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1日 星期三

財經 > 外匯 > 外匯資訊 > 正文

字號:  

希臘公投説“不” 歐元區不淡定

  • 發佈時間:2015-07-07 09:07:06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6日,希臘雅典,民眾集會慶祝公投結果。

  6日,希臘雅典,民眾集會慶祝公投結果。

6日,希臘雅典,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抵達總統府,召開領導人會議。

  6日,希臘雅典,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抵達總統府,召開領導人會議。

6日,希臘雅典,希臘退休人員在銀行外排隊等待領取養老金。

  6日,希臘雅典,希臘退休人員在銀行外排隊等待領取養老金。

6日,民眾對公投結果不滿,向警方拋汽油彈。

  6日,民眾對公投結果不滿,向警方拋汽油彈。

  希臘內政部6日淩晨的計票結果顯示,5日就是否接受國際債權人“改革換資金”協議草案的全民公決中,反對者獲勝。全部計票顯示,反對協議草案者佔61.31%,支援者佔38.69%。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將公投結果稱作“對雙方達成切實可行協議的支援”,但歐元區成員國傳來一片沮喪之聲。

  希臘回應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在全民公決結果揭曉後發表電視講話,稱希臘人在公決中對債權人大聲説“不”並不代表和歐洲分裂,“而是對雙方達成切實可行協議的支援”。他説,全民公決結果將加強希臘政府的談判立場,儘快與債權人達成一個可持續的債務協議。

  齊普拉斯説:“問題不在於留在歐元區還是退出歐元區,問題在於希臘人想要一個什麼樣的歐洲。”他説,政府的首要任務是恢復與國際債權人的談判,要求把希臘債務減少到可持續水準以及重建銀行系統穩定。

  他還呼籲希臘人努力重建社會和諧,並感謝歐洲公民對希臘人民的支援。

  財長辭職

  希臘財政部長瓦魯法基斯6日宣佈辭職。

  瓦魯法基斯當天通過自己的辦公室發表聲明説:“7月5日,一個歐洲小國為擺脫債務束縛奮起抗爭,這個獨一無二的日子將載入史冊。像所有民主鬥爭一樣,歷史性地拒絕歐元集團6月25日的最後通牒也需要付出巨大代價。”

  瓦魯法基斯説:“全民公決結果宣佈後,我獲悉歐元區財長會議的參加者和各種"夥伴"有某種"傾向",希望我……"缺席"會議;總理認為這樣做可能會對他達成協定有潛在幫助,因此,我今天辭去財政部長職務。”

  希臘命運看歐洲央行

  希臘接下來的命運將掌握在歐洲央行手中。如果歐洲央行恪守規定,要求希臘銀行業只有在具備償債能力的前提下才能接受央行貸款,那麼央行6日起將停止向希臘銀行業提供現金。

  不過,歐洲央行行長馬利奧·德拉吉多次強調希臘主權債務危機可能引發的人道後果。美國《紐約時報》認為,德拉吉可能將想方設法繞過這些規定。

  歐洲央行同樣將觀望7日歐元區緊急峰會將作何決定。

  在德拉吉難以狠下決心的情況下,還存在另外一種可能。歐亞集團歐洲區負責人穆吉塔巴·拉赫曼説,上述峰會旨在幫助央行在今後數天作出艱難抉擇,其中一項目的可能是,為央行把希臘踢出歐元區提供“所需要的政治外衣”。

  《紐約時報》報道,歐洲央行官員和銀行業高管5日晚在希臘雅典召開會議,討論接下來的舉措,可能包括進一步限制希臘儲戶提現能力。

  希臘政府一週前説,希臘各銀行將在7日重新營業。但據希臘銀行業協會會長盧卡·卡採利3日提供的數據,希臘銀行業僅剩10億歐元(約合11億美元)現金。這意味如果銀行本週開門,恐慌情緒將使這些現金迅速被提光,除非政府進一步下調提款額限制。

  市場回應

  希臘退歐可能性過50%

  特尼奧市場分析公司主管沃爾夫安戈·皮科利認為,否決草案“並不意味著希臘退歐”,但肯定會“極大提升”希臘退出歐元區的可能性,而這種可能性達到75%。

  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公司在希臘公投舉行前夕曾下調希臘主權債務評級,當時預計希臘退出歐元區的可能性為50%。

  皮科利説,希臘央行預計會向歐洲中央銀行請求上調緊急流動性援助上限,但歐洲央行“很可能不上調,而是保持現有水準”。在沒有流動性注入和提升的情況下,希臘各大主要商業銀行能否“活過這一週”都成問題,“它們的資本金只夠維持到週二(7日)”。

  希臘公投結果公佈後,歐元對美元匯率一度下跌至1:1.096。

  歐元區回應

  緊急峰會商形勢

  歐洲理事會主席唐納德·圖斯克5日深夜宣佈,應德國和法國領導人要求,歐元區成員國定於7日召開歐元區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會議,討論希臘問題。

  德國總理安格拉·默克爾的發言人説,默克爾當晚與法國總統弗朗索瓦·奧朗德就希臘問題通電話,一致認為希臘人民的投票“應該受到尊重”。兩位領導人提出召開歐元區國家緊急峰會的要求。

  法國媒體説,一般歐元區只有在特別情況下才舉行首腦會議。半個月前,歐元區國家剛剛在布魯塞爾舉行過峰會,議題就是希臘債務危機。

  歐元集團主席、荷蘭財政大臣傑倫·戴塞爾布盧姆説,緊急峰會舉行前,歐元集團也將舉行相關會議。

  “我注意到希臘公投結果。對希臘的未來而言,這個結果非常令人遺憾,”戴塞爾布盧姆説,“為了希臘經濟復蘇,艱難的舉措和改革不可避免,我們將等待希臘當局提出的方案。”

  “最後橋梁”崩塌?

  在歐元區一片“遺憾”聲中,一些對希臘債務危機持強硬立場的歐盟官員更是明言希臘與國際債權人達成後續協議的難度“難以想像”。

  聯合執政的德國社民黨領導人西格瑪爾·加布裏埃爾指責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摧毀了歐洲與希臘原本可以達成妥協的最後橋梁”。

  “對歐元區的規則説"不"……有關救助方案的談判難以想像。”加布裏埃爾提及希臘方面尋求新一輪救助的要求時説。

  斯洛伐克財長彼得·卡濟米爾説,希臘正越來越接近退出歐元區。他通過微網志客網站“推特”發表留言稱:“希臘説"不"之後,"歐元締造者"的噩夢,即成員國退出這個俱樂部,看來已成為一個現實選項。”

  芬蘭外交部長蒂莫·索伊尼認為,希臘能否接受後續救助的前景已經不再取決於自身,而取決於其他歐元區納稅人“是否願意買賬”。

  “不能這樣來,當他們在希臘投票,他們選擇將其他歐元區成員國的稅收挪用到自己身上。”索伊尼説。

  新聞分析

  希臘“未知水域”五大挑戰

  希臘總理齊普拉斯曾説,希臘人自古以來就是勇敢的水手,從不懼怕駛向未知的水域。希臘的全民公投和資金管制,實質上已將希臘和歐盟都拖進“未知水域”。分析人士認為,未來一段時間希臘政府需要迎接五大挑戰。

  第一個挑戰在於,已經關門一週的希臘銀行能否在7日開門營業。這是齊普拉斯號召希臘人否決救助協議草案時許下的諾言之一。全民公投塵埃落定,去除了造成希臘人恐慌的一個不確定因素,為金融系統恢復穩定創造了條件。如果銀行能正常開業,重新獲得民眾授權的齊普拉斯政府就能闖過第一個險關,在與債權人談判時也會硬氣許多。

  第二個挑戰是能否儘快與債權人達成協定。此次公投內容是債權人6月25日的協議草案,但在希臘決定舉行全民公投後,債權人已經表示,隨著原有救助協議于6月30日到期,其協議草案不再有效。即使債權人願意以這個草案為基礎與希臘政府重開談判,但從技術角度來看,在48小時內達成協定的可能性不大。

  第三,能否按期償還歐洲中央銀行貸款。希臘6月30日未能償還IMF貸款,欠歐洲央行的35億歐元貸款7月20日將到期。如果希臘不能在此前獲得資金,就不可能還款。而不償還這筆貸款,歐洲央行可能停止向希臘銀行提供緊急流動性援助,最終可能導致希臘銀行系統崩潰。

  第四,如何修復被全民公投撕裂的內外關係。公投使希臘的年輕人和老年人、有存款的人和沒存款的人、在職者和失業者站隊,激起了數十年從未出現過的民意對立。公投也讓債權人與希臘政府之間互不信任的裂痕進一步加深。齊普拉斯在全民公投後發表的首次講話中呼籲希臘人努力重建社會和諧,並感謝歐洲公民對希臘人民的支援,實際上反襯出這個問題的嚴重性。

  第五,希臘能否真正推進改革。希臘之所以走到今天,從歷史上看是因為近代以來錯過了一次又一次變革機會,導致漠視國家利益的庇護主義大行其道,盤根錯節的家族和地方勢力成為改革和發展的絆腳石。面目清新的激進左翼聯盟黨執政近半年來,在改革方面乏善可陳。從齊普拉斯政府召回已經被裁撤的國家公務員、中止私有化進程等舉措來看,有些方面甚至在走回頭路。

  不過,有分析人士指出,貸款方對希臘提出的緊縮要求有過分之嫌。當經濟處於下行週期和缺乏競爭力時,靠刺激性的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來促進就業是通行思路,但當前希臘貨幣政策受歐洲央行制約、財政政策受債務壓力制約,所以提振經濟、改善財政狀況的資源非常有限。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