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8日 星期三

財經 > 産經 > 公司新聞 > 正文

字號:  

皇臺酒業退市末路迫近:拖欠525萬廣告費再惹官司

  • 發佈時間:2015-06-30 09:21:39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錢瑜  責任編輯:朱苑楨

  甘肅皇臺酒業(以下簡稱“皇臺”)近日因拖欠廣告費再惹官司。今年5月,皇臺通過土地轉讓款折抵方式掃清與前任大股東北京鼎泰亨通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鼎泰”)糾纏數年的借款糾紛。而這起訴訟官司將再次打亂皇臺的重組計劃。數次訴訟官司以及債務償還,讓原本利潤虧損的皇臺重組之路愈加困難,皇臺退市保衛戰的獲勝幾率也大打折扣。

  廣告費支付逾期再惹官司

  根據皇臺在6月18日發佈的重大訴訟事項公告稱,北京中視智揚廣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中視智揚”)將皇臺及其子公司經銷商分別告上法庭,要求皇臺支付廣告宣傳費及相關逾期利息,合計525.2萬元。

  為了解此次訴訟的最新進展,北京商報記者聯繫到皇臺公司,但是該公司相關負責人只表示會通過上市公司公告發佈最新進展。

  這次皇臺被起訴的根源還要追溯到2012年下半年,皇臺當時對於未來一年的市場開拓充滿信心,因此制定了2013年在央視等媒體投放廣告的計劃,也正因此皇臺當年的銷售費用同比增長22.8%至395萬元。由於先期密集投放的廣告投入産出不成正比,皇臺在2013年下半年緊急叫停了廣告投放計劃,也由此與北京中視智揚産生了廣告費用糾紛。

  值得注意的是,在皇臺斥鉅資投放廣告的同時,其銷售收入卻不盡如人意。2013年皇臺營業收入達到1.08億元,同比下降19.44%,其凈利潤為-2930.5萬元。在業績慘澹之下,皇臺沒有支付廣告費也是迫不得已。

  皇臺的錢都去哪兒了

  對於皇臺此次惹上的官司,一位不願具名的證券分析師向北京商報記者坦言,對於一家上市公司而言,500多萬元的廣告費用實則不會形成較大資金壓力,然而對於現如今的皇臺而言,這筆錢卻不是小數目。

  根據皇臺發佈的年報顯示,皇臺在2014年實現營業收入5726.82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6.92%;實現凈利潤-3929萬元,同比下降34.07%。“去年皇臺的虧損額已經超過3000萬元,此時若再讓皇臺拿出500多萬元用於支付廣告費,皇臺的資金壓力可想而知。”該證券分析師稱。

  值得注意的是,翻看皇臺曆年財報發現,造成皇臺連年虧損以至於戴上ST帽子的原因,並非是其主營白酒生産、銷售業務的不振,而是其纏身多日的訴訟為財務狀況挖了個大坑。

  皇臺2013年發佈的年報就曾顯示,該年皇臺整體虧損中的九成來自非經常性損益,其中皇臺預計訴訟損失就高達2464萬元,造成其虧損加劇。據了解,皇臺前任大股東北京鼎泰為其虧損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皇臺在2011-2013年之間多次想通過重組來籌集資金挽救公司現狀,但均因北京鼎泰提出仲裁申請而被迫放棄。皇臺在今年5月不得不通過土地轉讓和借款的方式籌集了3390萬元來完結與北京鼎泰的債務糾紛問題。

  而正當皇臺擺脫了北京鼎泰的糾纏,準備走向重組之路時,此次訴訟又為皇臺敲了當頭一棒。

  關鍵一役——退市還是復活

  除了資金上的壓力之外,此次訴訟給皇臺帶來的更大阻礙在於其重組路上的負面影響。

  上海傑賽律師事務所王智斌律師向北京商報記者介紹,根據上市規則,上市公司應當及時披露涉案金額超過1000萬元,並且佔公司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産絕對值10%以上的重大訴訟、仲裁事項。皇臺此次顯然是沒達到這個要求。白酒行銷專家肖竹青進而稱,在不需要披露的情況下,皇臺如此主動發公告,可見其欲在停牌重組敏感期,以發佈公告來將該事件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儘量減小,主動承擔責任,給投資者留下較好印象。

  現如今,皇臺將重生的希望寄託在了重組上,去年底以來皇臺就進入了重組停牌敏感期,據消息人士向北京商報記者透露,中糧屯河有意進入皇臺重大重組計劃中,但是中糧屯河是否願意接受官司纏身的皇臺,目前仍是未知。

  此外,王智斌提醒,此類訴訟在法律上規定從受理之日開始,如果不出現終止訴訟的話,一審審限時間為6個月,二審的審限時間為3個月。也就是説,該起訴訟案如果正常進行,最少也要花費6個月時間來審理,這無疑給皇臺在重組之路上又設置了一道關卡,面對訴訟,證監會批復重組計劃的態度也為皇臺增加了更多懸而未決的因素。

  肖竹青也進而稱,目前皇臺也並非一無是處,現在其背後是德隆係在操控重組事項。基於德隆係在資本市場運作的能力,皇臺重組成功把握會大一點。但是前景如何,還未可知。“遍體鱗傷”的皇臺極度想保殼成功。但是年內皇臺還未解決拖欠廣告費訴訟,以至於影響到了重組計劃,那麼退市或將成為皇臺最後的結局。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