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27日 星期五

財經 > 産經 > 公司新聞 > 正文

字號:  

寶鋼湛江高爐點火 新一輪鋼鐵産能釋放或來臨

  • 發佈時間:2015-10-10 07:36: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李春暉

  就在鋼鐵行業深陷産能過剩之際,寶鋼股份有限公司(600019.SH,下稱“寶鋼”)投資建設的千萬噸級湛江鋼鐵基地項目(下稱“湛鋼”)宣佈投産。

  3年前,在國家發改委核準批復湛鋼項目時,湛江市市長王中丙欣喜的親吻了批復文件,使湛鋼“一吻成名”。然而,3年後鋼鐵業産能已嚴重過剩,鋼價更是持續走低,湛鋼項目因此被業內稱為“生不逢時”。

  上海鋼聯鋼材事業部陳躍進向《中國經營報》記者表示,湛鋼經歷了太長的建設週期,而眼下國內精品鋼材需求大幅下降,湛鋼一開始就將面臨舉步維艱的尷尬局面。與此同時,寶鋼湛江高爐點火,預示國內新一輪鋼鐵産能釋放大潮開啟。

  夢工廠投産

  9月27日,寶鋼在公告中稱,湛鋼“一號高爐”2013年5月開始動工開建,其設計一代爐齡22年,爐容為5050立方米,年産鐵水達410萬噸,並於明年9月份全面投産,屆時該項目粗鋼規模將達到875萬噸。

  據了解,在1號高爐投産後,湛鋼基地的2250毫米熱軋線、2030毫米冷軋線也將在2016年1月及3月投入使用,而2號高爐計劃在明年6月投産。

  回溯歷史,湛鋼的出生本身就帶有特殊使命:2008年3月,發改委要求寶鋼兼併重組韶鋼和廣鋼,由寶鋼控股成立新公司,而廣東省要結合湛鋼項目建設淘汰省內落後煉鋼能力1000萬噸。

  彼時,從2007年開始,廣東省在廣州、韶關等地先後關停淘汰粗鋼産能1614萬噸,壓縮粗鋼産能614萬噸,作為湛鋼的投資者也沒有例外。寶鋼在上海淘汰了600萬噸産能,進而為湛鋼鋪路。

  意達鋼鐵分析師薛和平表示,2007年時國內鋼鐵需求旺盛,組建湛鋼符合當時産能需求,湛鋼被認為是寶鋼增加産能重要的一步。據了解,湛鋼最初計劃投資697億元,2013年項目方案最終通過時被削減到415億元。而後,在建設時湛鋼決定再增設一條生産線,總投資約為540億元。

  “湛鋼是寶鋼的‘夢工廠’,無論是在建設初期還是在未來都是寶鋼重中之重,在生産技術以及節能環保方面自然採用很多先進技術和資金支援。”陳躍進説。

  産能咋化解

  然而,在全行業需求放緩、産能過剩的今天,湛鋼能否突出産能過剩的重圍?

  “湛鋼總體向好,淘汰落後組建新産能是當前鋼鐵行業的趨勢。湛鋼是寶鋼促進鋼鐵行業淘汰落後結構調整,完善國內外市場戰略佈局的重要舉措。”陳躍進説。

  即便如此,鋼鐵行業未來命運依然堪憂,産能與價格的矛盾仍需化解。

  隨著鋼鐵價格持續下降,主要用於建築的螺紋鋼期貨價格過去兩年裏幾乎被腰斬,而用於汽車和機械製造的熱軋卷板期貨價格自2014年3月問世以來已經累計下跌了42%。

  另一方面,中國仍然在大量進口高等級鋼材。據海關總署統計快報顯示,上半年我國累計進口鋼材665萬噸。而以94%成材率計算,上半年我國凈出口鋼材折合粗鋼卻高達4867萬噸。

  “國內的鋼鐵産能過剩主要是粗鋼産能嚴重過剩,在精鋼及特殊鋼材方面,我們的技術含量很低,産量也比較低。”一位不願具名、且已經停産的西北某民營鋼鐵企業負責人透露説,我國進口的鋼材價格通常是出口鋼材價格的2倍甚至更高,這反映出中國的鋼鐵産能過剩主要集中在低級産品産能過程上。

  該人士稱,目前國內鋼鐵庫存水準高於10億噸,且有9億噸都是較低級別的粗鋼等産品。“這個數字非常可怕,按照現在的經濟發展速度,意味未來三五年中國不産出一噸鋼鐵,我們的庫存都夠用了。”他表示,鉅額庫存也意味著鋼鐵企業的海量資金在睡大覺,而這些資金通常背負著驚人的財務成本。

  他以自己所在的企業舉例説,建廠之初借貸資金規模超過50億元,每年僅還本付息的支出就高達10億元規模。

  新一輪釋放

  事實上,在鋼鐵價格下降的同時,産量也有所下降,但仍低於需求的降幅,供需矛盾加劇。

  據國家統計局數據,今年上半年國內粗鋼産量4.1億噸,同比下降1.3%。與此同時國內上半年鋼材價格加速下跌,降幅為19.7%,已經超過2014年全年10.6%的降幅。

  另據中鋼協數據,今年前五個月101家重點統計鋼鐵企業利潤總額僅為5.28億元,主營業務虧損達165億元。

  彼時,寶鋼在中報稱,上半年寶鋼營業收入為807.71億元,同比下降17.24%,凈利潤為31.74億元,同比增長僅為0.65%。

  “當前國內大約有12億噸粗鋼産能。按上半年粗鋼産量估算,全年産量在8.2億噸,産能利用率僅為68%。從各種數據分析來看,國內粗鋼産能處於嚴重過剩階段。”一位券商研究員表示,這也是當前鋼價大幅下降,鋼鐵企業生産經營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

  “消化産能最好的方式是不再增加新産能,但是一些項目規劃之初並沒有預料到當前的局面,未來一到兩年還會有新一輪的鋼鐵産能進一步集中釋放或開工。如武鋼防城港項目,台塑越南 1500 萬噸項目等。”陳躍進説。

  但對於産能過剩的説法,薛和平並不認同。他表示,産能過剩全行業都在提,這只是經濟下行的一個表現,經濟低迷時需求減少供自然大於求,經濟持續增長之後,産能自然會被化解。

  “當前中國工業化以及城鎮化尚未完成,而鋼鐵作為經濟建設的基礎材料,需求量仍將保持在一定規模,國家提出的‘一帶一路’等戰略也為鋼鐵業帶來機遇,化解産能只是時間問題。”薛和平説。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