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7日 星期一

財經 > 理財 > 財富生活 > 正文

字號:  

媒體評北京兩豪車相撞:司機家庭背景引關注

  • 發佈時間:2015-04-13 06:46:00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張天蔚  責任編輯:胡愛善

  今日社評

  一面是速度與激情,一面是規則與秩序,彼此激烈衝撞,卻又相輔相成。徹底失去速度與激情的社會,是一個無法想像的社會;試圖徹底扼殺速度與激情的社會,則是一個可以想像的最糟糕的社會。

  肯定是巧合,就在美國大片《速度與激情7》在中國上映前夜,兩輛“超跑”在北京奧運村鳥巢隧道相撞。現場照片中,車輛嚴重損毀,場面狼藉而慘烈,仿佛還能嗅到剛剛散去的燥熱尾氣。

  網上有人説,這兩輛“超跑”的車主,是在用自己的車、自己的錢,為天亮後就要上映的《速激7》做了廣告。雖然是玩笑,但電影和現實,或許還真是有著某種聯繫。據現場目擊者講述,車禍發生後,幾個80後、90後年輕人對著這幾輛車“束手無策”,只知道不停地撥打電話。或許這更接近事情的本來情節:幾個年紀輕輕就擁有了“超跑”的“×二代”,被即將上映的電影點燃了激情,於是相約北京著名的非法飆車“聖地”鳥巢隧道,上演了一場演砸了的“速度與激情”。

  當然,肯定有人直接聯想到曾經轟動一時的那輛紅色法拉利。甚至會有人猜想,那些不斷撥打出去的電話,説不定又會演繹出什麼詭異的故事。

  很可能想多了。有錢不一定都要違法,車禍也不一定都有權力來善後。尤其有那輛紅色法拉利的後續故事作為教訓,即便是有錢有權的“×二代”,大概也不敢再輕易地連累他們的家長。

  所以,事情的真正的看點,其實是公眾的一連串疑問:究竟是什麼樣的家境、背景,才能讓這些青年擁有了動輒數百萬一輛的“超跑”?究竟是什麼樣的激情,促使他們搏命投入危險的速度遊戲?既然已經被尊為聖地,鳥巢隧道的飆車歷史肯定不短,為什麼至今沒有得到有效的制止?只有一名車手輕傷固然是他們的幸運,但如果法律對他們的處罰也像他們的傷勢一樣輕微,會不會是對受他們行為威脅的公眾的重傷?

  而每一個疑問背後,其實都是公眾的潛在不滿——昂貴的跑車、年輕的車主、瘋狂的速度、任性的態度,每一點都是公眾情感上潛在的痛點,以至於一位著名寫手在他的文章中很不厚道地寫道:“我很遺憾這些與死亡做遊戲的人倖存了下來,他們不就是一幫喪屍嗎?掙錢的目的,就是加快自己通往地獄的速度。”這些詛咒般的語言,不符合媒體應該保持的中立立場,卻肯定契合很多人對這件事情的真實情感。

  但事情並不如此簡單。對速度的追逐,本來就內在於人類的天性,危險速度帶來的腎上腺素的超常分泌,確實會激發出常態生活中無法體驗的激情和快感。否則,情節俗爛到不忍卒看的《速度與激情》,不可能連拍7集還沒有收場的跡象。那些被勉強塞進一個個破綻百齣的故事裏的飆車場面,也不可能讓全世界數億人年復一年地翹首以盼。

  一面是速度與激情,一面是規則與秩序,彼此激烈衝撞,卻又相輔相成。徹底失去速度與激情的社會,是一個無法想像的社會;試圖徹底扼殺速度與激情的社會,則是一個可以想像的最糟糕的社會。因此,不管如何珍視安全和秩序,都要給速度與激情留下必要的空間,並學會與其安全地相處。

  用虛擬的速度與激情,代償實際的冒險,是最為可行也最為常見的方式,比如連拍7部的電影。但註定有一些人不滿足於虛擬的激情,比如鳥巢隧道裏的那些車手。對這些人,最妥當的辦法就是貫徹那個最樸素也最本質的原則:要玩就玩你自己的命。你的腎上腺素分泌不到我的血管,反而讓我擔驚受怕,你的速度點燃不了我的激情,反而給我的生命帶來威脅。所以,你有玩命的權利,但請離我遠點。

  有了這個原則,具體的安排則都順理成章:在對車輛合法擁有的前提下,讓他們到遠離人群的地方去花自己的錢,玩自己的命。至於有人非要在車流中飛速穿行,才會獲得違規冒險的超常快感,就像當年的“二環十三郎”那樣,則法律一定要給予足夠嚴厲的懲罰。事實上,自從“二環十三郎”被嚴懲了之後,二環確實消停多了。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