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銀行 > 銀行要聞 > 正文

字號:  

衝刺SDR再出大招 央行或將啟動外匯交易夜盤

  • 發佈時間:2015-10-15 09:05:06  來源:東方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劉波

  原標題: 衝刺SDR再出大招 央行或將啟動外匯交易夜盤

  10月14日,有媒體報道稱中國央行擬於近期將銀行間外匯交易時間由目前的16:30延長至23:30,使中國銀行間外匯交易市場能夠覆蓋歐洲交易時段。

  眼下,人民幣今年能否納入SDR貨幣籃子已經進入衝刺階段。10月9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裁拉加德曾透露,將在“不久的將來”公佈這一決定。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如果央行擬延長外匯市場交易時間這一消息屬實,在很大程度上是為人民幣能在年底前順利納入SDR再添勝算。

  其實,早在8月11日央行意外宣佈調整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價機制後,“外匯市場年內要改交易時段,延長到23:30”這一説法已經在外匯交易員的圈子裏引發熱烈討論。當時,離岸市場(CNH)與在岸市場(CNY)仍存在較大匯差。

  某商業銀行外匯交易員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延長交易時段是在人民幣存在貶值趨勢下,減少內外盤套利交易的典型手段,可以強化在岸人民幣的主導地位,有利於市場化穩步推進,是人民幣往國際化方向又邁一步。”

  而某銀行間市場相關人士14日則對本報記者表示,延長外匯市場交易時間主要是為了讓更多國外的機構參與進來,能夠7乘24小時支援交易。“已經提出來很久了,但短期應該內還不會執行”。

  外匯交易夜盤或將啟動

  對於延長外匯交易時間這一説法,早在8月11日央行新聞發言人就完善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報價問題答記者問時已被提及。

  再被問及下一步推進匯改的安排時,央行發言人表示,將進一步推動外匯市場對外開放,延長外匯交易時間,引入合格境外主體,促進形成境內外一致的人民幣匯率。

  隨後,在8月13日央行就完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吹風會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易綱又對這一問題進行了進一步的闡述。

  易綱表示:“延長交易時間意味著,我們是亞洲時間,我們會考慮倫敦開市以後,甚至考慮紐約開市以後,怎麼樣更好的銜接,這樣更方便使用者,也引入合格的境外主體,促進形成境內外一致的人民幣匯率。”

  他進一步解釋道:“這些表述的核心是什麼?它的核心是市場取向的改革,如果你是一個市場取向的改革,那你就應當儘量滿足市場的需求,市場有很多考慮。所以在這方面,我們必須要有一個理念,就是要讓市場在配製資源中起決定性作用,這個理念下我們就可以解決好延長交易時間問題、形成境內外一致的人民幣匯率問題等。”

  自8月11日以來,人民幣匯率的變化引發國內以及國外市場的高度重視,在經歷了新匯改初期的快速貶值後,如今人民幣已經步入較為平穩階段,與匯改後的低點已有明顯回升,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在市場化的趨勢下也更加“有跡可循”

  與此同時,香港離岸市場與在岸市場人民幣匯差的縮窄,甚至幾度反超,業內人士認為,新匯改後,人民幣匯率表現正在一步步踐行央行匯改的初衷。

  招商銀行同業金融總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如果央行擬延長外匯交易收盤時間傳聞屬實,將有利於海外央行、金融機構等參與人民幣外匯市場,加速中國外匯市場融入全球匯市。

  此外,還將有利於在岸價格填補夜間時段真空,完善人民幣價格發現機制,加強離、在岸市場的互動。“某種程度上也便利了企業開展外匯業務,未來的方向將是建立5*24小時連續交易,離岸、在岸價格統一的全球性人民幣外匯市場。”劉東亮説道。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也表示,這種延長,可以實現對兩大時區的覆蓋,有助於夯實在岸價格對離岸價格的主導力量。

  “當然,亞洲夜盤如何確保高度的流動性,仍是一個巨大挑戰。如果亞洲夜盤成交稀薄,而海外則屬於工作時間,成交密集,則會反作用於境內。”

  對於外匯交易一旦開啟夜盤,對於人民幣匯率的影響,有外匯交易員認為,初期對人民幣匯價的影響不會太大,“畢竟目前夜盤交易的需求並不多,因此亦不會對目前相對穩定的人民幣匯率構成衝擊”,即使考慮到境外央行參與國內銀行間市場交易,其交易量規模也不會太大,對匯價影響很小。

  此外,某商業銀行外匯業務經理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在宣佈延長外匯交易時間之前,銀行有關部門仍有很多準備工作需要完成,包括人員安排,資金調撥等都要重新規劃。

  衝刺SDR再添勝算

  今年11月,IMF即將公佈對於人民幣能否納入SDR的初步評估結果,這也是部分業內人士認為,央行將選擇在IMF公佈評估結果前,宣佈延長外匯交易時間這一決定。

  “延長匯市交易時段主要滿足SDR所要求的在‘全球主要外匯市場’廣泛交易的要求。”魯政委説道。所謂“主要外匯市場”,SDR初評報告指出,不是一個地理區域概念,而是時區概念,即亞洲時間、歐洲時間和北美時間,至少應覆蓋其中兩大時區。

  中國社科院國際金融研究室肖立晟博士亦對媒體表示,這是央行加快人民幣國際化,促進境內外匯率趨同的步驟,“央行為了加入SDR做了很多事情,現在匯率逐漸平穩,此舉促進匯率更加國際化,是人民幣國際化配套的措施。”

  今年來,為衝刺SDR,有關部門已經進行了多項改革。

  10月8日,央行網站公佈,我國已完成採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公佈特殊標準(SDDS)的全部程式,將按照SDDS標準公佈相關統計數據。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室主任張明當時對《第一財經日報》表示,採用SDDS標準,增加了數據公佈的透明度,和國際數據更加具有可比性,從這一角度來講,有利於人民幣加入SDR。

  10月9日,易綱在智利利馬舉行的IMF會議上再次強調,人民幣是目前唯一達到SDR“門檻”標準——出口標準的貨幣。

  他認為,人民幣可以滿足SDR的操作性要求。“中國已放開境外央行類機構進入銀行間債券市場和外匯市場,並在提高數據透明度等方面取得了積極進展。中方將繼續推進相關改革,不斷提高人民幣的國際使用,期待今年晚些時候IMF執董會正式討論時,人民幣能在現有的標準下加入SDR”

  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梁紅近日發佈報告稱,人民幣在即將於11月初舉行的五年一次的例行評估中加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的概率在七成以上。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