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9日 星期三

財經 > 産經 > 房産 > 正文

字號:  

房地産稅已有初步方案 有望設置“豁免征收面積”

  • 發佈時間:2015-07-26 07:59:25  來源:東方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張明江

  房地産稅有望設置“豁免征收面積”

  已有初步方案 總稅負保持穩定

  或有“起徵點”

  在房地産稅基本方案基本成型並開始小範圍徵求意見的同時,事關社會公眾直接利益的房地産稅“起徵點”問題,也正在悄然之間逐步明朗化。稅率和起徵點則是房地産稅基本方案中,最關鍵的兩個要點。

  《中國經營報》記者獲悉,未來房地産稅徵收有望通過劃定“豁免征收面積”的方式,確定房地産稅的起徵點。即個人或家庭在豁免征收面積以內的住房,免予徵收房地産稅。而“豁免征收面積”將根據地方住房情況針對性劃定,不會一刀切。

  不過,“豁免征收面積”只是房地産稅“起徵點”的思路之一。由於事關全體社會公眾的直接利益,在沒有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立法徵收房地産稅”的精神走完立法程式之前,一切尚無定論。

  方案仍將調整

  “還沒有正式下發走徵求意見的程式,而是就基本方案在小範圍內聽取意見,估計會做一定的修改。”7月22日下午,一位接近房地産稅決策層的權威人士向記者表示,現在的初步方案和最後提交全國人大法工委的方案,可能會有一定的修改和調整。

  7月20日,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向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2014年財政決算情況。

  在報告過程中,樓繼偉表示,今年將配合做好房地産稅立法工作,加快房地産稅立法並適時推進改革。這是近兩年以來,官方就房地産稅進度問題正式錶態。

  在十八屆三中全會政治決議提出“立法徵收房地産稅”的要求後,此前由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以下簡稱“住建部”)主導的房産稅試點工作即被叫停。按照國務院對“房地産稅”有關工作的分工,財政部、住建部負責房地産稅法的專業和基礎業務工作。

  為了提高工作效率,全國人大亦從前期方案介入房地産稅立法的有關工作。

  全國人大預算工作委員會一度成為房地産稅立法工作的牽頭部門。在財政部、住建部提出的方案基礎上,房地産稅立法工作,也聽取並吸收很多全國人大預算工作委員會的意見和建議。

  在此之前,房産稅試點曾先行開展。上海、重慶兩地分別以不同方式試點徵收房産稅。此後,杭州市、北京市也曾上報了杭州、北京版的房産稅試點方案,其中,杭州方案獲得財政部、住建部的認可,並已經走完會簽程式。

  不過,在最後一刻,杭州房産稅試點工作被緊急叫停。

  此後,十八屆三中全會政治決議提出“立法徵收房地産稅”的要求,按照這一要求,房地産保有環節稅負改革的思路進行調整,房地産稅全面替代房産稅納入新一屆政府的工作思路。

  總稅負初期不變

  房地産稅和房産稅雖僅有一字之差,但實際內涵卻相差甚大。後者僅涉及房地産保有環節的稅負徵收問題,而前者將涉及涉房地産的稅種歸併、取消的問題。相比之下,將要立法徵收的房地産稅的牽涉利益群體更為複雜。

  “房産稅一直是有的,但是對居民住房豁免征收。”一位地方財稅系統的人士告訴記者,按照《房産稅暫行條例》的有關規定,企業生産、商業經營性用房等,須按年度繳納房産稅,而居民住房則按照條例的規定,則“暫不徵收”。

  2010年前後,財政部曾提出,對《房産稅暫行條例》進行修訂,對居民住房豁免征收房産稅的條款進行修改,恢復對居民住房徵收房産稅。但是,這一思路其時被國務院否決,未能實施。繼而上海、重慶開始以地方試點的形式,徵收房産稅。

  目前,房地産稅初步將確定歸併現行房産稅和城鎮土地使用稅。2014年3月,本報題為《房産稅擴圍試點暫停 房地産稅或首先歸併城鎮土地使用稅》的報道中稱,按照當前研究的“房地産稅”思路,第一步很可能將首先對城鎮土地使用稅和目前僅對經營生産性物業徵收的房産稅合併徵收,湖南、湖北已經提交了以這一歸併徵收為方式的有關研究方案。

  前述接近房産稅決策層的權威人士告訴記者,之所以房地産稅歸併現行房産稅和城鎮土地使用稅的方式,得到決策層的初步認可,主要是由於決策層希望,在立法徵收房地産稅的初期,確保房地産稅負的總體水準,保持平穩,不發生大的增加。

  “這既考慮到總體稅負水準的問題,也有操作層面的考慮。”他説。目前,涉房稅費種類較多,房地産的稅負水準已經較重,因此,稅制改革不宜加大總稅負水準。另外,總稅負水準不變的情況下,房地産稅推行的阻力也將相對減少。

  或有“豁免征收”

  “歸併房産稅、城鎮土地使用稅需要一定時間做空轉的測算,同時,房地産稅的立法工作,也需要一定的時間,特別是‘立法徵收房地産稅’都已經寫入了三中全會的政治決議,所以,房地産稅需要很多的程式,這意味著時間。”一位曾參與房産稅前期論證的專家告訴記者。

  記者了解到,本次房地産稅立法論證過程中,即貫徹了“防止一刀切”的總體精神,在稅率、起徵點等問題上,均將根據地方的不同情況,讓渡出根據具體情況自由調整的空間。

  《經濟參考報》的報道稱,房地産稅未來的稅率有可能根據地方的不同情況,由地方政府在中央政府給出的稅率範圍之間進行選擇,由地方政府根據當地住房的情況,進行最終確定。

  除此之外,在房地産稅立法徵收後的“起徵點”問題上,或將可能進行“豁免征收面積”的制度設計。即根據所在地的住房情況,劃定每人平均基本居住面積,在每人平均基本居住面積以內的住房面積免予徵收房地産稅,對基本居住面積以外的住房面積,課稅徵收房地産稅。

  由於中國地理面積龐大,各地、各城市之間的居住面積和住房條件均不相同。因此,豁免征收面積的劃定權,或將由地方政府根據本地情況提出方案,上報上級政府後,予以批准,而後課稅徵收。

  目前,在徵收契稅、印花稅等房地産交易環節稅負時,即有對普通住宅的稅收優惠。其中,住房面積是其中重要的因素。

  不過,多位內部人士提醒記者,豁免征收面積只是與起徵點有關的思路之一,由於涉及計算、徵收等技術環節的問題,在房地産稅草案最終報請全國人大法工委前,都還不算是相對確定的結論。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