。

  10日晚間,衛東環保發佈公告,承認公司于當日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根據有關規定,證監會決定對公司進行立案調查。同時表示公司將積極配合證監會的調查工作,並及時履行信披義務。

  除卻公告內容,衛東環保對外三緘其口,中國網財經記者數次致電其在公開資訊上留下的多種聯繫號碼,均處於無法接通、無人接聽或中途切斷的狀況。

  而至於公告中提及的“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有業內人士表示,難免不聯想到自去年12月以來,衛東環保居高不下的成交量。

  公開數據顯示,衛東環保自從去年12月以來,每個交易日都高居新三板成交量排行榜上前三甲,保持百千股的成交量,換手率不低於15%,最多的一天成交金額達到1.63億,超過當天明利倉儲加聯訊證券的成交額之和。而作為一家做大氣除塵設備、工業廢水處理設備的公司,衛東環保的基本面表現平平,2015年凈利潤僅有870.73萬元。因而引發不少人士好奇,“基本面沒啥亮點的企業,鉅額的成交量是哪來的”,甚至在今年4月,被業內相關媒體半戲謔半認真地寫進了“新三板十大未解之謎”。

  “通過內幕交易等操作造成交易活躍的假像,是完全可以實現的。”一位資深證券界分析人士向中國網財經記者一語道破內中玄機。

  中國網財經記者就此採訪衛東環保做市商之一的某位相關負責人,該負責人苦笑著嘆了一聲:“當初看他們那樣做就知道,早晚要出事。”

  “事有反常必為妖”

  前述做市商負責人向中國網財經記者透露,衛東環保交易量的驟然活躍,要從去年12月底到今年1月初的“掃貨”開始,而其中,“背後很可能有深諳做市規則的資本高手在運作”。

  “最開始衛東環保並不活躍,成交量也不多,但從去年12月底到今年1月初開始放量後,突然出現一大批人進場掃貨。”

  據該負責人回憶,彼時掃貨行為十分瘋狂,券商挂多少賣單都悉數全收,而一直認為交易不活躍的券商驟見買家,受寵若驚未及細思便匆匆賣出,直至發放的1000萬股悉數被收買完畢,而買家依然活躍,衛東環保的賣單便應運而生。

  “那時券商的報單,有的報50萬股買,50萬股賣;有的報100萬股買,100萬股賣,就是單筆報單數量頂格去買賣。”該負責人對中國網財經記者描述著當時的情形,“非常瘋狂,交易量一下就被激活了,也帶動了市場上很多閒散資金的進入,很多散戶包括遊資都跟風進來參與交易。”

  有券商人士向中國網財經記者分析:“三板本就是一個公開資訊很少的市場,閒散資金有時候是看著活躍度高漲抱著投機的動機進來,結果投機的人越多,成交量就越大。”

  這種“操盤高手”的幕後運作,被業內人士分析為“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的主要原因,前述券商人士向記者表達了自己的猜測:“衛東環保可能開了很多賬戶來回倒賣,利用資金去驅動交易量,吸引跟風盤,之後獲利逃跑,這樣的話,就是涉嫌操縱股價,造成虛假繁榮,相當於誘騙散戶跟風。”

  收心有餘力不足

  引起媒體甚至監管層注意至此,大約並不在衛東環保初始意料之中。

  “可能最開始只是想激活一下交易量,為後期的定增融資做準備,到後來可能都是跟風盤自己在熱炒,造成盤面控制不住了。”前述做市商負責人無奈地自嘲一笑,“於是不想出風頭還得整天當第一,最後成了‘十大未解之謎’,還引來監管注意。”

  這場“既有價又有量”的操作,該負責人承認“成本會很高”,保守估計可能投入5000萬進場,但同時也表示,這場投入産出比計算起來仍是可觀的,如果沒有引發意外的關注,可能會繼續活躍,快進快出,“還是會很獲利”。

  聯訊證券新三板首席研究官付立春向中國網財經記者分析道:““活躍度能表明公司的流動性比較強,高流動性反射出溢價,企業的估值就會提高,融資的時候就會更加容易,同時不排除大股東在合適的高點會退出。””

  “任何的違法違規都是有動機的。”前述券商人士也對中國網財經記者指出,“要把價和量做活,首先是認識到市場的流動性低迷,為了後續的大額融資投入成本去撬動流動性,激活價量。假設現在沒出事,後續的發展很可能是融一筆資金,撤退成本,但跟風進來的那一大批人便被套牢。”

  “舉個例子,可能原本只值2元的股價,此後能通過4-5元的價格增發一筆,融資10億,到賬之後5000萬的成本功成身退,10億就變成了站崗資金。”

  欲哭無淚做市商

  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劇本的發展往往不以期待的意志為轉移,衛東環保的大動作最終還是引來了監管層的注意。

  收到調查通知書的衛東環保,11日的股價大跌12.67%,最低達到2.37元,跌破做市商的成本2.5元。

  作為企業的做市商,被問及此刻的心情時,前述負責人只是搖著頭對中國網財經記者表示“欲哭無淚”。

  “不知道會對我們造成怎樣的影響,也沒有其他辦法去減損,只能在其中做做價差,”該負責人嘆氣,“做市商這個時候很被動,也很無奈。”

  作為衛東環保的主辦券商華福證券,聯繫電話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

  另有衛東環保做市商相關負責人告知中國網財經記者,相對來説該企業的第一批做市商境況尚可,“在他這樣大肆操作之前已經收回了部分成本”,比較悽慘的當屬後期被衛東環保高居不下的成交量與活躍度吸引而後續加入的券商,該負責人表示:“這些都是實打實的虧損,絕對不會盈利。”

  儘管如此,前述做市商負責人仍是對記者表示,衛東環保這樣的案例,並不能為其未來挑選企業提供足夠的借鑒經驗或教訓,對於大多都是“老闆説了算”的三板企業,從基本面去考察判斷企業管理團隊“是否靠譜”是券商最重視的問題,而衛東環保管理層的問題可能便在於“太懂資本市場了”。

  “分層之後狀況可能會好轉,”前述券商人士仍是對中國網財經記者表達出對市場前景的樂觀,“彼時資金有了目標,能夠尋找優質標的,起碼這些市場真實的利好篩選出的企業,還是能得到市場認可的。”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