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9日 星期五

財經 > 産經 > 産經要聞 > 正文

字號:  

影視股難入基金重倉行列 網際網路改造或是行業趨勢

  • 發佈時間:2014-10-27 07:55: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陳晶

  影視板塊在基金投資上從喧囂走向沉寂的現實意味著行業正逐步回歸理性。隨著影視公司瑕疵在A股市場放大,紅極一時的影視股在基金經理眼中已經逐步成為冷門,至少基金經理已經不大可能再如從前一樣非理性的追逐影視類標的,而一些影視股登陸資本市場的擱淺現象也預示著這一行業面臨的種種問題。

  影視公司問題逐漸暴露

  在10月24日晚間,證監會網站公佈 創業板 發審委2014年第24次會議審核結果公告,公告顯示,北京能量影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首發)未通過。而在一個星期前,10月17日, 中南重工 公告接中國證監會通知,因參與本次重組的有關方面涉嫌違法被稽查立案,公司並購重組申請被暫停審核,這意味著大唐輝煌影視公司謀求曲線上市在短期內已經無法完成了。

  此外,泰亞股份熊貓煙花 兩家公司也都在9月份宣佈終止重組,泰亞股份在7月份拋出重組預案,總資産僅為8.45億元的泰亞股份擬以蛇吞象的方式收購估值27.38億元的歡瑞世紀。熊貓煙花9月25日公告稱,公司終止收購影視公司華海時代,今年3月14日,熊貓煙花公佈重組方案,擬購買華海時代100%股權,評估值約為5.5億元。

  上述影視收購或上市停擺的現象至少説明瞭基金經理此前一直擔憂的問題:影視業務類型單一、持續性較差。而在最近, 華誼兄弟 剛剛披露了2014年第三季度報告,華誼實現凈利潤為4.55億元,同比增長僅為10.42%,具體到單項業務,作為核心主業的電影業務收入同比下降高達75%。

  雖然上市公司方面可能聲稱,公司的去電影化策略是謀求業務多元化,但在基金行業的分析人士看來謀求多元化不等同可以允許核心主業的電影業務出現如此之大的嚴重下滑情況。實際上華誼兄弟的問題可能僅僅是業績持續性的問題,而這正是此前一些基金經理最為擔憂的問題。曾經擔任 南方基金投資總監的邱國鷺很早之前就認為,拍電影並不是一門好生意,至少是一個持續性很差、業績難以穩定的生意。邱國鷺指出,電影的定價權掌握在導演和演員手裏,觀眾買票到電影院是看范冰冰 、徐崢和馮小剛的,不是去看電影公司的,所以名導演和名演員的薪酬總能漲到電影製片方不怎麼賺錢的水準。

  華夏基金所持有的 樂視網 收購了花兒影視,但從今年前三季度的樂視網業績表現看,花兒影視對樂視網的業績貢獻也並不明顯,樂視網披露的數據顯示,前三季度凈利潤2.18億,同比增幅僅為18%。

  而邱國鷺所説的名導演和名演員薪酬漲價可能即是花兒影視業績貢獻不明顯的一個原因,樂視網此前披露的報告承認《紅高粱》是花兒影視2014年業績的核心劇。而導演和演員影響業績的情況似乎已經出現了,中國電視劇製作産業協會副會長王鵬舉接受媒體採訪時公開透露,電視劇《紅高粱》的製片方買莫言的改編版權花了1000萬元,趙冬苓編劇費1000萬元,鄭曉龍導演費也在1000萬元以上,而周迅的片酬是3000萬元,一個原著、一個編劇、一個導演、一個主演,就已經6000多萬的成本了。

   基金研究影視股難度大

  顯而易見的是,影視行業低門檻、不確定性大、高度競爭的特點是基金經理對這一行業投資逐步看淡,並回歸現實的主要因素。 基金公司的研究員很難用傳統的研究套路去分析影視公司的票房能力,這增加了影視公司的投資難度。

  “有時候你還須考慮同檔期其他電影作品對整個票房的瓜分能力,這使得研究的難度變得更大。”深圳一位基金公司研究人士曾抱怨電影行業研究的尷尬,研究的效果往往與最終情況有較大出入,因為很可能一個並沒有任何印象的作品瓜分了原本屬於標的公司的票房。

  而基金研究在電影行業上的另一個問題在於,基金經理髮現電影票房能力與電影公司的強弱並沒有足夠的正相關,這意味著任何有資金實力的行外機構都可以隨時進入電影行業,並且取得投資上的成功,並且原來被認為具有知名度的導演可能在票房上並無足夠的號召力,而新導演和新演員卻往往成為黑馬。

  典型的現象是今年票房最高的國産電影《心花路放》,該電影取得的票房高達7億,但這部電影卻不屬於A股的任何一家影視公司。但與心花路放票房利益相關的卻是A股的一家旅遊公司。北京旅遊發佈的公告顯示,公司下屬子公司北京摩天輪 文化傳媒 有限公司參與《心花路放》的發行,負責該電影的宣傳,總投資金額不超過1.25億元;另一發行方是中影股份北京電影發行分公司,製片方都是《心花路放》導演寧浩實際控制的兩家公司,而這説明瞭兩點:一:行業外企業進入電影行業門檻低,二,優秀主創傾向於通過自己設立的公司製作和投資電影,而不是給大型的電影公司打工。

  此外,基金投資本身具有的個人色彩在電影行業的研究和投資上可能也存在印象落差的問題,大多數基金經理和研究員都不得不承認其投資研究風格具有較強的主觀性,但是在電影行業,研究員這種主觀性也可能給研究效果帶來較大的落差。

  事實上,讓基金經理或研究員放下個人高端的情操的確是一件非常的困難的事情。一些傳媒行業研究員坦言,無法想像《小時代》系列電影能夠取得如此成功的票房,並給投資方帶來了豐厚的票房分成。但深圳一位私募基金人士在閒聊時曾經笑言“沒有一個有著正常情操的觀眾能夠堅持看完電影《小時代》”。

  經歷過高等教育的基金經理、研究員面對娛樂化的投資時就面臨這樣的不適應。雖然在今年國慶檔上映的《黃金時代》到處透露出的文藝范可能迎合了基金經理和研究員的知識背景,且黃金時代的主演也大多為基金經理和研究員所熟知,但最終令不少基金經理感到驚訝的現實是《黃金時代》的票房遭遇慘敗。

  值得一提的是, 匯添富基金重倉股 互動娛樂 今年8月底公告,斥資1.6億元增資參股《黃金時代》的出品方西安曲江春天融和影視公司,持有後者20%的股權。西安曲江春天融合2014年1-6月凈利潤1244.79萬元,原股東承諾,曲江春天融和2014年度的凈利潤分別不低於8000萬元,而《黃金時代》票房不利的因素對該公司的業績承諾可能帶來較大的壓力。

   産業鏈融合成影視股救命稻草?

  正是因為影視行業面臨的問題複雜而多樣,因此影視公司很難以單一的業務來持續推動業績增長,這使得影視公司往往謀求産業鏈聚合策略來實現業務的協同效應。因此,影視公司尋求與遊戲、網際網路等相關行業的投資、合作、並購成為一種普遍現象,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會激發基金經理重新關注影視公司的發展。

  而在最近,基金重倉股 華策影視 公佈了非公開發行方案,這家公司通過發行新股的方式募集20億元資金,參與認購的公司包括鼎鹿中原、泰康資本、朱雀投資、建投華文等,其中,鼎鹿中原的背後即是百度,百度曲線斥資10億元,成為華策影視非公開 增發中最大的一家投資方。

  華策影視聯姻百度實際上反映了當前影視公司産業鏈運作的思維,與網際網路供公司的合作能夠使得影視公司最大化接近用戶終端。在此之前,樂視網的商業模式已經體現了影視與網際網路相互融合帶來了極大的市場競爭力,而華誼兄弟聯姻騰訊、 阿里巴巴此前對文化中國的投資可能也極大地刺激了百度與華策影視的聯盟,在三年前,騰訊宣佈對華誼兄弟進行戰略投資,其通過深圳證券交易所 大宗交易平臺完成,涉及金額人民幣近4.5億元,最終騰訊持有華誼兄弟4.6%的股權。在今年3月,阿裏宣佈斥資62.4億港元入股文化中國60%的股權。而到了今年8月份, 嘉實基金持有的 順網科技 也宣佈聯姻影視公司。順網科技公告稱,與慈文傳媒簽署了協議。順網科技擬出資1.08億元向慈文傳媒增資擴股,增資後佔慈文傳媒4.5%的股權。

  基金公司人士此前分析認為,影視公司與網際網路公司的結盟能夠最大程度地發揮産業鏈協同效應,通過大數據、精準行銷、定制化等策略來推動影視公司的業務持續性,同時網際網路公司也得以借助影視公司最終獲取內容優勢,尤其在優質內容授權上,可以為網際網路公司補充內容缺口,同時也能幫助網際網路公司實現流量的貨幣化。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