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5月28日 星期天

財經 > 産經 > 産經要聞 > 正文

字號:  

國務院疏通金融鏈護穩增長 定向調控存擴容空間

  • 發佈時間:2014-08-15 07:05:38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蔡穎  責任編輯:孔彬彬

  經濟下行壓力下,實體企業債務風險伴隨著融資難、融資貴,進而更大程度地加劇了經濟下行壓力,改變這種惡性迴圈的狀態亟須“破局”。

  8月14日,國務院辦公廳下發了一份《關於多措並舉著力緩解企業融資成本高問題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明確了十條措施,其中,在資金成本控制方面要求雙管齊下,即“抑制金融機構籌資成本不合理上升”、“縮短企業融資鏈條”。同時,從資金供給方面也提出“保持貨幣信貸總量合理適度增長”,這亦為下一階段貨幣政策導向定了調。

  《意見》指出,當前,我國經濟形勢總體向好,但仍存在不穩定因素,下行壓力依然較大,結構調整處於爬坡時期,解決好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融資成本高問題,對於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具有重要意義。

  今年以來,國務院多次強調降低企業融資成本。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目前,融資的難易程度和企業的行業分佈特徵有很大的關係,很大一部分行業融資相當困難,主要是第二産業,包括採掘業(包括礦産、有色煤炭、鋼鐵)、製造業,第三産業即服務業的狀態相對較好。”

  實際上,對於企業而言,融資貴和融資難的背後是資金運轉鏈條冗長,近幾年,影子銀行規模膨脹,金融機構資金逐利傾嚮導致銀證、銀信等通道業務增加,並且資金“過橋”操作的現象突出,在經濟下行期,企業為了防止資金鏈斷裂,高息融資如飲鴆止渴,使其不斷陷入債務泥潭。

  “目前,我國融資市場突出地表現為‘資金的使用效率低,銀行貸款高速增長與社會流動性緊張並存’,在經濟下行週期,投資無法完成迴圈的情況下,前幾年投資擴張過快直接導致了現在很多企業資金緊張。”

  工商銀行江蘇分行高級信貸專家劉任捷分析指出,“前幾年,國家應對國際金融危機出臺的宏觀經濟政策,在拉動經濟增長的同時也帶來了一定的負效應,一些企業為追求高回報,通過高度負債、過度融資來擴張投資,導致杠桿過大,財務成本過高。工商銀行持續監測了3.4萬戶貸款樣本企業,發現其財務費用從2009年的862.2億元上升到2013年的3273.3億元,年均增長39.59%,比主營業務收入年均增幅高20.1%,從1.9萬戶小微企業樣本看,財務費用比主營業務收入年均增幅甚至高達30.88%。”

  針對縮短企業融資鏈條,《意見》明確提出,要督促商業銀行加強貸款管理,嚴密監測貸款資金流向,防止貸款被違規挪用,確保貸款資金直接流向實體經濟。按照國務院部署,加強對影子銀行、同業業務、理財業務等方面的管理,清理不必要的資金“通道”和“過橋”環節,各類理財産品的資金來源或運用原則上應當與實體經濟直接對接。切實整治層層加價行為,減少監管套利,引導相關業務健康發展。

  與此同時,對於解決金融機構籌資高成本,《意見》要求“通過提高內部資金轉移定價能力、優化資金配置等措施,遏制變相高息攬儲等非理性競爭行為,規範市場定價競爭秩序。進一步豐富銀行業融資渠道,加強銀行同業批發性融資管理,提高銀行融資多元化程度和資金來源穩定性。大力推進信貸資産證券化,盤活存量,加快資金週轉速度。”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吳慶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説“降低金融機構變儲蓄為投資的成本,現在的銀行差不多還有3個百分點的利差,如果能縮小這個利差的話,小微企業能享受到一部分好處。”

  “今年以來,銀監會一直強調要加強同業這一塊的管理,所以也出臺了很多這方面的文件,明確要求要在近期完成同業事業部的改革和建立,銀行也發佈了關於同業相關賬戶的規範。”魯政委説。可以預見,未來監管層對金融機構規範同業業務、清理表外融資等將繼續強化。

  在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的細節上,《意見》對商業銀行還提出了具體要求,包括“清理整頓不合理金融服務收費”、“提高貸款審批和發放效率”“完善商業銀行考核評價指標體系”《意見》同時還指出“加快發展中小金融機構”,讓市場競爭更充分。

  此外,從資金供給方面《意見》也為央行下一步的貨幣政策調控方向定了調,提出“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綜合運用多種貨幣政策工具組合,維持流動性平穩適度,為緩解企業融資成本高創造良好的貨幣環境。優化基礎貨幣的投向,適度加大支農、支小再貸款和再貼現的力度,著力調整結構,優化信貸投向,為棚戶區改造、鐵路、服務業、節能環保等重點領域和‘三農’、小微企業等薄弱環節提供有力支援。切實執行有保有控的信貸政策,對産能過剩行業中有市場有效益的企業不搞‘一刀切’。進一步研究改進宏觀審慎管理指標。落實好‘定向降準’措施,發揮好結構引導作用。”

  “作為中國特色,央行還通過信貸額度的分配,直接影響商業銀行的放貸;而信貸規模增長目標和貨幣供給量增速目標也難以保持一致。事實上,供應量增速往往受到信貸規模短邊的約束。如果中國貨幣當局要同時兼顧貨幣供應量增長速度、新增信貸規模和基準利息率,顧此失彼就難以避免。”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指出,“現在,決策層非常有必要考慮一下,中央銀行是否應該把基礎利息率作為貨幣政策的中間目標。”

  還有專家認為,定向調控力度和範圍還有增大的空間。吳慶認為,“定向調控會向普及化方向發展,有更多的機構會享受到這種調控,會進入到調控的名單裏,定向調控會向普惠方向轉變。”

  從長遠來看《意見》還明確要“大力發展直接融資”“積極發揮保險、擔保的功能和作用”、“有序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這些都將作為完善融資市場的長期目標,在接下來的金融改革過程中逐步落地。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