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7月06日 星期三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80後獨撐特殊教育學校7年 正值壯年髮根已花白

  • 發佈時間:2015-05-18 09:08:31  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老師帶著孩子玩老鷹捉小雞的遊戲。

  昨天是全國助殘日,主題是“關心孤獨症兒童,走向美好未來”,這是全國助殘日首次將孤獨症兒童群體列入主題。而在我們身邊,一些志願幫助孤獨症兒童的人,早已在身體力行地幫助孤獨症兒童。七年前,原本擁有殷實生活的楊坤開辦了一家自閉症兒童培訓學校,而如今學校陷入困境,希望得到愛心人士幫助以支援辦學。楊坤説:“就算是要飯,我也不能讓學校關門。”

  獨自開闢“陽光路”

  陽光路教育潛能發展中心(下文簡稱“陽光路”)位於東城區國瑞北路上,穿過大廳,裏面一個約一百平方米的大教室就是學校場地,教室內七八名孩子正在老師的帶領下盪鞦千、滑滑梯,“以前外面場地也是我們的,現在給不起那麼多租金了。”學校的80後創辦人楊坤説。

  自閉症,又稱孤獨症,患者與他人交流存在很大困難。楊坤拉著壯壯(化名)的手希望他與記者擊掌,但壯壯卻在楊坤懷裏不安地扭動,眼神飄忽,過了好一會兒才漫不經心地擊掌。楊坤告訴北京晨報記者,自閉症患者和普通人就像生活在兩個毫無交集的世界,“我們的工作就是進到他們的世界,把他們帶出來。”

  楊坤的辦學初衷很簡單,“身邊兩個朋友的孩子是自閉症,我就想能不能自己開這樣一個機構教自閉症孩子,也給自己找點事做。”當初小小的學校,現在已有一百多名學童。

  很害怕撐不下去

  為了照顧孩子,有的夫婦不得不有一方辭職。家長王女士一家四口僅靠丈夫六千元的月薪生活,去年一月王女士發現學校場地變小,詢問得知學校經營困難,支付不了大場地租金。“陽光路的學費在全市都算低的,我們也知道,辦這種學校基本是賠錢。”如今學校運營遇困,王女士十分擔憂,“很怕學校撐不下去,沒能力送孩子去更遠的學校,也給不了更高的學費,只能放棄。”除了經濟能力制約,放不下的還有家長和孩子對老師的感情,“電視裏説自閉症孩子學不會跳繩,但陽光路的老師把孩子教會了;孩子從來都不親媽媽,但會主動親老師。”王女士説。

  七年來學校也收到過殘聯補貼和社會捐助共計四十萬元。但近兩年,越做越大的學校卻給楊坤帶來了更大的困難。一開始她用自己的積蓄辦學,後來開了一家餐館用以補貼學校,“只要學校需要用錢,餐館收入就要往裏投”。

  然而近期餐館經營不順導致她無法再負擔大場地的房租,眼看積蓄就要見底,“每個月的工資、保險、場地、教具等支出有十五六萬元,現在每個月我都要虧損五六萬元。”

  學校遇困尋求幫助

  雖然不堪負重,但楊坤卻不願提高學費。曾有兩位山西媽媽帶孩子學習了一年,終因無法負擔費用不得不放棄,她們離開北京時抱頭痛哭的場景讓楊坤耿耿於懷,“不少家庭只有一份收入,漲學費讓他們怎麼辦?更不能因學費讓孩子失去康復的希望。”楊坤告訴記者,學校現在十分需要幫助,“希望有愛心人士在資金、場地、教具等方面幫學校渡過難關。”

  三十五歲正當壯年,然而楊坤髮根已有些許花白。中午時分陽光照進教室,她坐在窗邊看著孩子嬉戲,許久説了一句:“有時候覺得他們很幸福,開心就笑,餓就吃,雖然拒絕對視,但眼睛總是明亮的。為了他們,就算是要飯,我也不能讓學校關門。”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