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6日 星期天

財經 > 基金 > 基金動態 > 正文

字號:  

稽查風暴刮向公募基金 金融大監管時代或將來臨

  • 發佈時間:2015-11-15 08:04:24  來源:環球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小菲

  “私募一哥”徐翔被帶走調查的新聞還未冷卻,11月9日晚間,一則“多家公募基金遭監管機構突擊檢查”的傳聞甚囂塵上,徹底打破了基金業內的平靜。近期,金融領域反腐風暴持續,整個資管行業風聲鶴唳,監管層在年底或再掀新一輪稽查風暴。眾人紛紛猜測,公募基金將會成為下一個監管的風口。

  公募遭突擊檢查 基金行業草木皆兵

  當中信證券(600030)多位高管被公安機關帶走協助調查、“最牛私募”澤熙投資總經理徐翔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之後,很多業內人士都在猜測什麼時候會輪到公募基金。

  11月月9日晚間有報道稱,廣東證監局到京滬4家公募基金公司突擊檢查,要求上交手機、電腦,並提供微信、郵件、QQ等個人賬號密碼,而且還帶走了投研的電腦。其中,嘉實和長盛這兩家基金公司就在檢查名單上,而另外兩家傳聞是京滬知名的公募。

  據悉,被爆出的嘉實和長盛是公募基金首批“老十家”。對此,記者致電長盛基金某基金經理,“監管層此次為常規例行檢查,公司運轉一切正常,這件事情被媒體過度解讀了。”在交流過程中,記者並沒有覺察到對方有任何緊張的情緒。當被問及遭檢查一事是否對公司有所影響,被傳聞點名的嘉實基金

  相關負責人則表示,“並沒有太多異常,一切如舊都在照常上班。”

  對於多數基金公司被查的原因,到目前還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有業內人士表示,這也可能是打擊“老鼠倉”行動的延續。記者了解到,去年遭調查的中郵前基金經理厲建超,其“老鼠倉”案近日終於塵埃落定。因犯利用未公開資訊交易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6個月,並處罰金1700萬元。

  但即使有前車之鑒,從去年末到今年上半年的這輪牛市行情中,投機炒作、坐莊操縱股價再度達到一個登峰造極的地步,私募和大戶狂拉股價、公募最終接盤的現象較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基金行業整體的抱團持股、交叉持股現象依然嚴峻。

  數據顯示,目前兩市有19家上市公司被基金高度控盤,持股比例超過30%。這19家公司中,中小板和創業板有13家,主機板有6家,基金抱團現象明顯集中于中創板。公募基金抱團扎堆某些小盤股,有的同門基金持股比例甚至超過10%,佔流通股的比例更是超過50%,已經構成了對這些小盤股的控盤,這對投機行為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有業內人士指出,在上半年的“股災”前,其實問題已經充分暴露出來了,但卻沒有引起監管部門的重視。從6月15日開始的一個月內,滬深兩市跌掉的市值超過15萬億。在這輪股市暴跌中,金融監管部門曾先後出臺數個救市政策,但均以失敗告終,形勢的扭轉還是在中央高層出手之後。可以説,這場“股災”讓政府徹底下了改革的決心。

  近期,監查風暴自上半年暫告一段落後再度颳起,監管層對於上市公司的股價操控、內 幕 交 易加強了監管稽查。10月末,中央巡視組入駐央行、證監會後,監管層對於公募和私募的嚴查進入小高峰。11月初,“私募老大”徐翔因涉嫌內 幕 交 易、操縱股票價格,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正是因為如此,大家才會紛紛猜測,監管追責風暴究竟在何時才會刮向公募基金。

  由突擊檢查向常態化檢查轉變

  就在不久前,某知名財經媒體平臺知情人士曝出“HS基金總經理、副總經理、基金經理被帶走”的消息,HS基金被業內解讀為華商基金。雖然看似捕風捉影,但華商基金近期確實經歷了較大的人事變動。

  記者發現,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總經理、副總經理和量化投資部副總3位“大佬”相繼離職,這不免讓業內人士對上述消息産生了聯想。而記者聯繫到華商基金相關負責人只被告知,“公司目前經營正常,人員離職是很普通的事,一切以公告為準。”

  今年以來,基金經理離職數不斷刷新。數據顯示,截至11月10日,78家基金公司離職基金經理人數達到282位,較去年同期增加近7成,平均1個月就有25位基金經理離職,基金業年離職人數創出歷史新高。對於離職,基金公司在發佈公告時大多解釋為“個人原因”,但不容忽視的一點是,因基金經理違規行為而被迫離職,也成為基金行業內深藏多年的“潛規則”。

  記者注意到,在此前被懷疑和通報的案件中,涉案基金經理均處於離職狀態。比如,此前被曝出內藏多只“碩鼠”的海富通基金,在一個月內發佈了8則基金經理變更公告。此外,涉嫌“老鼠倉”的中郵基金經理厲建超也是由於“個人原因”離職,但其實在一個多月前,他利用未公開消息交易股票已經被立案調查。

  不過,“違規事件屬基金經理個人行為,與公司無關”,這個曾被視為護身符的説辭已經過時了。今年年初,證監會公開處罰了海富通、中郵等11家曾涉案“老鼠倉”的基金公司,補罰這些公司更像是集體被“秋後算賬”。此前,證監會針對最大“老鼠倉”馬樂案作出處罰,責令博時基金整改6個月,其間暫停新産品審批,使得博時成為首個因“老鼠倉”問題而被追責的基金公司。

  “證監會對基金公司加強監管是完全應該的,但這種監管最好是作為一種常態化的制度,而不是事件性的突擊檢查。”市場資深人士胡東輝認為,“突擊性的檢查容易引發公眾投資者的不安情緒,對市場會産生一定的衝擊作用,而常態化的檢查也要避免走過場,成為例行公事那就變味了。”

  多股被大筆拋售 誰是嫌疑人?

  而在11月10日,也就是公募被查消息發出後的第二天,A股市場突然“不安分”起來,竟然出現大單壓價拋售的景象,大盤遭遇多股組團跳水。到底是誰在砸盤?跟公募基金遭突擊檢查有關?這再度引發了市場熱議。

  當天,在臨近收市的最後幾分鐘內,神秘特大賣單集中砸盤,近百隻個股遭遇不計成本的甩賣,股價集體大幅跳水。其實,當天指數波動幅度並不大,但上海機場(600009)、桑德環境(000826)、洪都航空(600316)、五礦稀土(000831)、晨鳴紙業(000488)、陸家嘴(600663)等大批股票卻同時出現鉅額賣單,多只個股尾盤瞬間下跌超過5%。

  有市場觀點認為,最近公募基金受到監管機構突擊檢查,尾盤出貨可能是“老鼠倉”的大舉出逃。不過,這並未得到市場的普遍認同。“我覺得公募基金聯手操作的可能性比較低,因為在風口浪尖的時候,這樣的做法未免太過於明顯。”一位私募高管向記者解釋稱,如果真的是“老鼠倉”,出不出貨關係都不大,有持股記錄為證。記者對比基金三季度持股情況發現,大多數遭遇尾盤跳水的個股,並非是上述基金公司的重倉股。

  從基金産品表現來看,被調查的嘉實和長盛兩家公司今年的漲跌節奏都把握得很準,特別是長盛旗下的電子資訊主題基金,還因出色的表現排名榜首。而此事一齣,它們的重倉股已經成為最近股市談論的焦點,尤其是抱團持有的個股更有可能被緊緊盯住。

  記者結合上市公司三季報和基金三季報發現,嘉實基金旗下産品合計持股在5%以上的有10隻個股,但佔比最高的東土科技(300353)僅10.10%,長盛基金旗下産品合計持股在5%以上的也只有國新能源1隻股票,兩家公司重倉股的基金抱團現象並不十分明顯。而通過這幾天的盤面表現發現,以上基金抱團持有的重倉股股價均無太大異動。

  凱石金融産品研究中心分析師王亞楠指出,“嘉實、長盛被查對旗下基金重倉股並不構成直接的利空信號,只有違法原因坐實,基民因擔憂公司前景可能會選擇贖回基金,基金公司被動賣出股票應對流動性,那時候才有可能對重倉股帶來一定的影響。”同時她也表示,“監管層嚴厲查處內 幕 交 易、操縱股票價格行為,有利於市場中線的表現,但由於相關個股短線已經累積不少漲幅,不排除市場可能通過寬幅震蕩來消化整理。”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