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5月28日 星期天

財經 > 産經 > 家居建材 > 正文

字號:  

東莞傢具業老闆跑路成風 廠老闆換手機號躲追債

  • 發佈時間:2015-06-10 07:05:06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陳鵬麗  責任編輯:張少雷

資料圖

資料圖

  在宏觀經濟下行和樓市低迷的背景下,近日與房地産關聯密切的傢具生産企業頻現關門歇業。作為全國傢具生産的重鎮,廣東省東莞市的中小傢具生産企業也面臨內銷訂單驟降、虧損面擴大等困境,行業洗牌加劇。

  經營傢具的大賣場出現客流量下降、商家撤離的現象,東莞市的部分賣場開始搞起副業,引進餐飲、酒店等業態,以謀求轉型。但業內人士認為,這種轉型存在一定風險。

  在“失聯”兩天后,曾光明換了個新號碼,這使他暫時逃過了供應商和員工的電話“轟炸”。但一大堆無法逃避的債務,仍把他逼得焦頭爛額。

  5月底,他在東莞市經營十多年的兩家傢具廠宣佈倒閉。隨後,6月1日東莞茶山鎮一家傢具廠也關門。一週時間內,至少三家傢具廠關門。

  曾光明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員工他們不知道,去年底(工廠)就已經資不抵債了。”

  同樣不平靜的還有佛山的傢具業。從去年的慘澹中熬過來的傢具企業並未如願等來更好的2015年。“去年難,今年更難”成為了傢具行業的共同感受。

  每月産值降四成十多年的傢具廠資不抵債

  5月25日早上,東莞裕健傢具廠(以下簡稱裕健傢具)的經理杜傑照常組織員工開一週生産例會,佈置生産任務。在杜傑和其他員工看來,這只是一個平常的週一。可萬萬沒想到的是,午飯後他們接到村委會的口頭通知:“你們老闆説不幹了!”同時接到該通知的還有寮步鎮的東莞冠升傢具廠(以下簡稱冠升傢具),這兩個廠同屬曾光明。這時,兩家工廠的員工才發現老闆曾光明已經聯繫不上。

  據悉,裕健傢具創建於2002年,主要承擔內銷業務;冠升傢具于2006年成立,主要承擔外銷業務。“25日之前都在正常出貨,訂單也有,上午我們都還上班,中午下班就被告知老闆跑了。”6月3日,守在東莞東城區裕健傢具工廠門外的多名員工如是告訴記者。

  據該工廠幾名中乾透露,去年兩個廠曾有共超過1800萬元的壓貨;今年兩個工廠還有600多萬元的壓貨;兩個月前,公司在厚街鎮名家居世博園租下的鋪面已經付不起租金,經營部也一同撤掉。

  杜傑也告訴記者,傢具行業一年比一年差。“去年我們一個月還有200萬~300萬元的産值,今年平均一個月只有160多萬元的産值。”

  另據裕健傢具員工透露,包括供應商欠款、廠房租金水電以及員工工資,曾光明共欠下1880萬元債務。

  曾光明亦坦言,今年工廠每月産值較去年下降40%。“開了十幾年的工廠,就像我的孩子一樣。誰也不想走到今天這步,能保我肯定保,但實在保不住,太難了。”

  目前,冠升傢具以200萬元的價格“賤賣”出去,接手的是一家做運動器械的公司。曾光明告訴記者,冠升傢具交給村委會處理,村委會賣掉工廠然後清算工人工資以及房租水電,“我沒接手過一毛錢。”

  冠升傢具員工凡先生也向記者證實,200萬元結付了冠升傢具180多名員工約130萬元的工資,剩下的繳清了工廠的租金以及水電費,“200萬基本全花了,估計老闆也沒拿到什麼錢。”

  經濟下行消費低迷東莞傢具業“今年更難”

  6月3日,當記者來到冠升傢具時,廠名已經在前一晚換了新廠名,工人們在進行最後的搬離工作。但老廠裕健傢具的員工就沒這麼順利了。“現在就是有人過來看,但沒人敢買,因為牽涉債務問題。”記者到達裕健傢具時,杜傑還在接待前來的買主。

  曾光明告訴記者,老廠也準備賣出去。“現在有600萬~700萬元的庫存壓著,想先清理工人的工資,但暫時清不掉,工廠很難脫手。”

  裕健傢具的風波尚未平定,6月1日東莞雅來特傢具廠的老闆也“失聯”了。雅來特人事部經理鍾先生告訴記者,老闆趙某共拖欠員工薪資超過80萬元。該工廠生産經理童先生表示,除了員工工資之外,老闆還欠供應商接近200萬元貨款。

  上述鍾先生透露,其實不止他們一家工廠,東莞的代加工廠今年普遍存在訂單減少、工價低的情況。“這跟傢具行業的大環境有關。東莞是傢具産業的聚集地,基本天天都有工廠倒閉。昨天厚街兩家倒閉了,前天寮步也倒了兩家。佛山更嚴重,每天倒好幾家。”曾光明告訴記者。不過,記者未能證實到曾光明的這一説法。

  據工信部統計,2014年我國傢具製造業企業主營收入為7187.4億元,累計同比增長10.9%,增速創近5年來最低水準。

  東莞市統計局提供的數據顯示,2014年東莞規模以上傢具製造企業實現主營收入222.36億元,同比下降0.34%。

  東莞市中小企業局在今年3月份發佈的報告中指出,2014年東莞市規模以上傢具製造業陷入內銷訂單驟降、虧損面擴大、産出與銷售增長停滯等困境。預計2015年東莞傢具産業仍將承受巨大的壓力。

  《《《

  下游賣場

  客流下降商家撤離 家居賣場引海底撈幹“副業”

  上游傢具製造企業日子難過,下游銷售行情同樣低迷。

  近日,記者經走訪發現,東莞市區及厚街鎮幾個著名的專業家居賣場冷清。大部分商家表示今年賣場客流量明顯下降,鋪面難以盈利,大家都在熬。不少商家打出清貨的招牌,有的準備換産品,有點準備撤離賣場。

  在家居賣場生意冷清的背景下,東莞市盈鋒家居廣場(以下簡稱盈鋒家居)幹起了“副業”,引進海底撈、KTV、茶餐廳等飲食娛樂業態。

  客流量下降部分賣場商家撤離

  在東莞市東城中路,花樣年華家居廣場、光輝家居與盈鋒家居形成東莞市區最為集中的家居商業圈。賣場外車水馬龍,賣場內卻冷冷清清。

  陳嬌(化名)是花樣年華國際家居廣場裏一家本土品牌傢具直營店的負責人,現在刷手機、上網看電視成了她在店舖裏的主要“工作”,“現在人很少,週末稍微多點,但客流量跟以前真的沒得比。”

  在陳嬌的眼裏,今年的傢具市場“太難了”。據她介紹,今年她的店舖除了5月份,其他月份均處於虧損狀態,“4月份,很多産品根本沒能開單,去年想著撐過去,但今年還是沒好轉。”

  花樣年華家居商場總監馮坤坤坦言,今年3月以來,除5月份外,花樣年華日常客流較往年同期確實有所下降,整體銷售明顯下降。光輝家居憑藉密集的促銷活動,今年客流量比去年同期略有提升。

  帝匠傢具工廠直營店的銷售人員陳小姐告訴記者,今年生意太難做,月訂單量下降特別厲害,“我們還能保本,很多(店舖)本都保不了。”

  盈鋒家居一家兒童傢具店的銷售員付先生亦坦言,今年他們店每個月的銷售額同比下降了兩三成,“熬唄,都是在熬。”

  多家商家告訴記者,樓市及大經濟環境不好,到商場賣傢具的多靠老客戶,或者異業聯盟之間的介紹,“很少新客戶到府。”

  在上述三家賣場,到處可見傢具店打出“店舖升級,清貨”的標示牌。這些店舖有的是重裝換産品,有的則是撤場。

  盈鋒家居某沙發品牌店的銷售員李婷(化名)告訴記者,他們的店舖正在考慮更換産品或者撤店。“現在很多(店舖)老闆都在考慮要麼換産品,比如沙發不好做就做實木,要麼撤店不做。”

  由於地理位置影響,盈鋒家居商場二期的店舖基本全部撤完。“我們馬上搬走了,搬到別的商場。”二期最後幾家傢具店之一的皇家木匠直銷店銷售人員告訴記者。

  其實,上述情況在光輝家居也存在。“這邊的品牌經常換,合同一到期,大部分都會撤掉。”上述帝匠傢具光輝賣場店銷售人員陳小姐告訴記者。

  銷售不旺賣場飽和部分商場轉型幹“副業”

  據《建築時報》報道,我國家居賣場總面積已經超過4000萬平方米,其中約50%的賣場屬於過剩。

  厚街一家專業家居賣場的人士告訴記者,近幾年來大量的資金涌向家居賣場,賣場數量越來越多,同質化競爭激烈,“僅僅厚街鎮,大大小小的賣場加起來就有100多萬平方米。”

  銷售不旺再遇上賣場飽和,部分家居賣場早已邁出轉型的步子,經營起“副業”。近日,盈鋒家居就成功引入海底撈。

  盈鋒家居相關人士告訴記者,賣場去年與海底撈簽約,目前海底撈鋪面正在裝修中。除海底撈外,還引入餐飲、KTV、影院、茶室進駐盈鋒。盈鋒家居於2005年開業,佔地12萬平方米,約一半為家居賣場。

  盈鋒家居敢於跨界的底氣,源於其之前就有部分高檔餐飲、酒店等業態。不過,業界對家居賣場行業跨界轉型持有不同觀點。

  馮坤坤表示,跨度太大對家居專業賣場會帶來一定風險。“部分商場為提高收益及客流量,引進不同的業態,看似人流提升,其實已失去家居賣場本質。傢具經銷商難以支撐,容易出現大面積空場現象。”

  光輝家居也表示,專業的賣場還是要做專業的事,只有專業的賣場才能提供消費者行業領先的高性價比傢具。

  厚街一家大型賣場的相關負責人也表示,不會考慮引入跨界業態。在他看來,賣場轉型要考慮周邊環境的配套,引入其他業態存在一定風險。

  《《《

  趨勢分析

  傢具業初現馬太效應中小企洗牌將持續

  在中小傢具企業“叫苦”關門、房地産銷售下滑的背景下,家居類上市公司業績卻逆勢飄紅。傢具行業出現馬太效應,市場份額向大品牌集中。

  中國傢具協會理事長朱長嶺告訴記者,傢具行業需求仍在增長,但傢具中小企業面臨用工成本、稅收以及環保等方面的壓力。除了大環境,企業資金不足、盲目擴張、缺乏技術等都是導致關門的原因。

  朱長嶺認為,目前國內傢具産業集中度仍不高,産值佔全行業總産值1%的企業還未出現。由於品類多、定制化以及産業未實現自動化等因素,傢具行業洗牌會繼續進行。

  用工成本持續上升

  據廣東省傢具協會統計,2014年全省的傢具銷售總值約佔全國的30%,廣東已成為國內傢具生産銷售大省。佛山順德和東莞是廣東兩大傢具産業集中地。

  隨著經濟進入新常態,去年以來,珠三角地區以佛山、東莞兩地為代表頻頻傳出傢具工廠倒閉的消息。今年情況仍在加劇。

  整個5月份,就有多家企業出現問題。據《南方日報》報道,擁有23年曆史的廣州標卓傢俬因盲目擴張直營店宣告破産;有“東莞傢具航母”之稱的東莞永信傢具製造有限公司經營遇到困難,最鼎盛時期曾擁有1300余員工的永信傢具現只剩下不到100人。

  在朱長嶺看來,傢具廠關門除了受宏觀經濟及房地産影響外,還因中小企業面臨環保、稅收等壓力。

  朱長嶺告訴記者,目前政府對傢具企業加強環保監控。北京已經明確規定不能擴增新的傢具廠。深圳也規定,生産不達標的傢具廠不能繼續生産。

  傢具行業是勞動密集型行業。除了上述因素,中小傢具企業還承受著不斷上漲的用工成本。據朱長嶺透露,全國傢具製造企業在過去兩三年內用工成本上漲了至少20%,“但這只是行業裏的數據,我覺得不止,用工成本還包括勞保、保險等。”

  東莞一家傢具代工企業人事經理告訴記者,“現在傢具行業的工資都不低,技術人員動不動就要四五千元的月薪,普通員工工資最低也要3000元。”

  朱長嶺也表示,“傢具行業都是苦力活,用工荒來的人少,傢具工廠不得不出高價招人。”

  上市公司業績逆勢增長

  今年,東莞市中小企業局對東莞30多家有代表性的傢具製造企業調研後發現,傢具企業成本上升過快,除用工成本持續上升外,社保、環保及企業安全生産等企業經營行為的規範化,也給企業帶來了成本壓力。

  朱長嶺表示,中小傢具企業盲目擴張或者玩跨界,例如去搞房地産,在生産技術上不下功夫,這使得傢具工廠在激烈的競爭中被淘汰。

  東莞市中小企業局方面亦指出,製造企業銷售渠道單一以及企業主素質不高,缺乏轉型升級意識,也是東莞傢具工廠存在的問題。

  據中國傢具協會統計,去年1~11月份,傢具産品市場較為疲軟。在經濟新常態下,原有那種單純依靠規模擴張,依靠低勞動力成本、低土地成本、低環境成本來發展的模式難以為繼。

  與中小傢具企業“叫苦連天”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家居類上市企業業績表現卻不俗。美克家居(600337,SH)、好萊客(603898,SH)、索菲亞(002572,SZ)等企業,今年一季度都實現了營收與凈利潤的同比增長。

  其中,好萊客今年一季度實現1.6億元營收,同比增長21.7%,凈利潤更是同比增長80.1%。美克家居一季度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2.1%,凈利潤同比增長41.6%。

  記者發現,傢具市場正向大品牌集中,行業“馬太效應”漸顯。

  朱長嶺告訴記者,目前國內傢具需求仍然保持增長態勢。在他看來,傢具行業由於産品品類眾多,定制細分市場大,且生産製造未能完全自動化等因素,在未來幾年內,傢具行業仍將保持市場分散的格局。但對於經營不善的中小傢具企業,洗牌仍將進行。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