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5日 星期六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央行馬駿:中國沒有必要與其他國家進行匯率戰

  • 發佈時間:2015-08-18 08:22:48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郭偉瑩

  8月11日至8月13日,貶值4.6%的人民幣中間價在匯率交易圖上留下了一道尖銳的毛刺。此前一年多,這一匯率中間價一直穩定在6.15附近。一向奉行審慎穩健的央行為何能容忍人民幣兌美元連續三天大幅貶值?一時間券商投行紛紛揣測央行深意,A股市場商貿、紡織等個股紛紛漲停。在輿論紛擾之際,央行副行長易綱直面媒體,痛斥“人民幣將大跌10%促進出口”之説是無稽之談。央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亦表示,中國無意開打“貨幣戰”。然而這場匯率調整究竟會對下半年的穩增長留下怎樣的注腳,又將給走向世界的中國資本和消費者帶來什麼?

  人民幣三天貶值4.6%

  8月11日9:30,滬深A股準時開盤。看到中航工業旗下多家上市公司停牌的公告,讓連日來沉浸在軍工股淘金熱中的股民唏噓不已。然而在短短30分鐘內,以小商品城(600415.SH)為代表的外貿板塊迅速崛起,一掃連日低迷的氣氛,多只外貿股票強勢漲停。這讓不少股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很快,一條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大幅貶值1000點的消息從銀行間外匯市場迅速傳來,解答了他們的疑惑。

  由於人民幣貶值,中國出口産品的價格將更具競爭優勢,A股外貿和紡織板塊個股普遍上漲,而因航空用油依賴進口或因貶值遭遇匯兌損失的航空業等板塊個股卻應聲下跌。

  同樣于9:30開盤的銀行間外匯交易市場是中國最主要的外匯交易市場,其所在的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的授權,每個交易日9:15,發佈人民幣匯率中間價。

  根據規定,每天的外匯市場交易只能在中間價附近一個給定的匯價範圍內進行。當前,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日內波動幅度是中間價上下2%。這意味著每一筆人民幣兌美元的匯兌交易成交價格都不能偏離中間價超過2%,否則交易無法執行。因此,設定了匯率中間價,也就定下市場匯率的大致範圍。

  8月11日9:25,央行官網發佈資訊稱,為增強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的市場化程度和基準性,中國人民銀行決定完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當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為6.2298,較前一交易日匯率中間價大幅下跌1136個基點,貶值接近2%。

  8月11日開盤不久,匯率就突破6.3關口,當日收盤時,人民幣匯率收于6.3231。8月12日,匯率中間價為6.3306;8月13日,匯率中間價為6.4010。連續三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完成約4.6%的貶值過程。

  自2005年人民幣啟動匯改以來,還從未有如此出乎意料的貶值幅度。一位券商首席經濟學家還在近期舉行的電話會議中坦陳,自己兩周前還曾預測短期內人民幣貶值無望,沒想到很快就被央媽打臉。今年5月22日,央行副行長易綱還對外表示,沒必要通過貶值來應對經濟下滑。

  連續兩天人民幣匯率中間價貶值超過1000點,更是讓市場人士擔憂人民幣將進入貶值通道。央行的匯率政策被置於輿論的風口浪尖。

  8月11日和12日,央行官網連續刊登兩篇答記者問以平息輿論,央行新聞發言人稱,此次貶值緣于央行完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價機制,“完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的報價後,做市商參考上日收盤匯率報價,過去中間價與市場匯率的點差得到一次性校正”,“當前不存在人民幣匯率持續貶值的基礎”。

  同時,央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連續對外發聲。馬駿表示,(貶值)是一個技術層面的變化,主要目的是解決過去一段時間中間價與市場匯率持續偏離的問題。這是由於完善報價帶來的一次性調整,不應該被解讀為人民幣將出現趨勢性調整。

  他表示,央行有能力穩定匯率走勢。央行十分關注和充分了解市場預期的變化,以及境外人民幣市場和周邊國家匯率的變動。除了經濟基本面支援人民幣匯率長期基本穩定之外,人民銀行管理的外匯儲備是全球央行中最高的,達3.7萬億美元,其穩定短中期匯率走勢的能力也遠遠超過許多新興市場經濟體。

  “從這些方面來看,中國沒有必要靠與其他國家之間進行‘匯率戰’來取得競爭優勢。事實上,如果每個國家都競相貶值,最後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得利。”馬駿指出。

  一場央行的公關戰役拉開了序幕。

  【匯率中間價】

  是中國外匯交易中心每天在銀行間外匯市場開盤前發佈的一個參考匯價。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官網介紹,我國銀行間外匯市場實行做市商制度,包含了中農工建交、匯豐、花旗在內的二三十家商業銀行。而匯率中間價就由這些商業銀行的報價決定。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的形成方式為:外匯交易中心於每日銀行間外匯市場開盤前向外匯市場做市商詢價,並將全部做市商報價作為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的計算樣本,去掉最高和最低報價後,將剩餘做市商報價加權平均,得到當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

  乾脆利落的央行吹風會

  8月13日10:30,央行罕見地就此問題召開吹風會,央行副行長易綱和行長助理張曉慧出席吹風會,直面此次輿論風暴,清晰明確地回答了諸多疑問。

  回應一 貶值壓力已經得到一次性釋放

  問:為何選擇此時進行匯率調整?

  張曉慧:從國內看,應該説這和近日公佈的7月份貨幣信貸數據的意外跳升是有關係的,今年7月份M2比6月份跳升了1.5個百分點,7月份新增人民幣貸款同比增長了1.61萬億。市場認為流動性的寬鬆促進了貨幣信貸的偏快增長,從而影響了外匯市場的供求關係,給人民幣匯率帶來了一定的貶值壓力。

  從國際來看,人民幣相對其他貨幣更為堅挺,與美聯儲將收緊政策的預期有一定關係。歐元和日元趨弱,一些新興經濟體和大宗商品生産國的貨幣出現貶值,我國由於貨幣貿易保持較大順差,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相對於全球多種貨幣表現較強。

  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測算,2014年以來,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和實際有效匯率分別升值10.28%和9.54%,所以從保持人民幣有效匯率相對平穩的角度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有一定的貶值要求。

  8月11日中間價基礎報價完善以來,人民幣經過兩天的調整,逐漸向市場化水準回歸,前面所提的3%左右的累積貶值壓力得到一次性釋放,此前偏差校正應該説已經基本完成,這是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的必要階段,使人民幣按照更加市場化的規律運作。

  回應二 “貶值10%是無稽之談,不需要調整匯率促出口”

  問:有外媒報道説,有關部門希望一次性貶值在10%左右,以保證出口的穩定,請您評論一下。

  易綱:在有管理的匯率浮動制度下,匯率是由市場決定的,作為央行的官員,是不能夠對匯率的水準説三道四。但是我可以告訴你,官方認為“人民幣要貶值10%以促進出口”,這個完全是無稽之談。

  你的問題是大家在猜什麼是匯率的均衡水準?作為央行官員不便評論,我更加強調公開、透明、市場化的匯率形成機制,每天觀察匯率是6.3也好,是6.4也好,我怎麼知道它是不是接近均衡水準了呢,我要看國際收支,要看中國經濟增長這些基本面,同時也要看所有匯率,實際有效匯率和名義有效匯率。現在所有這些都告訴市場,在這次機制變化以後,經過一個短暫的磨合期,匯率水準和我剛才説的這些基本面比較相符。

  回應三 最近外匯儲備消失的3000億美元去了哪兒?

  問:人民幣匯率貶值對於跨境資金流動有什麼影響?

  易綱:比如有的報道説,最近外匯儲備有下降,在過去一年裏,外匯儲備從3.99萬億美元降到了3.7萬億美元,大數降了3000億美元,那這3000億美元是不是就是資本流出呢?我分析一下。主要有三大塊:第一塊,去年以來,我們境內居民和企業在境內銀行的美元存款大幅度增加,去年大數增加了1080億美元,今年上半年大概增加了700多億美元。

  第二塊,最近國有企業、民營企業等各種企業走出去的步伐很大,對外投資力度很大,所謂ODI(對外直接投資),我們還有“一帶一路”的建設,有些投資也用了一部分美元。

  第三塊,美元少了3000多億,大家別忘了還有一個匯率的變化,這一年以來歐元和日元等其他貨幣兌美元都貶值了很多,我們的外匯儲備是一個分散化的外匯儲備,有美元、有歐元、有日元,我們報告的是美元,美元是我們的報告貨幣,我們告訴你我們現在有3.7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我報告的是美元,但實際上歐元、日元兌美元貶值了以後,折成美元就少了一塊。

  總體而言,我觀察到的中國的國際收支,應該是在一個正常範圍內的。

  回應四 會按照日程表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

  問:近兩個月以來,中國資本市場震動很大,這會不會影響到中國繼續資本項目開放的步伐?

  易綱:從資本項目可以看出來,過去好幾年我們逐步使得企業、銀行借外債更加方便了,而且更加有序,這裡面有宏觀審慎管理的因素,包括所謂比例自律管理,就是企業根據自己的情況、根據自己的資産負債表和自己的資本金就能夠有一些很方便的資金使用。還有就是FDI(外商直接投資)、ODI兩個方面都大大簡化了。

  此外,一個資本項目上,中國企業走出去和外面所有投資主體進入中國資本市場、債券市場方便多了。另外,最近外國央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成員可以在中國市場上購買債券,有很多方便,可以進行衍生品交易,可以對衝,這些都在逐步開放。

  所以對於這個問題,我的回答是有信心的。就是中國資本項目可兌換的日程是依照中國自己定的日程表向前穩步推進的,不是説遇到一點波動或者説遇到一點外邊發生的事情就可以輕易改變的。這方面我們是有定力的,我們會按照自己定的日程表穩步有序地實現。

  人民幣匯改大事記

  2005年7月21日

  中國人民銀行公告,我國開始實行以市場供求為基礎、參考一籃子貨幣進行調節、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當日人民幣兌美元就升值2%,達到1美元兌換8.11元人民幣。

  2009年4月8日

  允許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在上海和廣東。

  2010年9月15日

  美國國會眾議院籌款委員會舉行聽證會,討論人民幣匯率問題,企圖對人民幣升值施壓。中國外交部表示,人民幣升值不會對中美貿易逆差有幫助。

  2010年12月15日

  人民幣與俄羅斯盧布直接掛牌交易,盧布是第一個與人民幣直接交易的外幣。

  2011年1月13日

  中國人民銀行允許有條件的國內企業直接用人民幣在外國投資。

  2014年3月17日

  銀行間即期外匯市場人民幣兌美元交易價浮動幅度由1%擴大至2%。

  2015年6月27日

  中國人民銀行表示,會繼續推動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改革。

  2015年8月11日

  中國人民銀行宣佈,為增強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的市場化程度和基準性,決定完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