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9日 星期三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揭秘微商:發展下線手段似傳銷 用軟體可造假

  • 發佈時間:2015-06-15 13:40:55  來源:華西都市報  作者:吳冰清吳柳鋒  責任編輯:張明江

  手機支付寶截圖生成器,可以製作手機錢包的收款、付款憑證,收支明細及詳情、對帳單等。

  面膜漲價過程

  揭秘微商:發展下線手段似傳銷,用軟體可造假訂單和轉賬清單

  真的火了?

  “用一款交易記錄製作軟體,交易時間、金額,甚至是交易雙方名字,想怎麼寫就怎麼寫。”

  真的富了?

  “儘管手頭資金並不寬裕,但因為要靠曬生活品質發展下線,當時買奢侈品還找朋友借了錢。”

  從一級代理到二級代理,最終賣給消費者,朋友圈裏的一盒面膜,經手五級代理,“身價”一路飆升,從85元漲到218元。

  然而,這款面膜的效果究竟如何,一名一級代理説,自己心中也沒譜。這樣既不“價廉”,或許也稱不上“物美”的面膜,銷量卻是“杠杠的”。在一位微商的朋友圈裏,滿滿都是“起早貪黑髮貨”“訂單多到滿天飛”“收錢收到手抽筋”的內容。不過,一位曾在朋友圈賣面膜的微商代理李女士卻揭露,眼見的或許並不為實——只要下載一款軟體,訂單上的交易時間、金額,甚至交易雙方的名字,“想怎麼寫就怎麼寫。”

  A·微信生意

  一盒面膜數次加價 買10盒就是授權代理

  6月12日,記者在微信上關注了一款名叫芬絲尼面膜的全國總代理公眾號。根據該公眾號提供的聯繫方式,記者以想做微商代理為由,聯繫上了一個大區總代田珍(化名)。“只要買上10盒,就可以拿到官方授權。”田珍説。

  據介紹,該品牌的代理分為總代、一二三級代理以及分銷商這幾個等級,不同等級的門檻金額也有所不同。一級代理商需要支付39800元的代理門檻金額,二級為16800元,等級越低,門檻金額越少,分銷商只需支付2000元。

  田珍建議,如果手裏資金充裕,並且身邊朋友比較多,可以多拿些貨,做級別高一點的代理,“等級越高,進價越便宜”。以該品牌一款煥顏面膜為例,一級代理的進價為每盒85元,二級為100元,三級為115元,分銷商為130元,而如果零售,也就是10盒以下,一盒則要218元。

  下級越多賺得越多 收入比工資高幾倍

  “賣價由你自己定,但高級代理進價低,賣出的價格可以相對較低,出貨量也大,薄利多銷嘛。”田珍説,高等級的代理,可以招募低級的代理,“他們都從你這裡拿貨,招募的下級代理越多,你賺的也越多。”

  一年前,田珍剛開始做微商時,還是最低等級的分銷商,沒到一個月就“升級”成為大區總代。“等你打開市場了,幾箱幾箱地補貨很正常,很容易升級的。”記者詢問田珍一個月的收益,她並沒有明説,“説多了你不信的,反正比工資高好幾倍。”

  內江的吳晴(化名)也是從去年開始代理該品牌,目前是一個一級代理。她坦言,自己去年確實小賺了一筆,不過,從今年起,她開始主打其他品牌面膜的代理了。

  吳晴説,芬絲尼的面膜代理商在一年的時間內迅速增加,市場已經接近飽和,“説實話,今年銷量下滑,從市場上看,新品牌的前景更好”。

  去年底多人反映過敏 代理説心裏沒保障

   除了市場原因,吳晴還另有顧慮。

  雖然她一直表示,自己在代理一個産品前都會試用,並且多次強調芬絲尼的面膜效果很好,但説起自己為何選擇做另一個品牌的代理,吳晴透露,去年底換了膜布後,有客戶代理反映過敏率變高了。

  該品牌的公司,是位於廣州的一家企業,吳晴告訴記者,這家企業屬於代加工性質,“沒有自己的工廠,只是原料,生産、包裝都是承包給其他一些工廠。”吳晴説,“這種代加工的形式,畢竟心裏沒有保障,品質方面,你也不知道代加工的工廠有沒有偷工減料。”

  面對客戶反映過敏,應該怎麼辦呢?吳晴並沒有把責任歸咎於面膜,“如果她們一直使用這個牌子的面膜,而且之前都沒有過敏,這就説明是自己本身的問題,不是産品的問題。”

  雖然這樣説,吳晴還是開始為自己“另謀出路”,代理起另一品牌的面膜。而她下面的40多個代理商也都跟著她一起,開始代理新的品牌,“我之前的上級,也在做自己的品牌了。”

  B·推銷手段

  借錢買奢侈品炫富 發展下線更掙錢

  13日,通過朋友,記者聯繫上了之前一位曾在朋友圈賣面膜的李女士。今年3月,因為生意大不如前,她已轉行。

  去年6月,李女士開始了她的微商業務。剛開始,她在朋友圈賣一款南韓面膜,對外宣稱有朋友在南韓留學,可以低價拿到這款面膜。

  堅持了兩三個月,銷量一直上不去。之後,一個微商朋友告訴她:“賣貨遠沒有發展下線賺錢”。在這個朋友的推薦下,李女士改為做國內一款面膜的代理。從此,李女士的朋友圈完全變了個模樣,從原來單純推薦面膜到時不時曬一些新買的衣服、鞋帽等炫富。

  “看似和賣面膜沒有關係,實際上有很大作用。”李女士説,她這樣做實際上曬的是生活品質,是給她新認識的朋友,即潛在客戶看的。然後時不時表明自己是在代理一款面膜,這樣潛在客戶就會漸漸感覺她代理的面膜很有前景。

  剛代理這個品牌的時候,因為花錢囤貨,成為一級代理。“儘管手頭資金並不寬裕,但因為要靠曬生活品質發展下線,當時買奢侈品還找朋友借了錢。”李女士説,一個月後,她用這一招做了三個人的上線,從中賺差價。

  聊天轉賬均可作假 想寫多少寫多少

  除了靠炫富發展下線外,李女士還告訴記者,她和她的下線都曾對成交記錄造假,來吸引人購買她們的産品。“用一款軟體就行了,交易記錄的時間、金額,甚至是交易雙方的名字,想怎麼寫就怎麼寫。”李女士説。

  在她的推薦下,記者在網上找到了這款名為“交易記錄製作軟體”。該軟體在基本介紹中宣稱:“人性都是貪婪的,都想一夜暴富,這款軟體可以作假出來的交易記錄和真實交易一模一樣。讓用戶看到震驚的銷售記錄,讓用戶相信産品是如何如何的暢銷,網賺大師就是這樣做出來的,連一塊磚頭都能變成黃金賣出高價。”

  記者點開了這款軟體,在彈出的對話方塊中,左側顯示了“當前時分”、“對方姓名”、“對方賬戶”、“轉賬金額”等欄目供填寫。完成後,點擊對話方塊下方的預覽、截圖任務欄,即可在右側生成一份與真實交易記錄無異的轉帳單。此外,日收入、月收入都可以通過這份軟體,想寫多少寫多少。

  “我剛開始用的時候,這個軟體只有正版的,用一年要給幾百塊錢,現在免費的破解版都已經出來了。”李女士説。

  同樣,訂單也可以用一種叫做“訂單生成器”的軟體作假。很多不明真相的人看到一個接一個的訂單、一筆又一筆的交易記錄後,就會以為這個真能掙大錢,從而變成了“朋友”的下線。

  C·律師説法

  微商或成變相傳銷 低層代理商難維權

  微商生意要做大,不是在零售,而是發展代理做下線,做大批量的批發。站在金字塔頂部的代理商,不需要考慮産品是否賣得出去,是否有人使用,只要有一級、二級等下級代理商從他們那裏要貨,錢就賺到了。至於下級代理商們是否能夠找到再下一級的代理商,貨物到手後是賣出去還是囤著,都已“事不關己”。

  “有入門費,發展的下線的數量決定了收入高低,級數在三級以上,涉及30個人,這些都是傳銷的特徵。”在北京安博律師(成都)事務所律師王亮看來,微商的模式,涉嫌變相的傳銷,“這種層層代理的模式,貨物從高級代理的手上一級一級地往下轉移,而最底層的分銷商,往往成了這個金字塔結構中的受害者。”

  目前,微商們拿貨,都是先支付貨款。“這種僅靠‘信任’的交易方式,存在這風險。”王亮説。

  目前,微商多數為沒有經過微信平臺認證的私人賬號,無法掌握對方的真實的姓名、地址。“雙方沒有見過面,也沒有書面合同,如果對方收了錢又不發貨,買家是很難維權的。”王亮説。

  相關新聞

  “108天買賓士,6個月買房”

  微信傳銷大師獲刑8年

  交59800元代理費,每天只要轉發微信行銷課程,拉更多人來聽課,就能月入百萬,108天買賓士,6個月買房,一年開上勞斯萊斯。前不久,這個微信傳銷模式的始作俑者、所謂的“亞洲催眠大師”陳志華 ,因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被押上法庭接受審判,這也是國內發現的首例微信傳銷案。

  被告陳志華只有中專學歷,卻自稱“亞洲催眠大師”開門授課。陳志華打著“微信行銷、月入百萬”的口號,以手機微信為平臺,陸續在上海 、杭州、廣州、北京 、長沙、南京等十余個城市組織非法傳銷。陳志華把這種傳銷偽裝成微信行銷、免費授課的形式,憑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和以假亂真的表演,吸引了眾多擁躉。15個月內,累計有 329 人 共 交 了4615364元給陳志華。

  今年5月,法院經審理認為,陳志華的行為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判處有期徒刑8年,罰金人民幣10萬。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