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揭秘IT員工加班困境:要麼就離職要麼就過勞

  • 發佈時間:2015-04-13 15:08:01  來源:羊城晚報  作者:溫建敏 李小旭 楊輝  責任編輯:張明江

  沈明亮(左)在醫院病房內,每天他都要輸液維持生命

  4月11日,週六,深圳市羅湖區羅沙路一個大樓裏,聞泰通訊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下稱聞泰公司)的大門緊閉。

  “隔著玻璃可以看得很清楚,裏面還有人在加班,但門是鎖著的,不讓我們進。”張斌的妻子閆海瓊説。

  張斌是清華大學電腦碩士,曾經是聞泰公司軟體部驅動及系統組經理。3月24日上午8時40分左右,年僅36歲的張斌被發現猝死在聞泰公司租住酒店的馬桶上面。家屬提供的記錄表明,張斌經常連續加班到淩晨兩、三點鐘甚至五、六點鐘,短暫休息後上午又開始工作。張斌的妻子認為,張斌猝死與長時間連續加班有關,是過勞死,對此,聞泰公司並未否認,但賠償問題至今未達成協定。

  同為“IT民工”的陳岩説,這已經是不知多少次看到同行加班猝死的新聞了,“這絕對不會是最後一例,無加班,不IT”!

  案例1

  猝死清華碩士

  生前抱怨:我太累了

  根據家屬的描述,2014年10月份,張斌被公司指派到南山科技園參與華為項目的封閉開發,負責軟體開發管理工作。公司租住附近酒店作為項目開發期間住宿場所。由於項目進度緊、難度大,作為此項目的軟體負責人,張斌經常加班加點,而且沒有加班工資。

  “從項目組微信圈及郵件的記錄來看,張斌經常連續加班到淩晨兩、三點鐘甚至五、六點,短暫休息後上午又開始工作。難得的春節假期,年初三就開始加班,公司不斷地催促進度,施加壓力,而在他猝死的當天淩晨1點,張斌還發出最後一封工作郵件。”閆海瓊説。

  聞泰公司承認張斌此前有加班行為,對於家屬提出的“過勞死”一説,該公司並不否認這個説法,但表示一切以最終鑒定為準。

  最令閆海瓊難受的是,接到這個項目時,小孩才出生沒多久,但幾乎沒怎麼見到父親,現在更是永遠見不上了。“因為是‘封閉開發’,吃住都在酒店,公司離家才半小時的車程,他卻幾週才能回一次家。”

  張斌的姐姐張麗回憶説,這半年來,怕打擾張斌的工作,連電話都不敢給他打。“最後一次見面是張斌去世前一週的週日。他身上穿的還是我很久前給他的一件衣服,媽説那件衣服已經一個月沒換了,沒時間。”

  張麗説,張斌走前的那個週日就跟母親説了一句話:“我太累了。”這也是他留給母親的最後一句話。

  案例2

  “百度病人”沈明亮

  “打死我也不加班了”

  “如果再有選擇,打死我也不加班了。”32歲的沈明亮自稱由於常年加班導致“胃腸癱瘓”,如今只能長期住醫院靠營養液維生。

  沈明亮曾在百度公司廣州分公司工作,媒體報道後,他以“百度病人”的身份聞名于網路。儘管被同事駁斥稱“他是長期吃速食麵才把腸胃吃壞的”,他也自稱並不怨恨百度公司,但至今堅持認為導致自己身體垮塌的原因是過度加班。

  2005年,不到22歲的沈明亮從湖北老家南下打工,2006年,他從百度的代理商成為了百度廣州分公司的一名銷售員。

  作為銷售員,沈明亮主要收入來自於業績提成。為了生存,白天,他忙著打電話、跑客戶,中午匆忙吃個盒飯,喘口氣,又進入到打電話、跑客戶模式。

  “下班時間”成了他進入到加班模式的“鬧鐘”,“下班時間”到了,他第一時間不是吃晚飯,而是對白天的工作進行總結、寫第二天的工作計劃、找客戶資料,當這一切安排妥當,沈明亮一天的工作才結束。往往沈明亮剛吃上晚飯,別人正在吃消夜,或者已經睡覺了。

  2009年,沈明亮從銷售員晉陞為銷售經理,他的加班更多了。除了要管好自己,還要帶好整個團隊,“我們一天到晚很多事情,日計劃、周計劃、月計劃,動不動就是明天的工作安排精確到小時,每天、每個員工你都要安排,做了管理真的是很辛苦。”

  當工作繼續朝著好的方向發展,身體開始向沈明亮發出了警報。2010年開始,沈明亮的腸胃對長期的加班發出了“抗議”:脹氣、嘔吐、不消化,吃下去後就要吐出來,後來連膽汁也一併吐出來。吃,對於他來説是最奢侈的事。

  2010年8月17日,身體頂不住的沈明亮,向公司提交病假申請並開始休假。然而幾乎跑遍全國的知名醫院,病歷百餘本,曾先後被診斷為胃癱瘓、結石、消化功能紊亂等,2014年初,又被初步診斷為“腸梗阻”。然而,至今醫院還沒有確切的診斷。

  “簡單説,就是胃腸癱瘓,我吃的東西,進不了胃腸,因為根本消化不了,只能吐出來。”沈明亮説。

  2008年領獎時還壯碩的沈明亮,如今暴瘦,體重從140斤下降到90斤左右。“有一次我哥哥帶我去醫院輸液,可能是看我瘦得像吸毒的人,護士不讓我哥離開,怕家人離開會出什麼事。”

  羊城晚報記者在病房中看到,乾瘦的沈明亮胸口遍佈了密密麻麻的針孔,針孔周圍發青,他説是用來輸入營養液的。病發至今4年多,鉅額的診療費、醫藥費讓他和家人不堪重負。

  得知深圳36歲的IT男張斌猝死在工作租住的酒店,沈明亮的第一感覺就是:“肯定和加班有關係,這個不用講。”

  現狀

  IT行業,不加班反而不正常

  “我們這個行業不加班是不正常的。”在深圳某知名網路公司上班的Yuki説。網際網路公司加班都已經形成一種氛圍了。她分析加班原因稱:“一是不像傳統的行業需要打卡上班,工作量擺在那裏,做完才能走,另一個方面加班的原因是大家習慣性晚到,有的時候需要討論就會誤了下班的時間點。”

  在廣州某遊戲公司上班的工程師陳岩(化名),則對“36歲清華碩士馬桶猝死”新聞中的“封閉開發”有著同樣的體驗。

  “所謂‘封閉開發’,就是為了完成一個項目,將所有成員全部拉到一個地方,吃住全在一起,幾乎完全與外界隔絕,以求集中所有精力工作。”陳岩説特別一些IT公司的早期,為了苛刻地完成項目,經常碰到“封閉攻關”,長則幾個月,短則幾天,除了吃飯睡覺上廁所,全身心地放在工作上,通宵加班是常事,基本上“封閉”一次,就要“脫層皮”。雖然項目完成後,也會有補休,“但身體透支太厲害了,根本緩不過來”。

  對於加班的“宿命”,陳岩的認識是,一方面IT公司都有激情,從老闆到中層到普通員工,都在加班,你不加班,就是另類。另一方面,公司業績壓力大,推著你加班。

  很多“老挨踢(IT)”已經對過度加班已經開始警覺。“如果你是在這個行業還是一個不斷學習的員工,加班也許是讓你比別的小夥伴更快成長的途徑了。但如果你是一個有五六年工作經驗的老員工的話,如果還要再提升的話並不是通過加班可以做到的。”Yuki説。

  觀點

  勞動者權利覺醒

  倒逼工時管理規範

  在“36歲清華碩士馬桶猝死”消息在網路上熱炒兩天后,4月8日,中共中央、國務院發佈了《關於構建和諧勞動關係的意見》,《意見》提出要切實保障職工休息休假的權利。

  但在“36歲清華碩士馬桶猝死”事件中,死者家屬多次提出在保障職工休息權時,勞動監管部門卻一直缺位。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勞動監察部門找過我們,工會是週六(11日)曾派人過來了解情況”。張斌的姐姐張麗説。

  張斌的妻子閆女士説,張斌這麼多的加班,肯定是違反勞動法相關規定的,而且從張斌的工資單可以看出,加班這麼多次,也沒有發加班費。“這些都誰來管?”

  多年的“IT民工”陳岩表示,勞動法的一些規定在IT公司形同虛設,“比如説‘封閉開發’的做法,肯定是違反勞動法加班規定的,但這麼多年從來沒人管,也有同事表示過抗議,但基本上都是以自己離職告終。”

  廣東省律師協會勞動法委員會秘書長江點序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嚴格上來説“過勞死”不是一個法律上的概念,也不是一個醫學上的概念。我們經常所説的“過勞死”,在醫學死亡鑒定上,死亡原因一般都寫成猝死,很難證明跟工作原因之間的關聯;在法律上,和“過勞死”最相類似的規定是在工作場所突發疾病搶救48小時無效死亡算做工傷,但是存在很多連續加班或超長工作導致員工疲憊回到宿舍猝死的情況,在實務上一般很難認定工傷的。目前來説從法律上將“過勞死”納入工傷範圍是做不到的。

  一般來説只有在勞動行政部門日常檢查的過程中發現了違規加班或者勞動者自己到勞動行政部門投訴,勞動行政部門才會介入。但是,很多用人單位通過績效考核設置條件誘使員工加班,員工如果想要達到更好的提升或是績效,員工必須是或者只能是付出比較大的勞動和體力才能到達這樣的一個目標。

  現在,勞動者權利意識的覺醒倒逼了用人單位規範自己的工時管理的問題。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