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財經 > 醫藥 > 醫藥觀察 > 正文

字號:  

民營醫院“強身”需政策“進補”

  • 發佈時間:2014-08-06 10:29:39  來源:南方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封媛媛

  不久前,位於深圳布吉的深圳山廈醫院因涉嫌違反消防安全法、勞動法的違法行為,以及生産銷售假藥的犯罪行為,被公安、衛生計生、人力資源等多部門組成的深圳市打擊涉醫違法犯罪專項工作組全面介入調查。目前,該院已經暫停門急診接診治療工作,並停止接收住院病人。

  作為深圳媒體曝光率頗高的民營醫院,山廈醫院的違規作業再次呈現民營醫院的種種問題,同時折射其生存困境。

  近年出臺的國家新醫改方案明確指出:要堅持非營利性醫療機構為主體、營利性醫療機構為補充,公立醫療機構為主導、非公立醫療機構共同發展的辦醫原則,建設結構合理、覆蓋城鄉的醫療服務體系。方案同時要求:積極引導社會資本以多種方式參與包括國有企業所辦醫院在內的部分公立醫院改制重組。穩步推進公立醫院改制的試點,適度降低公立醫療機構比重,形成公立醫院與非公立醫院相互促進、共同發展的格局。該方案被普遍認為是民營醫院難得的春天信號,有助於民營醫院從艱難的生存環境轉机型突圍。

  種種數據表明,新醫改方案出臺以來,民營醫院在醫療資源中的權重正在逐年上升。以深圳市寶安區衛生部門的統計為例:2013年,民營醫院床位數1278張,佔全區24.1%;民營醫院出院人數為4萬人次,佔全區19.5%;民營醫療機構診療量364.8萬人次,佔全區19.3%。該組數據同比均有上升趨勢。

  量的提升不能簡單地等同於質的飛躍,民營醫院要想真正突圍,提高自身水準事成必然,當然也離不開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以及各種政策利好與扶持措施的真正落地。

  壓力

  “行業貓膩”源自經營壓力

  匯總一下近期各地民營醫院的違規行為,較為集中于“虛假宣傳”、“過度檢查”、“過度治療”、“費用較高”等層面。

  “這些情況在很多醫院都存在,不管是公立醫院還是私立醫院,民營醫院的經營成本相對高一點,因此這些行為也較為多發一點。”一位先後在寶安兩家民營醫院工作過的知情人士高先生告訴記者:“管理一家公立醫院比經營一家民營醫院要容易得多,公立醫院不用太擔心用房用地的問題,而這個問題放在民營醫院就是一個大問題;還有人力成本,公立醫院有財政支援,而民營醫院幾乎全靠經營所得。按照權責對等的原則,公立醫院確實承擔了很多公共衛生的公益性任務,但事實上,民營醫院也承擔了一定的份額。”

  經營成本的居高不下,讓民營醫院對於市場的競爭達到白熱化的程度。許多市民稍加留心就可注意到,各電視臺的節目之中充斥各民營醫院投放的廣告。

  相比之下,龍華某公立醫院的宣傳科室負責人則言之鑿鑿地告訴記者,公立醫院幾乎從來不打電視廣告,因為相比民營醫院,公立醫院的“公立”兩字就是最好的廣告。

  類似的廣告轟炸同樣出現在戶外廣告、網路平臺或手機短訊平臺之中。一家以搜索業務為主的網際網路企業業務員透露,在搜索排行推廣業務中,民營醫院是他們的最大客戶群之一,不少民營醫院和相關的網站建立了長期的合作關係,以便能以較為靠前的搜索排行吸引患者到醫院就診。

  較高的成本支出有時候會以不正當的方式轉嫁到患者的頭上。一位在某民營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向記者坦承,不少醫院在廣告宣傳中喜歡以低價吸引患者到府,然後再以各種藉口增加費用。

  該人士進一步透露,一些民營醫院張貼出來的手術價目表看上去似乎是明碼標價,患者以為自己能夠根據自身的經濟條件選擇手術,但背後仍然存在貓膩。患者要花的錢有時候還遠遠不止手術費。在做完手術之後,許多民營醫院會要求患者做恢復性治療,不少患者因此不得不再掏一筆額外的費用。

  不過,隨著監管手段的嚴格化,近年來,民營醫院在經營中違規操作的空間越來越小。深圳市衛生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衛生監管部門及其他相關部門對於醫院規範營運的監管已經越來越嚴,對違規動作的處罰力度越來越大,像山廈醫院這樣的情況,我們的跟進處理十分果斷和嚴厲,這對於所有醫院來説都是一種威懾。”

  嚴管産生連鎖效應。高先生告訴記者,民營醫院的醫護人員沒有公立醫院的編制優勢,在收入狀況沒有達到理想的狀況下,想辦法進公立醫院或者跳槽到待遇更高的民營醫院的情況屢見不鮮。民營醫院人才流失十分嚴重。

  伴隨著人才流失的是人才引進難。寶安一家民營婦科醫院相關負責人坦承:“深圳的生活成本高,因此要引進合適的醫療衛生人才代價非常大。現在的情況是,就連寶安很多公立醫院都很難招到一個滿意的醫學博士,我們就更難了,很多時候只有銀彈攻勢。問題是即使引進了人才,也未必能夠留得住。”

  轉型

  從“民營”到“名贏”

  “不得不承認,在民營醫院發展的過程中,‘民營’兩個字已經是一種負資産,由於過去‘莆田係’在醫療市場的胡作非為,甚至還讓很多正當的民營企業背上了‘原罪’。”一位民營醫院的高層管理人員痛心地説。

  在年初的深圳“兩會”上,民盟深圳市委會和農工黨深圳市委會均把議政的重心聚焦在民營醫院的發展上。相關提案者援引了一組數據,在香港,基層醫療中公營醫療只佔15%,私營醫療佔85%。因此呼籲深圳發展民營醫院為公立醫院分流,共同解決“看病難、看病貴”問題。在相關的建議中,消除對民營醫院的原罪歧視也在呼籲聲音之中。

  一些民營醫院則已經在經營思路的轉型中做出了踐行。

  去年底,由香港艾力彼醫院管理研究中心發佈的國內第一份民營醫院排行榜揭榜,深圳四家民營企業躋身百強,而來自寶安區的恒生醫院赫然在列,排名第56位。

  作為一家2004年正式開業的民營醫院,恒生醫院在10年曆程中走出了一條“以名求贏”的發展之路,這個“名”字,代表著沉甸甸的專業口碑。

  要以專業精湛的醫療水準去贏得名氣,贏得口碑。恒生醫院選擇了和專業的醫療教育、科研機構合作。

  2006年4月12日,恒生醫院通過廣東省高等醫學院校教學醫院評審。

  2006年7月29日,恒生醫院掛牌廣東省高等醫學院校教學醫院、中山大學教學醫院。

  2011年6月,深圳恒生醫院獲批成為南方醫科大學附屬醫院。

  通過不斷加大人才引進與培養的力度,建立了一支醫德高尚、技術精湛、結構合理的專業人才隊伍。如今,恒生醫院喊出了“創三甲”的口號,致力於成為深圳首個三甲民營醫院。

  “不少民營醫院更喜歡追逐短期的利益,比如以加大廣告投入等方式追求一時的客源,這些都不是可持續的發展方式。民營醫院應該在醫療技術、醫療設備、學科建設上加大投入,把醫院的名氣及口碑真正打出去,才能有更大的市場競爭力。”寶安區衛生部門的一位工作人員説。

  事實上,在深圳市新一輪社會力量興辦醫療機構的熱潮中,投資方越來越偏重打“名氣牌”、“口碑牌”,和過去民營醫院投資力度有限且追求短期回報的投資方式不同,這與投資者的高端化不無關係。

  去年夏天,地産巨子萬科與深圳市寶安區政府簽訂協議,在其一片約1.8萬平方米的土地上,投資3億元建設一所病床總數為200張的綜合性中高端民營兒童醫院。作為最早宣佈進入醫療領域的地産巨頭,萬科國際兒童醫院曾與美國費城或匹茲堡兒童醫院有過合作意向接洽,並於上海和復旦大學附屬兒童醫院有過合作。消息人士透露,目前該項目正在著手解決具體的土地問題,醫院將很快啟動建設。

  在各路民營資本涌入深圳醫療市場的消息中,恒大哈佛醫院的暢想最令市民興奮。據悉,哈佛與恒大在中國新成立的哈佛醫院將是世界頂級的綜合性醫院,由恒大投資建設,管理及醫療團隊則全部來自美國哈佛醫院。有消息稱,在恒大與哈佛接觸的初期,深圳市政府北美代表和廣州市官員都向哈佛醫院做過城市推介,深圳甚至已挑選了一塊地供哈佛方面定奪,並採取“一事一議”的方式力爭其落戶深圳。

  可以預期的是,隨著更多高端的民營資本進入深圳醫療市場,深圳民營醫院品牌可望給公立醫院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而這無疑是老百姓所新聞樂見的良性競爭。

  利好

  民營醫院政策扶持陸續開工

  推動民營醫院的發展,讓民營醫院與公立醫院形成良性競爭的態勢,形成民營醫院與公立醫院平等競爭的環境,針對民營企業的“政策欠債”必須補上。

  早于2012年底,寶安區委、區政府專門出臺了《關於加快衛生事業科學發展的實施意見》1 4文件,並以子文件的形式出臺了《寶安區關於促進醫院建設快速發展的若干措施》,其中,對於民營醫院的發展給予了大量的刺激政策。

  措施要求:鼓勵社會資本申辦醫院。積極引進優質社會資本舉辦大型、高端、專科醫院,新辦或擴建規模性民營醫院;在調整和新增醫療資源時,優先考慮社會資本。民營醫院建成後開放病床數超過三級醫院最低床位數標準以上部分,每新增1張病床補貼5萬元,綜合醫院最高補貼3000萬元,專科醫院最高補貼1000萬元,專項用於購置醫療設備。

  措施鼓勵民營醫院與公立醫院的均衡化發展,要求實行民營醫院同等待遇。民營醫院的等級評審、職稱晉陞、臨床醫療技術準入、科研立項、大型醫療設備配置等,執行與公立醫院同等標準、享受與公立醫院同等待遇。民營醫院參與政府應對重大災害、事故、疫情等社會公共事件,享受與公立醫院同樣補償政策。支援民營醫院申請基本醫療保險定點醫療機構資格。落實公立醫院在職醫師到民營醫院多點執業的政策。推動民營醫院資訊化,並無償提供全區一體化的資訊平臺技術。

  此外,措施同時要求落實民營醫院優惠措施。非營利性民營醫院在用電、用水、用氣等方面與公立醫院享受相同價格政策,提供的醫療服務和藥品按政府規定的相關價格政策執行。營利性民營醫院按國家規定繳納企業所得稅,提供的醫療服務實行自主定價,免征營業稅。

  “過去公共政策較多集中于鼓勵公立醫院的發展,要扶持民營醫院迎頭趕上,和公立醫院形成良性競爭,我們的公共政策也必須相應跟上。”一位參與文件起草的工作人員説。

  不僅僅在寶安的層面,深圳市亦加大了對於民營企業的扶持政策。去年底,深圳市正式出臺《關於鼓勵社會資本舉辦三級醫院的若干規定》。深圳市內社會辦三級醫院,用地可享受三折優惠,企業所得稅,每年按照上一年度納稅額的40%予以獎勵。此外,社會辦三級醫院取得三級乙等和三級甲等資質的,深圳市還將分別一次性給予1000萬元和2000萬元獎勵,同時,開業即可享受醫保定點資格,並在醫療設備採購方面優先使用配額。

  民營醫院借上政策東風,不少人對其寄予了厚望。不久前,在一個社會辦醫的相關座談會上,深圳市人大常委會科教文衛工委副主任戴廣宇講出了自己的一番看法:“我去青島考察,他們那裏有一個比較好的現象,就是在一定的區域內,有一家民營醫院和一家公立的醫院,在政策上對民營醫院有適當的傾斜,讓他們去競爭。結果就出現了民辦醫院把公立醫院PK掉的情況。我們深圳市也在搞一個醫療方面的立法。民營醫院的發展不好,主要是因為公立醫院的政府投入很多,如果把這些錢的一半投到民營醫院裏,那麼民營醫院一樣可以發展起來。民營醫院靠自己,房子是租的,人員是聘請的,一切都要自己來花錢。這次新政出臺後,我希望深圳民營醫院不僅在數量上佔優,在服務上也會有很好的發展。”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