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7日 星期天

財經 > 産經 > 公司新聞 > 正文

字號:  

陜西煤化能源有限公司斥環保局:不是你的事你少管

  • 發佈時間:2015-06-17 08:39:56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袁貽辰  責任編輯:馬藝文

  最近半年,陜西省咸陽市環保局和轄區內一家企業“杠上了”。

  1月6日,咸陽市環保局對這家企業開出了20萬元的行政處罰罰單。可這家總投資達54億元、歷時7年建成的陜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並不繳納罰款,也不執行環保局“停産整治”的決定。

  從1月8日到3月27日,歷時79天,這20萬元的罰單“滾雪球一樣”,變成1580萬元的“天價罰單”。

  即便如此,這家企業仍斷斷續續試生産。直至6月11日,咸陽市政府約談企業負責人後,企業才表示立即全面停産,接受處罰。

  在這場長達半年的“較量”中,國家環保部西北環境保護督查中心、陜西省環保廳、咸陽市政府以及企業所在地的長武縣政府,都有主要領導出面協調。4月14日,咸陽市環保局向該市秦都區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

  “現在就看誰堅持的長,誰就能成功。”咸陽市環保局一位領導拍了拍桌子,大聲説道,“這是最好的一次普法教育,要讓所有企業、基層政府和老百姓看到,長出‘牙齒’的新環保法是如何咬下去的。”

  2015年1月1日,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實施。這部法律,被貼上“史上最嚴”的標簽。有媒體評價,咸陽市環保局開出的“天價罰單”,是新環保法的試金石。

  新環保法給我們的不是“棉花棒”,而是“殺手锏”

  咸陽市環保局與陜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的“較量”,始於企業所在地居民的舉報。

  根據中國青年報記者獲得的一份內部材料,該企業“在未取得省級環保部門批准的情況下”,于2013年12月中旬對該化工項目主體管道進行高壓氣體吹掃,歷時5個月之久。此後,在“企業未依法取得試生産批復”時,“擅自”于2014年11月開工生産。

  企業一有動靜,工廠附近長武縣丁家村的村民差點“打爆了縣環保局的投訴電話”。這些村民投訴説,工廠3台機組只要同時運作,丁家村就徹底“沒法住人了”。

  “兩個人在村子裏碰面,人就站在你跟前,還是聽不見説了啥。”丁家村一名村民説,他的奶奶,半夜睡覺時常常被工廠巨大的“嗡嗡”聲嚇醒,村裏一些患心臟病和高血壓的老人,甚至被半夜的噪音吵到“越來越容易犯病,整宿睡不著覺”。

  去年11月,長武縣環保局對陜西煤化能源有限公司第一次進行現場檢查。

  “我很震驚。”長武縣環保局一名參與檢查的執法人員説。他發現,這個佔地987畝土地的廠區中,有企業私自架設的排污管道,甚至雨水管網也成了“排污管道”;氣化渣在廠區內隨意堆放,風一吹,滿天飄的都是“灰灰”的渣子;廠區圍墻外500米的衛生防護距離內隨處可見民房和莊稼地,最近的一塊莊稼地,距離廠區圍墻不足10米。

  讓這名環保局執法人員感到震驚的,還有企業的膽子。這家企業在試生産時,並沒有得到環保部門的批復。而根據相關法律:“建設項目試生産前,建設單位應提出試生産申請。試生産申請經環保部門同意後,建設單位方可進行試生産”。

  檢查結束後,長武縣環保局總結了該企業“未依法取得試生産批復,擅自開工生産”等9個方面的環境違法問題,並正式對其下達停産通知。

  劇情似乎沒有按照環保部門期望的方向進行。長武縣環保局局長景新虎説,去年11月以來,環保部門“最少一個禮拜去檢查一次”。每次去,企業都説“馬上會停産整改”。這一拖,就拖到了2015年。1月5日,咸陽市環境保護監察支隊到工廠進行現場檢查,看到的景象“和兩個月前無異”。

  次日,咸陽市環保局對該企業下達行政處罰決定書。其中,未取得排污許可證直接向大氣排放污染物處罰10萬元,大氣污染防治設施不正常運作處罰10萬元。同時咸陽市環保局還責令企業立即停産整治,並補辦排污許可證。另還開出一張50萬元關於水污染的罰單。

  兩個多月後的復查,環保部門人員的心“又空了一下”。顯然,這家地方“龍頭企業”還是沒有要整改的意思,“照樣生産,照樣污染”。在丁家村,年後,三十多個孩子因為呼吸了工廠生産時排放的有毒氣體,喉嚨變得又紅又腫,齊刷刷住進了醫院。

  “要是在過去,事情到這兒,環保部門也沒啥辦法了,只能去找法院。但現在我們有了新環保法,它給我們的不是‘棉花棒’,而是‘殺手锏’。”咸陽市環保局一位執法人員説。

  根據新《環保法》有關條款,4月15日,咸陽市環保局正式對陜西煤化能源有限公司實施按日連續處罰。從1月8日到3月27日,共79天,關於大氣排放物污染和大氣污染防治設施不正常運作的20萬元罰單,最終變成1580萬元的“天價罰單”。

  你把你的事情搞好就行了,不是你的事情你少管

  “較量”一開始,咸陽市環保局就沒佔到上風。相較于投資超過50億元、有上千名員工的“對手”來説,這個處級單位,顯得有點勢單力薄。

  截至目前,咸陽市環保局仍未收到陜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應繳的罰款。而這家企業,在環保局下達“天價罰單”之後,仍斷斷續續生産。即便在媒體于4月中旬做出報道後,這家企業依舊“我行我素”。

  咸陽市環保局一份材料上寫道:6月7日,有群眾反映,“該企業在未得到環保部門批准下再次擅自違法生産”。6月10日下午,環保部西北督查中心及省環保廳負責人專赴咸陽,與市政府負責人面談,“明確要求責令企業立即停産,嚴格依法處罰”。次日下午,咸陽市政府面談企業負責人,企業表示立即停産並接受處罰。當日,企業逐步關停設備。

  對此,陜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負責人何萬盈有“一肚子苦衷”。他表示,這個項目從立項之初,就“得到了省市領導的關懷,也被寄予厚望”。項目開工時,因原先設計的産品屬過剩産能,就變更了項目,並得到陜西省發改委的批復。

  “我前後給環保部門打了10多次報告,希望能得到新項目的試生産批復,但一直沒有回音。”何萬盈大聲説道。

  他解釋説,在環保部門遲遲沒批復的情況下,企業開始調試設備。去年冬天試生産時,長武縣氣溫很低。一旦停止調試,有可能引起爆炸。因此,在環保局行政處罰決定後,企業無法停止調試。

  “環保部門不了解企業的實際情況,就下罰單,是環保部門不作為。”他説。

  雙方各執一詞,環保部門的執法自然免不了一些“不痛快”。

  咸陽市環保局中層幹部郭強(化名)回憶説,最開始去檢查的時候,工廠的人還“客客氣氣”地配合,最近再去,執法人員卻被攔在了大門外,“找誰誰不在”。

  “哎呀,我們環保局的人啊,跟企業看門的狗都越混越熟,但是跟企業的人,卻越去越生。”他長嘆了一口氣。

  這位執法人員還表示,就在前幾天,咸陽市委市政府曾面談長武縣委縣政府及涉事企業。會上,環保局的領導提醒企業負責人環評變更的手續,卻換來一句“你把你的事情搞好就行了,不是你的事情你少管”。説完這話,企業負責人就“怒氣沖衝地走了”,留下正説到一半的環保局領導。

  “我們只聽法律的。我們相信,在依法治國的大背景下,我們的堅持是正確的。”郭強語氣頗為堅決,用手使勁搓碎了花盆裏的幾片乾枯的花瓣。

  在他看來,今年正式實施的新《環保法》,就是一劑“強心針”。前幾個月,咸陽市環保局關停了一些“小作坊式”的煤廠和石灰窯,大家“信心十足”。

  而在此之前,環保局就沒這麼“強勢”。幾年前,郭強曾到一些造紙廠執法。即便叫上“當地公檢法幾乎所有的人”,他和同事還是被造紙廠的人一路“圍追堵截”。最後,這位正科級幹部一路狂奔到鄰市,才勉強“躲過一劫”。

  這名在環保部門工作10多年的執法人員甚至聽説,在別的地方,有企業年初帶著錢去了環保局,把錢一扔,囂張地留下一句:“這是今年的罰款,你這年就別來查我了。”

  這一次,環保局動真格了,“以顯新環保法權威”。

  只要企業守法、環保部門盡責、政府有作為,這些事原本可以避免

  除了企業不配合外,在這場咸陽市環保局與陜西省煤化能源有限公司的“較量”中,郭強還感受到了另外的力量介入。

  至少從他辦公桌上壘成一堆的文件,不難看出這一點。企業拒不整改時,他們給市委市政府打報告,又給省環保廳彙報情況,經過媒體的報道,環保部西北督查中心的約談也來了。

  “陣勢越來越大,企業拒不執行行政處罰,環保部門執法人員連企業大門都進不去,誰給了企業這麼大的膽子?”這個一線執法人員大聲反問道。

  他找出一份《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於加快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意見》,嘩嘩地翻開,衝著記者念道:“各級黨委和政府對本地區生態文明建設負重責……各有關部門要按照職責分工,密切協調配合……完善責任追究制度,對履職不力、監管不嚴、失職瀆職的實行終身追責。”

  “各級黨委和政府對本地區生態文明建設負重責”,這句話,郭強一口氣讀了兩遍。“處罰違法企業絕不是環保部門一個單位的事情,如果離了地方政府的支援,也會很難推進”。

  儘管文件這麼規定,環保局還是受到一些壓力。市裏有人抱怨,説環保局“不太懂事”:“企業也不容易,國家現在經濟壓力大,這麼大的項目到現在不讓生産,就搞個試生産還罰錢,真把企業搞垮了,有啥好處?”

  還有人勸環保局,得饒人處且饒人。“一個貧困縣,能有一個50億元的項目,這意味著啥啊?那是財神爺啊!”這些人認為,咸陽市環保局“死磕”企業的事兒,“有待商榷”。

  “我們也想了很多辦法,幫助企業順利生産。”郭強説,“只要企業守法、環保部門盡責、政府有作為,這些事原本可以避免。”

  記者獲得的材料中表明,咸陽市委市政府對此的處理意見是,咸陽市環保局派出專家到工廠,幫助企業完善環評手續,解決環保設施完善問題,長武縣委縣政府則儘快推進企業堆渣場建設和周邊群眾搬遷工作,為企業做好服務工作。

  據咸陽市環保局透露,省環保廳已派專家入廠。

  另一份文件上還寫道:6月11日,咸陽市環保局“出具了變更項目環評執行標準,支援變更項目儘快拿到省環保廳批復文件。目前,項目變更已召開了兩次專家評審會,報告修改完善後即向省環保廳報批”。

  此前,咸陽市環保局與企業的爭議即在於此。環保局認為,企業在項目變更後,沒有取得完善的環評手續。而企業則認為,企業一直沒有得到環保部門的批復。企業資金壓力大,不得不先行“調試設備”。

  “公司都快被逼上絕路了。”企業負責人何萬盈説,最近連高薪聘請的CEO也嚇跑了。

  因此,當咸陽市環保局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後,何萬盈表示,他將和咸陽市環保局對簿公堂。

  據了解,目前法院強制執行時限未到。屆時,不知會有什麼結果。

  只是,丁家村的村民,仍舊生活在污染的陰影中。煤渣一天多次“降落”,蘋果果面佈滿黑紅色的小點,像結了“銹”。再過幾個月,蘋果就要上市。“大家都要吃綠色食品,我們這污染食品還有誰會買啊?”一名村民嘆息道。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