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4日 星期三

財經 > 消費 > 消費體驗 > 正文

字號:  

搶紅包漸漸變味 作弊、乞討讓人情冷落

  • 發佈時間:2016-02-05 15:43:28  來源:新民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金瀟

  臨近春節,一波又一波的“紅包雨”正在趕來的路上。然而,本是圖開心、活躍氣氛的小插曲,如今卻逐漸變了味道。有人偷偷裝起專屬插件,死盯手機,絕不肯錯過一個紅包;有人“綁架”友情,纏著加好友集福卡,甚至淪為“紅包乞丐”明著索要紅包……漸漸地,冷了聚餐,傷了朋友,遠了父母,搶紅包也變了味。

  最無語:搶紅包還用插件

  “連搶紅包都要作弊,有些哭笑不得。”白領張小姐告訴記者,今年公司在舉辦年會時,每隔10分鐘在群裏發一次紅包,以此活躍氣氛。

  “搶到的永遠是那麼幾個人。常常是我們還沒打開,紅包就搶完了。”張小姐原本還懊惱自己太慢,閒聊中才知道原來“常勝將軍”裝了“搶紅包神器”。

  記者在蘋果、安卓等軟體商店中發現,多款搶紅包軟體下載量近萬,有軟體甚至宣稱“沒有紅包逃得掉”。不僅如此,在淘寶上,也有不少商家出售微信紅包外挂軟體。“適用於目前市面上所有的安卓手機,一機一碼,後臺自動搶。”一家淘寶店客服表示,該軟體可以自動規避最小紅包,大大提高手氣。

  據業內人士介紹,一些插件偽裝成紅包工具,實際上植入了惡意代碼,一旦用戶授予其許可權,個人賬號、聯繫人、短信等隱私資訊就很容易被獲取或者攔截。這樣,微信或者支付寶綁定的銀行卡等,就可能被盜刷;或者軟體在後臺自動下載推廣應用,耗費手機流量。

  不少網路平臺摸清了老百姓的需要,推出紅包鬧鐘等神器,投入紅包大戰中。

  “感覺怪怪的,不是為了開心,而是為搶而搶了。”張小姐無奈地説。

  最討厭:紅包乞丐和紅包接龍

  更讓人無語的是,現在好多人成了“紅包乞丐”,明著要。李先生是一家創業公司老闆,因為工作關係,微信好友特別多,所以他遭遇了不少“紅包乞丐”。

  “見證感情的時刻到了,是我的朋友給我發6.66元,喜歡我的給我發8.88元,最愛我的就給我發13.14元……”“給我一個紅包吧,金額隨意,看我能收到多少愛。”李先生説,這幾天他在微信上收到不少這樣的資訊,“不給吧,有點尷尬,給吧,有點不情願。好像被情感綁架了似的。”李先生説,為了維持人際關係,他只能選擇讓錢包“出點血”。

  除了明著要,紅包潛規則也讓不少人生厭。“我看群裏有人發紅包,沒多想,就順手搶了個紅包,也就3塊多。”田先生説,剛搶完,好多人跳出來喊“發一個,發一個”。令他有些發懵。原來,不少群中都會玩“紅包接龍”遊戲,由搶到最多的人繼續發紅包。“不發又不好意思,只能添了100元再發出去。以後,再有紅包要謹慎,不能隨便點開了。”田先生説。

  最尷尬:埋頭搶紅包冷了氣氛

  都説發紅包能活躍氣氛,可滬上一家公司年終答謝宴卻因“紅包遊戲”變得氣氛尷尬。現場,大家為搶紅包紛紛埋頭手機,長達2小時的聚餐竟鮮有交流。

  負責人張先生表示,2月初,他所在的公司舉行了小型答謝會,邀請了平日往來的重要客戶,20余人共坐了3桌,由三位公司領導陪同。考慮到客戶中以年輕人居多,張先生當場建了一個群,宣佈將在群內不定時發紅包。這一消息讓大家興奮不已,不少人直接打開微信界面守候,一些人害怕手機沒電甚至掏出充電寶嚴陣以待。

  “開席前,我先發了一個100元的紅包,5秒就被搶完了,搶到的人自然是得意萬分,沒搶到的就嚷嚷著要重發。”然而,下了2、3陣“紅包雨”後,張先生發現,氣氛慢慢微妙起來,大家注意力都聚焦在手機螢幕上,無心夾菜,食不知味,更不願意交流。

  甚至,在領導舉杯祝酒的時候,大家眼神也片刻不離手機。“有些人手氣不好,聚餐結束後還一直喋喋不休、抱怨不停,感覺有點弄巧成拙了。”

  最無奈:為搶紅包加好友

  “打開支付寶,輸入密碼,就能加我為好友,快幫幫忙吧!”近日,這樣一條資訊頻繁出現在各種朋友群裏。

  原來,支付寶推出了一個集五福的活動,該活動宣稱,集齊富強、和諧、友善、愛國、敬業五類“福”,即可在2月8日00時18分平分2.15億元現金。而提前新添加成功10個以上支付寶好友,便可隨機獲得3張福卡,一時間微信、QQ以及微網志私信中均能發現加支付寶好友的請求。

  “短短幾天,微信就彈出了好多條資訊,關鍵很多人甚至都不熟,連句寒暄都沒有,就要求加為支付寶好友。”王小姐告訴記者,她既拉不下臉拒絕,真添加了又給自己添堵。“總感覺隱私被暴露了。”更令她感到無奈的是,大部分人是為了搶紅包才加好友,紅包遊戲結束後,又把“好友”丟在一旁,從沒考慮過借此發展友情。“翻翻有些對話方塊,不是來求加好友,就是求點讚,求分享,根本沒有其他聊天內容。”王小姐説,再這樣下去,友誼都變味了。

  最驚訝:為搶紅包先花錢

  為了集福卡,搶紅包,不少人甚至還開始花錢買起了福卡。記者了解到,在淘寶、微網志、鹹魚等平臺上,不少人高價求“敬業福”,價格已被炒到了百餘元。

  “我已經集了四張了,現在就缺一張敬業福,問了身邊的朋友,也都沒有這張卡。”羅小姐告訴記者,福卡可以轉贈、交換,朋友之間已掀起了一波交換熱潮。但是,不同於氾濫的“愛國”、“友善”福,“敬業福”十分罕見,成了眾人追求的香餑餑。朋友圈內換不到,只好四處求購。“我在鹹魚上發了帖,先是求換,後來又求購,但都沒什麼人響應,看來只能再抬抬價了。”

  不少人吐槽稱,一夜之間,朋友圈已從求加支付寶好友轉為求“敬業福”了。昨日,記者在淘寶上搜索發現,“敬業福”已被列為遮罩詞,無任何匹配商品,但在標簽為“敬業”的商品中,仍有部分“漏網之魚”。其中,最貴一張“敬業福”標價188元,賣家透露,這如今是“緊缺商品”,他手頭僅此一張,不接受議價。

  最遺憾:吃年夜飯都心不在焉

  只顧埋頭搶紅包,卻冷落了身旁的好友、家人。搶紅包,究竟到頭來搶到了啥?不少人提出了質疑。

  “去年因為只顧著搶紅包,年夜飯都吃得心不在焉,父母有些不高興了。連3歲的小侄女也嚷嚷著:‘吃飯時候不要玩手機’,令我很慚愧。”趙小姐老家在西安,儘管路途遙遠,但每年過年都要回去與家人團聚。“今年還沒有回去,父母已經口頭警告過了,回來後再要只顧著搶紅包,就不要回來了。”趙小姐告訴記者,今年不管有多少紅包,都不搶了。“再多的紅包,也比不上一家子熱熱鬧鬧地吃個年夜飯。”

  本是一場遊戲,為何人人太認真,就讓紅包變了味?上海大學社會學教授顧駿表示,這就像打麻將一樣,不是麻將不好,而是打麻將的人迷失了。他呼籲年輕人不要被牽著鼻子走,給一家人難得的團圓佳節留下遺憾。

  臨床心理學家夏雅莉表示,搶紅包從心理學來講,可以密切人與人之間的人際關係,既有娛樂性,又有互動,本無可厚非。但是瘋狂搶紅包行為的背後,一方面是貪小心理,另一方面,是很多人喜歡不勞而獲的感覺。夏雅莉呼籲,年輕人不要只是在形式上回了家,內心仍然緊閉,用社交網路、搶紅包等形式遮罩與家人溝通,也希望更多人能夠意識到搶紅包只是虛擬世界的一種娛樂形式,不要過度,更不要惡意索要,損害現實中的人際關係。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