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1日 星期四

財經 > 産經 > 房産 > 正文

字號:  

劉世錦:中國經濟目前非常接近底部 房地産到拐點

  • 發佈時間:2016-04-10 12:49: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李春暉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國新供給經濟學50人論壇成員劉世錦,在華夏新供給經濟學研究院等主辦的“2016年第一季度宏觀經濟形勢分析會”上表示,目前中國經濟已經非常接近底部了,但是一季度的變化不明確,還需進一步確認。

  “當然,觸底以後是怎麼一個狀況,有人説觸底了會不會大幅度反彈,不會的。觸底的含義就是不會更低了,它將來最可能的形態就是一個大的L型,L型的底部有一個小的W型,就是一些小的波動。”劉世錦表示,如果能進入這樣的平臺以後,這將維持5-10年的時間。

  關於觸底的時點,他認為,中國經濟有望在2016年下半年或者2017年上半年觸底。

  他指出,判斷目前經濟是短期回升,還是已達觸底拐點?在需求側關鍵要看基礎設施、房地産、出口三大投資指標,尤其是房地産投資。

  劉世錦判斷,房地産已到了一個歷史性的拐點,“原因就是城鎮居民住房需求峰值,大概是1200-1300萬套左右,”而這在2014年就已抵達天花板。

  此外,從供給側角度來判斷經濟是否觸底,劉世錦説,關鍵要看效益,一個是PPI,一個是工業企業利潤。

  基於此,他認為,從需求側拉動潛力不大,經濟觸底成功一個必要的條件就是去産能,將供給側改革落到實處。

  以下為發言實錄:

  一季度的資訊出來以後,大家比較樂觀的估計,需要討論的問題經濟是基本回升還是開始探底,今天的題目是《短期回升還是觸底》。由高速到中速:背後是經濟結構和增長動力轉換,是一種平衡轉向另一種平衡。高速增長供求是一種狀態,中速增長是另外一種狀態。由高速的供求平衡轉向中速的供求平衡,這個過程是經濟回落的過程,實際上也是一個轉型的過程。

  我們在過去6年的時間經濟就是處在這樣一個轉型的過程中。底在何方?其實就是在尋找中速增長的一個新的平衡點。從需求側來講,我們過去三十多年主要是高投資,因為消費基本是比較平穩的,而高投資主要是由三個部分組成,基礎設施佔比20%,過去有段時間比較高是25%,房地産大概25%,也有説30%,製造業佔比30%以上。這三項合起來可以解釋中國投資85%,剩下15%是農業和其他的。

  製造業投資本身直接依賴於基礎設施、房地産和出口。所以,剛才三項實際上就是中國在過去比較長的一段時間我們三個最主要的需求。所以,高投資要觸底就是三隻靴子要落地。目前的情況看,基礎設施的最高點是在2000年左右,最近幾年基礎設施投資一直是政府穩增長的工具,有時候波動比較大。出口過去百分之二三十的增長,去年是負的增長。我是想説出口的回落,主要還是國內要素成本,勞動力的上升,出口競爭力在相對的下降。所以,這種回落也是有規律的。最近兩三年有個特殊的情況,全球範圍來講,所謂的貿易的投資增長速度低於經濟的增長速度,這對我們出口增長有一定的影響。

  再就是房地産。房地産也有不同的判斷,有些人認為是週期變化,我們判斷它就是一個歷史性的拐點,原因就是構成房地産投資70%左右的城鎮居民歷史需求峰值大概是1200-1300萬套左右,這就是從一個比較長的時間來看,房地産的歷史需求峰值相當於一個天花板,這個歷史需求峰值是我在分析過程中比較強調的一個概念,我覺得這從本質上來講實際上是技術決定了相當長一段時間需求的所謂的天花板。房地産2014年這樣一個天花板已經達到了,達到了以後房地産投資的總量就是一個持平。所以,房地産投資在2014年的時候已經降到10%左右,2015年我們是想降到5%,但實際上已經降到1%左右。去年8月份以後,房地産投資的單月同比已經出現了負的增長。我的估計什麼時候這個負的增長能夠基本上穩下來,甚至什麼時候由負轉正,房地産投資如果能觸底,這三隻靴子基本上就落下來了。從需求側來看,整個中國經濟基本就觸底了。投資目前的態勢,到2月份以後投資的增長速度10.2%。

  另外我們看供給側,需求側供給應該相應的調整,但是供應的調整比較慢,於是出現了所謂的嚴重的産能過剩,最突出的煤炭鋼鐵,這些行業基本上過剩在30%以上。鋼鐵已有的和在建的産能估計在12億噸左右,但是去年産量8億噸,出口1億噸左右,國內7億噸左6右。煤炭已有和再建的産能應該在50億噸左右,去年的産量是36.9億噸,過剩在30%以上。這種嚴重的過剩導致了一個所謂的通縮,工業品出廠價格連續48個月負增長,最近-5.9%,到2月份以後這個數據顯示略有回升,大宗商品價格有所反彈,現在到了大概-4.9%。

  關於這個問題有些人認為通縮貨幣政策要放鬆,但是我歷來不同意這個觀點,我覺得這種通縮和國際上一些國家對於流動性不足而出現的通縮完全不是一回事兒。相當一段時間以來我們貨幣政策還是相當寬鬆的,但是過剩的産能問題解決了嗎?煤炭、鋼鐵越來越多的問題改變了嗎?沒有。

  第二個相關聯的重要結果就是工業企業盈利水準,從2014年8月份以後超過一年多的時間一直是負增長,在工業企業盈利負增長的過程中煤炭、鋼鐵、鐵礦石、石油、石化、建材大概五六個過剩産能問題最突出的行業他們在其中,PPI下行他們貢獻都在百分之七八十以上,剔除這幾個行業整個工業的盈利狀況還是可以的,工業企業利潤的負增長主要是由於這些過剩産能。

  兩種思路,一種放貨幣,實際上所謂進一步的擴大需求,我剛才講了,這個潛力是不大的。擴大需求,包括房地産、鋼鐵,這些歷史需求峰值天花板已經看到了,你再擴大需求沒有太大的潛力。出入在什麼地方?就是去産能,而且這個去産能應該是實質性的去産能,或者説物理意義上的去産能,産能過剩30%得減少20%,這樣價格才能回升,相關地區財政狀況才能好。去産能這件事兒最近講的比較多,中央也有部署安排,也有一些相應資金的支援,現在看起來推動起來難度還是比較大的。

  首先,有一種觀點認為去産能會不會影響增長速度,我個人認為不能影響,因為嚴重過剩産能的行業他們的生産基本上是按需生産的,而且這些行業至少一年左右的時間一直在去庫存。所以,你把過剩産能去掉以後對當期産量沒有太大影響。

  再一個問題,對現在的去産能是一個博弈的過程,現在大家都是等著別人去,自己不去。因為這些行業如果去産能到位以後,本身增長的規模還是相當大的。比如鋼鐵行業,我做過一個測算,中國現在每人平均鋼鐵的存量大概是6噸,美國是24.6噸,日本是每人平均40噸以上。假定中國達到美國的每人平均水準,我們還需要新增三百餘噸鋼鐵的産量,如果我們鋼鐵的産量每年8億噸的話,還可以增長40年。8億噸的規模相當大了,全世界的産量一半以上。這個數字到底有沒有什麼根據呢?舉個例子,日本1972年經濟下臺階的時候,他們當時的産量是1.19億噸。去年日本鋼鐵産量多少?一億噸。其實它沒有很大的辦法,中國的鋼鐵行業,包括煤炭行業,如果把過剩的産能去掉以後,它已有的規模,鋼鐵行業今後搞三四十年它是有這個潛力的。目前的情況下大家都是在等你減我不減,將來正常了我不就坐享其成嗎?它是一個博弈的過程。

  從供給和需求到底底在何方,兩個底,一個是需求的底,投資基本上穩下來。最近房地産投資經過一段時間負的增長,由負轉正。到2月份,一線房價的上漲是一個刺激,但是可能是一個短期的,如果把這段時間過去看看中國房地産投資大的態勢,它很可能還會保持一個負的增長。這還需要觀察。當擾動過了以後看整個趨勢。

  基礎設施很大程度上和政策有比較大的關係。出口將來正常是5%左右是一個正常的增長速度,現在一個負的增長,是偏低的,看能不能有所回升。我特別強調出口對投資相當重要的。出口對GDP增長本身的貢獻,它需要有一個凈出口的增量,這個條件非常苛刻,但是為什麼出口對整個經濟增長很重要呢?它對當期的投資影響不大,而出口對投資的影響根據我們的測算應該在30%左右的影響。所以,從需求的角度來看,觀察這幾個因素,最後看一個指標,投資能不能穩下來。

  從供給的角度或者從供給和需求相適應的角度,就是效益。主要看兩個指標,一個是PPI開始回升,兩個因素,當我們去産能這個信號發出來之後,實際上對市場會有一個預期。前段時間大宗商品的回升可能和這個信號有關係。再一點也需要關注,前一段時間,至少到去年四季度以後,行業裏最好的企業都開始虧損,鋼鐵行業,這個行業中最好的企業開始虧損以後很可能就是一個價格的地板,不能再低了,因為這個行業還要生存。所以,大宗商品價格的最低點很可能已經過去了。效益底的第二個指標就是工業企業利潤由負轉正,並保持適度增長。現在需要觀察它穩定不穩定,可持續性怎麼樣。

  總的來説,一季度這些指標看好,有短期因素的擾動,把它去掉以後,最近出現一個高點,根據我們一些模型分析,它是會回落的,我們需要觀察,第二個落點出來以後會不會比第一個落點更低,如果更低的話經濟還會繼續下行,如果不是更低或者比較接近的話他很可能在構造一個新的底部。我現在比較關心的中國經濟是要開始觸底,如果開始觸底的話,觸底是需要多次驗證,未來幾個月是第一次驗證,第二個低點出現以後會不會比第一個低點更低,如果不是更低的話,很可能構造一個新的平臺。

  説一個大的判斷,中國經濟經過6年的回落以後,現在非常接近底部了。估計2016年下半年或者2017年上半年會觸底。我覺得有兩個方面可以驗證或者進行分析,一個是像日本、南韓和中國台灣,日本50年代、60年代增長速度百分之九點幾,1972年以後下一個臺階,直接就是4%,南韓落下來以後大概5%左右,台灣相對比較好,台灣是5%-6%之間。中國的增長速度經過6年的回來以後大家特別關注一個數據就是投資的增長速度,我們現在投資的增長速度在10%左右,但是那個和固定資本形成還不是一回事兒。我們最近幾年投資的增長速度和固定資本形成的增長速度中間缺口越來越大,現在幾乎差到一半左右。如果我們投資增長速度在10%左右,固定資本形成的增長速度很可能是5%-6%之間,如果是這麼一個增長速度也是非常接近底部。我總的判斷今明兩年很大的可能性開始觸底。最近一段時間對中國經濟看空的聲音比較多,有些人是相當悲觀的,可以舉出各種各樣的理由也是很有道理的,但是目前這段時間現在應該是中國經濟最接近底部的時間。

  2009年,2010年的時候,我們做一個研究中國經濟將會下一個比較大的臺階,當時很多人不相信,因為那時候認為高增長理所當然的,但是現在反過來,我們不要太悲觀,中國經濟已經非常接近底部了,一季度的變化很難確認,我們還是要進一步確認。當然,觸底以後是怎麼一個狀況,有人説觸底了會不會大幅度反彈,不會的。觸底的含義就是不會更低了,它將來最可能的形態就是一個大的L型,L型的底部有一個小的“W”型,就是一些小的波動。如果能進入這樣的平臺以後,這個平臺維持5-10年的時間,這樣我們中長期發展目標還是有一個比較好的。

  這裡面強調供給側改革,觸底成功一個必要的條件就是去産能,去産能是供給側改革的首要任務,必須在一兩年內見效。供給側的改革真正解決中國經濟的深層問題,我們提升信心很大程度上是你開始面對問題準備改革。所以,對中國經濟的評估要考慮這些因素。謝謝。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