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0月04日 星期二

財經 > 産經 > 産經要聞 > 正文

字號:  

塗料消費稅突襲繃緊行業神經 企業急赴京聯名上書

  • 發佈時間:2015-02-13 08:51:35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陳鵬麗  責任編輯:朱苑楨

  資料圖

  1月26日,國家財政部聯合稅務總局聯合發文稱,為了促進節能環保,自2月1日起,在生産、委託加工和進口環節對塗料徵收消費稅,適用稅率均為4%。

  2月10日,北京依舊寒風瑟瑟,塗料企業老闆們從全國各地聚集到這裡,春節將至,但他們卻個個愁容滿面。這一天,中國塗料工業協會(以下簡稱中涂協)組織全國塗料行業人士,在北京召開政策研討會,向國家部委提出了一系列建議,以求減少消費稅對行業的影響。

  細則未明徵稅暫難實施

  1月26日,國家財政部聯合稅務總局發佈《關於對電池、塗料徵收消費稅的通知》(以下簡稱 《通知》),《通知》稱,為了促進節能環保,經國務院批准,自2015年2月1日起,對電池、塗料徵收消費稅,適用稅率均為4%,對施工狀態下,VOC含量低於420g/L(含)的塗料免征消費稅。

  塗料是建築、傢具、汽車船舶及印刷等行業的“配角”,産品涉及家裝、木器傢具、機械設備涂漆等領域。據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顯示,2014年1~12月全國規模以上塗料累計産量為1648萬噸,共有1970家規模以上企業,行業總資産超2488億元。

  消費稅政策一錘定音,國內塗料企業老總個個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新三板掛牌公司中航新材(430056,OC)董秘魏九桓告訴記者,公司目前正在評估消費稅對公司的影響,討論應對措施。

  “廣東的塗料企業對消費稅反應是比較激烈的。很多企業打電話過來問怎麼辦,我就跟他們説先跟當地稅務局溝通一下,因為現在的産品都是之前生産的,2月份的塗料還沒開始生産,現在大家都放假了。他們憑什麼徵?拿産品去檢測也是需要時間的。”廣東省塗料行業協會會長黃開毫不忌諱地表示。他認為,關於塗料消費稅,目前政府只出政策,但相應的執行細則仍然欠缺,企業執行無所依據,稅務徵收很難實施。

  1月29日,中涂協針對政策作出詳細解讀,並明確各地徵稅檢測機構單位。中涂協表示,對塗料徵收消費稅係由環保部政策法規司提出,目的在於促進塗料産業轉型升級。據了解,塗料釋放的VOC與霧霾有關,數據顯示,表面涂裝VOCs排放量佔工業源的21.6%。

  另外,中涂協明確徵收對象主要是塗料生産企業,委託加工也屬於生産企業,對塗料流通環節和施工環節不徵收消費稅,對塗料原材料生産企業也不徵收,對進口國內的塗料産品執行與國內相同稅收政策。中涂協相關人士向記者證實,消費稅在出廠環節徵收,稅費為出廠價的4%。對施工狀態下不達標的産品,也在生産企業出廠環節徵收。黃開認為,徵收消費稅的憑證等細則未出導致徵收難以執行,“憑檢測報告還是憑發票?”

  “而且,中涂協給出的認定檢測機構名單,全國只有十幾家。在廣東,1000多家塗料企業,只有1家認定檢測機構,”如此一來,很容易出現機構腐敗現象。在蘭州,甚至沒有檢測機構,蘭州的塗料企業需要往外地送檢産品,這將直接影響到企業生産效率。

  在眾多企業反映下,中涂協最後表示,具備省級以上資質的檢測單位均可成為認定檢測機構。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塗料消費稅徵收時間起點已過,但稅費徵收在整個行業尚未啟動。國內塗料龍頭企業嘉寶莉化工集團相關人士告訴記者,由於沒有操作細則,目前大部分企業處於觀望狀態。

  企業赴京聯名上書/

  實際上,企業口中所謂“突襲”的消費稅,已經醞釀了許久。早在2011年國家《産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中,溶劑型塗料一直被列入“限制類項目”。而2008年~2011年,國內塗料行業正“意氣風發”,連續三年保持20%以上增長速度。

  2013年9月,國務院印發《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要求“在石化、有機化工、表面涂裝、包裝印刷等行業實施揮發性有機物綜合整治。”國家開始將塗料與涂裝行業當作環保整治行業重點關注。

  而消費稅第一次明確出現是在去年3月份的 “2014年中國塗料、顏料行業工作年會”上。歷經一年後,2015年1月末,塗料消費稅正式落地。業內人士稱,塗料企業普遍未收到事先通知,消息一齣猝不及防。

  其實,從去年消息傳出開始,中涂協就一直密切關注消費稅出臺的進度,收集行業意見反映有關部委。中涂協還特意組織行業專家、重點企業與國家環保部等相關部門溝通,甚至嘗試建議暫緩此項政策的研究與制定。在行業協會的積極奔走之後,政策制定做了讓步。

  到政策正式發佈之時,已從最初的“對所有溶劑型塗料徵收統一的消費稅”轉變為“對施工狀態下VOC含量低於420g/L的塗料免征消費稅”。據稱,這也是財政部破例在消費稅政策制定過程中,第一次引入指標性豁免條件,這使得部分塗料品種得以豁免。

  雖然部分産品已經得到豁免,但消費稅政策正式出臺後,行業依舊“炸翻了天”,大家並不滿意這樣的結果。2月10日,170多位塗料界人士緊急匯聚北京,嘗試通過中涂協搶在政策細則出臺之前,再次向有關部門反饋建議,爭取最後的“翻盤”機會,“希望最大限度地降低政策帶來的不利影響,避免後續細則一刀切。”中涂協相關人士告訴記者。

  在政策研討會上,塗料企業提出13條細則建議。其中包括建議徵收對象改為從溶劑購入環節徵收,而非從塗料生産企業徵收;對於施工狀態下VOC含量的認定,建議應當由生産商的前端研發和品質控制來達成,後端的強制産品檢測僅應作為一種補充手段,塗料生産單位自我聲明與官方的測試(抽查)結果在實施開始的一段時間內應視為同等有效,可作為消費稅徵收的判斷依據。

  另外,其他建議還包括,對塗料産品准予從消費稅應納稅額中扣除原料已納的消費稅稅款,以避免雙重徵稅。低VOC含量的水性塗料無需提供檢測報告,軍工塗料等直接豁免消費稅。

  《《《

  行業困境

  協會稱行業利潤不到10% 企業提價難不提更難

  每經記者 陳鵬麗 發自 廣州

  “利潤不到10個點,所以企業才反應那麼大。”廣東省塗料行業協會會長黃開如是説。由於稅收可能進一步壓低企業的利潤,所以一些企業已經開始醞釀提價,將成本向上游或者下游轉移,但更多的企業因為競爭激烈無力提價。

  目前的國內塗料市場,外資品牌佔據著大部分市場份額,生意社鈦白粉分析師楊遜告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規模以上企業中,外資佔據6成市場份額,國內大型塗料企業不多,中小型扎堆,行業魚龍混雜的現象較為突出。

  利潤只有幾個點

  據了解,油性塗料一般VOC含量高於420g/L,而水性塗料則屬低VOC環保塗料。粉末性塗料雖在生産過程對環境污染稍大,但終端産品大部分也屬低VOC環保塗料範圍。溶劑型塗料含量高於420g/L,且目前國內大部分塗料企業溶劑型塗料佔比非常大,包括嘉寶莉、展辰塗料、巴德士等。

  “一般建築塗料,VOC排量基本都達標。但在船舶、飛機、重型機械等工業應用領域都不夠環保,”聯眾塗料網主編傅智慧告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卓創資訊塗料行業分析師邊健偉表示,“按照420g/L的標準,在國內生産環節能達標的産品比例不超過30%,而在施工環節就更難控制了。”

  “我們認為,對塗料性能要求較高的船舶、汽車、飛機等重要領域,是此輪消費稅的重點徵收領域。”傅智慧表示。黃開表示,行業利潤不到10個點,所以企業才那麼大反應。如今,在達標産品比例不高的情況下,4%的消費稅對於純利潤率不足10%的塗料行業而言,無疑將是重創。

  提價還是不提價?

  傅智慧告訴記者,春節前屬於塗料消費淡季,提價的比較少,一些大的塗料品牌目前還未做出價格反應。中航新材財務部人士馬倩透露,公司也準備在年後對産品進行提價,但至於提價多少還沒定。

  嘉寶莉相關人士告訴記者,公司的塗料利潤率只有6%~7%,但企業提價不太可能。“因為塗料行業本來價格競爭就相當激烈,我們會通過幫助下游木器傢具客戶轉型,改造生産線以適應水性塗料的使用轉型。”

  楊遜認為,消費稅對塗料行業來説首先將加速行業整合,促進良性發展。同時,塗料行業成本增高後壓力可向下游轉移,也可反過來向上游原料施壓。“我感覺多數企業會委屈求全吃掉這一部分成本壓力,然後試壓上下游,求得利潤自保。”

  聯眾塗料網CEO郭效傑告訴記者,從船舶、汽車、飛機等領域來看,中國塗料企業還尚未佔領局面,外資企業擁有較高的市場話語權。“這意味著該領域將有可能最先迎來漲價潮。”

  黃開認為,由於納稅的多為規模以上企業,在市場經濟環境下,大中型企業提價,就可能給小規模、不正規企業機會。“對大型企業而言提價可能影響不大,而對於中型企業而言,客戶可能放棄購買其産品,轉向更小型的不正規企業購買。”“我們認為不要對消費稅的作用過於樂觀或者失望。”郭效傑説。

  《《《

  資本突圍

  利潤誘惑導致産業升級慢塗料企業扎堆新三板

  每經記者 陳鵬麗 發自廣州

  公開數據顯示,國內塗料市場2002年以來一直保持每年10%以上的增速,尤其是2008~2011三年間,塗料行業受房地産業拉動,連續3年保持20%以上的增速。據國家統計局統計,2014年全國規模以上塗料企業達1344家,累計産量為1649萬噸。

  然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了解到,歷經10餘年發展,塗料行業環保産品升級推進緩慢。截至目前,在木器傢具領域,水性塗料整體佔比在5%左右,整個塗料行業水性塗料佔比更低。

  一位不願具名的國內大型塗料企業相關負責人表示,在木器傢具領域,水性塗料推進緩慢的原因主要是由於油性漆成本比水性漆低,而且施工工序比水性漆少。對於生産企業而言,油性漆利潤率也比水性漆高。聯眾塗料網主編傅智慧表示,在汽車等工業漆領域,高性能的環保漆價格也很高。塗料産業一直在為建築、設備、器具等製造業完成“穿衣帶帽”的工作,是一個相對附屬産業,升級很大程度上與整個下游製造業水準的升級有關。

  行業升級進展緩慢

  涉足水性塗料十餘年的行業巨頭嘉寶莉2014年全年業績已經出爐。據該公司內部人士介紹,去年全年嘉寶莉共生産塗料28萬噸,營收超30億元,同比增長10%左右。

  公開資料顯示,嘉寶莉主營産品包括內外墻漆、木器傢具漆等。其中木器傢具漆中分為油性與水性兩種。儘管嘉寶莉近兩年對水性油漆加大了研發力度,但終端銷售數據並不理想。

  上述企業負責人透露,2014年該公司木器傢具漆業務的營收共16億元,其中超過12億元為油漆塗料,水性漆只佔1億~2億元,佔比仍然偏低。對此,嘉寶莉相關人士表示,包括企業、下游傢具廠以及消費者都知道水性漆更環保,但水性塗料市場多年來未得到很大推廣。這是因為對下游傢具廠而言,水性漆膜相對油性漆薄,涂裝油性漆時只需涂2層,但如果涂水性漆則可能需要涂4~5層。且水性漆乾燥靠風乾,乾燥速度比油性漆慢,這就加大了傢具廠的成本以及生産工序,“傢具廠也是對成本相對敏感的企業,”所以傢具廠普遍不喜歡用水性漆。

  卓創資訊塗料分析師邊健偉認為,環保型塗料升級緩慢主要是因為成本與性價比關係。水性塗料的利潤率比油性低,而且終端售價偏高,導致水性塗料發展缺少利潤推動。

  新三板公司吉人高新公開轉讓説明書顯示,2014年1~4月份,公司工業漆産品毛利率達33.44%,調和漆毛利率為29.39%,而水性塗料的産品毛利率只有19.48%。傅智慧則認為,塗料産業的升級,實際上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整個下游製造業水準,缺少下游製造業升級的需求驅動,塗料升級也進展緩慢。

  塗料企業扎堆新三板

  嘗試IPO失敗後,國內塗料企業紛紛扎堆新三板,謀劃掛牌轉讓。其中,嘉寶莉2011年6月實行股改,一直被認為是 “離上市最近的塗料企業”,然而2012年10月,證監會[微網志]公佈IPO申報企業資訊,嘉寶莉的IPO申請已在10月23日被終止審查。

  隨後,展辰塗料2012年環保核查被國家環保局“打回”,申請IPO也以失敗告終。美涂士2010年初變更為廣東美涂士建材股份有限公司,在努力三年多後,IPO也以失敗告終。2014年,美涂士申請掛牌新三板,目前已經在新三板上市。

  邊健偉表示,國內塗料企業IPO失敗的主要原因是環保核查不過關。“排放總量是一道門檻,國內大型的塗料以及鈦白粉企業,大多因為排放總量的硬性指標上市遇阻。”

  一位不願具名的行業分析師表示,近幾年來網際網路産業以及一些新興科技類産品備受資本市場追捧,塗料行業不是熱門行業。由於環保、環評等原因,國內塗料企業往往IPO被否。“個別企業是由於長期利潤率的審核問題。”

  目前,中航新材、賽德麗、吉華材料、優波科、美佳新材等已成功在新三板掛牌。另外,據慧聰網報道,山東奔騰漆業、江蘇冠軍塗料、安徽碧滿塘、千葉松塗料等幾家公司也動作頻頻,謀劃著掛牌上市。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