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9月27日 星期二

財經 > 醫藥 > 醫藥要聞 > 正文

字號:  

北京大醫院打擊號販子 同仁眼科今起不限普通號

  • 發佈時間:2016-02-17 14:23:27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賈曉宏  責任編輯:吳起龍

北京大醫院打擊號販子同仁眼科今起不限普通號

初小飛 攝

  本市各大醫院出招應對號販子

  同仁眼科今起不限普通號

  春節後,已經結束“休假模式”的號販子陸續返京。昨天,北京市衛計委針對春節後號販子死灰複燃的現象,進行專項部署。要求醫療機構搜尋薄弱環節,增強主動作為、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打擊號販子的意識和責任,加強內部管理。同時要加大醫院門診掛號流程的宣傳,通過多種形式,公示醫院的各類預約掛號方式。

  為了讓有限的專家資源更好地為疑難重症患者服務,北京市衛計委將在部分醫院試點專家團隊工作模式,讓病情真正需要看專家的患者能及時看上專家號。同時加強退號和加號管理,避免流入號販子手中。醫療機構要強化內部管理,如果查實醫院內部人員與號販子內外勾結,將嚴肅處理。患者及家屬如果發現醫院內部工作人員參與倒賣號源,可以隨時報警或撥打12320進行舉報。

  業內人士表示,“號販子”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其實,“號販子”現象在各個領域都存在,球票缺,就有人倒賣球票;火車票缺,就有人倒賣火車票。但倒賣專家的號源,有兩大公害,一是使部分確實需要專家支援的病人少了機會;二是號販子在患者的疾苦中求利,不符合道德習俗。

  目前北京一些醫院的一些科室成為號販子緊盯的資源,歸根結底還是號源緊張。專家一定是少數人,建立專家工作團隊,一般問題在工作團隊層面解決,可以減少專家一般性工作量,才能提高效率。猖獗的號販子往往以各種方式要求加號,甚至威脅醫生。嚴控醫生加號,不僅讓號販子沒有可乘之機,也能保障就診人員的就診品質。“一個專家的診療時間是有限的,加號多了,平均到每個人的就診時間就要縮短;醫生疲勞了,診療品質就會下降。”有的患者説,只要能讓我看上就好,“但是看上病可是品質下降了,患者的利益是不是也受到損失了?醫生也是人,也會累。”

  措施

  同仁醫院

  導醫+不限號

  擠走“號販子”

  今天一早,在北京同仁醫院門前天橋上經過的路人,發現了不少漂亮的女孩子。她們穿著羽絨服,戴著統一的小紅帽,胸前挂著胸牌,上面寫著“導醫諮詢”。手裏還舉著一張牌子,上面印有同仁醫院的Logo,列印著四個大字:掛號找我。這是同仁醫院為了將號販子擠出醫院周邊想出的新舉措:讓導醫從醫院門診大廳裏走出去。這些小女孩在冷風中站著,希望能將更多的患者引導到正規掛號途徑,這樣的導醫人員今天一共派出了13名。與此配合的是,同仁醫院今天開始推行眼科、耳鼻喉科普通號不限號的舉措。北京同仁醫院眼科、耳鼻咽喉頭頸外科兩大重點學科,也是“號販子”生財的主要科室。到底怎麼才能讓“號販子”沒有出路?北京同仁醫院決定:從今天開始,西區、東區的眼科、耳鼻咽喉頭頸外科普通號不限號,也就是到同仁醫院看眼科,看耳鼻喉科,肯定能看上。醫院為此統籌調劑了兩個國家重點學科普通號資源,從早上7時至下午4時30分,患者都可以掛號。

  專家號最緊俏。同仁醫院決定從今天開始,眼科、耳鼻咽喉頭頸外科專家門診出診時間,白天有普通門診,晚間有黃昏門診,通過專家延長出診時間,滿足更多患者的就診需求。騙專家加號也是號販子的生財之路,同仁醫院今後將對號源進行統一管理,眼科、耳鼻咽喉頭頸外科復診患者的專家加號變為統一約號。復診患者將統一到門診一層小廳進行現場約號,患者須持二代身份證、醫保卡,由專業人員為其進行復診預約。同時,醫院鼓勵初診患者通過北京市統一預約平臺及微信平臺進行預約掛號。同仁醫院保衛處全體人員還將大力配合公安機關打擊號販子的所有行動,盡最大努力,維護醫院的診療秩序,保證醫院及患者的權益。

  婦産醫院

  嚴控醫生加號權

  北京婦産醫院從今天開始推出一系列新舉措,減少號販子對就診秩序的影響。

  到北京婦産醫院建檔的孕婦,今後將需要醫院的資訊系統及紙質建檔成功憑證,雙重確認患者建檔資訊後,才能填寫産科建檔手冊。建檔資訊錄入將嚴格審核,醫院內部將登記審核者簽名,便於追蹤檢查。通過資訊系統的升級,實現超聲系統與醫生工作站對接,醫生可以通過電腦查詢B超資訊,防止使用假B超單進行建檔。

  醫院還將嚴格號源管理,合理評估醫師工作量,建立醫院統一號源池;嚴格控制醫生加號許可權,取消手工加號;統一管理退號。推行非急診掛號全面預約,完善窗口預約、醫生工作站診間預約、114及網路預約、京醫通移動平臺預約、自助機具預約等多渠道預約方式,90%以上號源納入各種渠道預約系統;落實分級診療模式,逐步調整北京婦産醫院圍産醫學部以接診高危孕産婦為主。

  醫院將推進實名制掛號,憑真實有效身份證實名制掛號,防止“號販子”使用非患者身份證掛號佔用號源。此外,醫院還將加強院內重點巡查,在重點崗位加裝監控探頭;與駐院民警積極協作,配合公安機關嚴厲打擊“號販子”。本報記者 賈曉宏J146

  現場

  協和醫院 “號販子”轉入地下

  今早7點多,記者來到協和醫院門口看到,醫院門口有三四個保安,先前號販子扎堆叫賣的現象確實不見了。不過記者在門口轉了一圈,發現一名中年男子在醫院南側人行道靠著柵欄,小聲嘀咕著:“有要號的嗎?專家號。”

  在醫院附近的一處小攤,一對夫婦走過來問道:“哪能買到號?門口還有賣號的嗎?”“你自己過去找找吧!”攤販説。記者隨後跟著這對夫婦,來到醫院門口。

  記者看到,這對夫婦沒能挂到號,在門診樓口,這對夫婦與一名中年婦女聊了起來,隨後被帶到8樓掛號。從排隊掛號到交錢,這名中年婦女都在一邊看著。交完錢後,這對夫婦中的妻子與陌生女子進入了廁所,約5分鐘後,中年婦女離開。

  記者了解到,這對夫婦來自內蒙古,因為孩子臉上長了個包,就過來看看。“我被那個女的帶過來排號,交錢,專家號現在已經挂上了,花了300元,現在那女的找我對象去了。”對於那名中年婦女的身份,這對夫婦一口咬定:“這是我們親戚!”

  在門診8樓記者發現了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有兩名女子在排隊的時候被護士看出了破綻,隨即問道:“你認識她嗎?你給她錢幹嗎?咱們這都能挂上號,再耐心等等。”排隊的女子吞吞吐吐説不出話來,陪同的女子則轉身離開,不一會兒又轉了回來,將排隊女子帶到人少的角落裏。“你要是不想耽誤事,就快點交錢!”

  婦産醫院 患者倒找“號販子”

  今天上午,記者對位於朝陽區團結湖附近的北京婦産醫院進行探訪時發現,節後準點上班的“號販子”現在已經躲了起來。

  上午9點,記者看到三名安保人員站在醫院週邊執勤,一位停車收費員透露,今天該院相關科室的領導也到院周邊參與執勤。 筆者又在院內及院外居民區走訪,沒有發現公開“倒號賣號”者,院內保潔人員透露,在媒體春節後再次報道該院存在“號販子”的情況後,數名“號販子”今天淩晨四點再次出現,但等到保安上班後,“他們都躲了”。

  “號販子”不見了蹤影,尋找“號販子”的患者卻有不少,一些孕婦和家屬不停地在醫院周邊低聲詢問“怎麼能聯繫這些人?”一東北口音女子告訴筆者,她連續幾天在婦産醫院都沒挂上號,“孩子的病情拖不了了”。 張驍 J243

  朝陽醫院 “號販子”不見蹤影

  今天上午,筆者來到朝陽醫院。在一層掛號大廳兩個掛號區域內,未發現“號販子”身影。大廳中央,三名安保人員正在巡視。醫院廣場上,有多名身背小挎包抽煙的男子在打電話。筆者在他們身邊停留,發現其正交流患者病情,未涉及掛號問題。張驍 J243

  天壇醫院 號源充足嚴防死守

  今天早上,記者來到天壇醫院。該院神經外科、神經內科號源充足,醫院還派出保安在掛號處值守,令號販子無機可乘。

  從天壇醫院西門進來,門診樓上懸挂的大條幅即映入眼簾:“神經外科、神經內科號源充足,不要聽信醫托號販子誘導。”進入門診大廳,走廊兩邊各有兩名穿著黃馬甲的“守護天使志願者”,負責解答患者的疑問,大廳裏還有多名身穿黑色制服的保安,密切注視著掛號處的動向。

  在掛號處的電子顯示屏上,滾動顯示著當天各科室的應診專家表,其中不乏主任醫師和教授級別的專家。醫院各處還貼出提示,呼籲“不要將患者身份證件及病歷資料交給陌生人幫忙掛號”。一位“黃馬甲”告訴記者,顯示屏上出現的專家都可以挂上號。而且院內的神經外科、神經內科號源充足,不用擔心挂不上。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