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1月30日 星期一

財經 > 消費 > 消費要聞 > 正文

字號:  

快的滴滴回應專車服務涉洗白黑車:法律處於空白

  • 發佈時間:2014-11-13 15:12:00  來源:揚子晚報  作者:徐媛園  責任編輯:陳龍

  11月7日,揚子晚報以《打車軟體“專車服務”功能成為“黑車洗白中心”?》為題,報道了南京部分的哥的姐聯合起來,卸載滴滴和快的打車軟體,來抵制兩家企業此前推出的“專車預約”服務,並給出三天期限,請企業拿出改進方案。如今期限早過,的哥的姐們都卸載了打車軟體了嗎?兩家企業對此事態度又如何呢?“專車預約”服務在南京的“困局”又該如何來破呢?記者昨日進行了探訪。

  最新調查

  智勇線上統計:5000多名的哥稱軟體已卸載

  此前,揚子晚報聯合南京廣播102.4智勇線上、江蘇衛視南京零距離對南京計程車市場發起調查。昨天,通過智勇線上微信平臺實時統計回復數據,截至昨天17點節目結束時,已經有5000多名司機明確表示,已經卸載掉了兩家打車軟體。揚子晚報記者昨天早晚均以乘客身份使用打車軟體叫車,早上在奧體附近很快便叫到了計程車,不過是一輛高檔計程車。而晚高峰在新街口,卻無論怎麼叫都沒有人應答,最後放棄了呼叫。記者昨天也在路旁採訪了10名計程車駕駛員,其中有6人使用了打車軟體,6人中有2人表示已經響應行動卸載了該軟體,另外4人表示想再繼續觀望。

  “目前安裝了滴滴打車軟體的計程車駕駛員已經有七八千人,卸載客戶端的駕駛員應該還不多。”“快的打車這幾天的接單量還增加了15%。”快的工作人員表示,影響還沒有那麼大。

  記者調查:不少駕駛員轉投“約車服務”

  不過,記者在採訪中也發現,更多的駕駛員開始轉投“約車服務”企業。駕駛員李師傅車子最近剛到期,考慮再三,他放棄了續開計程車的機會,去嘀嘀專車應聘了專車駕駛員。“我一個開出租的朋友已經做約車服務有一段時間了,不需要份子錢,時間上也自由,掙得也不少,有時候一個月能掙一萬多。但我開計程車,一個月如果生了一場大病,挂了四五天水,這個月我可能就要往裏倒貼錢!你説開出租能不能掙到錢,能,但真的都是辛苦錢。”記者了解到,滴滴專車駕駛員底薪三千元,每天至少六七單生意,而且近期滴滴專車對駕駛員還有獎勵,所以即便是與公司分成,一個月下來收入也很是可觀。更有正在開計程車的的哥去應聘專車駕駛員,準備“早晚高峰開專車,其餘時間開計程車。”他告訴記者,之所以這樣做的理由是“早晚高峰計程車難開,掙不了多少錢,不如利用這段時間跑專車”。他還告訴記者,他周圍不少駕駛員也都在觀望,如果這種模式比較掙錢,相信早晚高峰去開專車的駕駛員會越來越多。而這也意味著南京以後早晚高峰的車會越來越難打。

  回應質疑

  上班時可保證服務品質 但下班去跑“黑車”無法監管

  昨天,就市民關心的打車難、“黑車洗白”等問題,記者採訪了“快的”和“滴滴”兩家企業的相關負責人。

  1據了解,按照城市客運的相關規定,從事客運服務必須要有營運資質,但專車服務通過租賃公司提供駕駛員的形式避開了現有的客運管理規定。

  企業回應:首先根據國家的法律法規,都是針對客運的,但我們不是從事客運的企業,我們只是一個平臺。我們所做的,是把租賃公司、勞務公司、駕駛員、乘客等資源整合在一起。所以目前國內的法律對我們來説,的確是空白的。

  2電商企業在駕駛員招聘、人員管理方面到底有沒有準入和考核機制?駕駛員篩查機制有沒有?乘客乘坐怎麼放心?

  快的:首先快的“一號專車”價格是普通計程車的2-4倍,其次“一號專車”只跟租賃公司和勞務公司合作,不面向社會招募私家車駕駛員。“我們的市場定位是中高端人群,提供的是差異化的服務。“一號專車”有一整套服務標準,包括為乘客提供免費的礦泉水、車載wifi等。我們也為車、駕駛員和乘客購買了保險。

  滴滴:駕駛員都是和汽車租賃公司簽訂的用工合同,被聘用後每月有固定底薪加提成。同時,每接一單車,會自動向滴滴“專車基金”中注入一元錢,一旦發生事故,除了保險公司,專車基金也會進行理賠。

  3推出“約車服務”,存不存在與計程車駕駛員“搶飯碗”?

  企業回應:目前我國每個城市計程車的運營牌照由政府控制總數量發放,普通私車不能申請,市場準入缺乏自由;計程車的計費標準也由管理部門統一劃定。個性化、定制化的需求完全沒有得到滿足。電商平臺目前通過自身優勢,來滿足這一塊的市場需求。這是兩塊市場,我們認為不存在搶飯碗問題。

  4有市民質疑約車服務是為黑車洗白?另外對於計程車駕駛員早晚高峰租車服務,你們有沒有限制?

  企業回應:我們可以保證駕駛員在工作時間內提供的服務是優質的,但下班以後我們無法監管。目前交通法規對於租車服務這塊是空白的,我們也希望相關部門能夠出臺相匹配的法律法規來進行監管。像“黑車”問題,首先租賃公司的車不是黑車。而您剛才的“白天開租約車,晚上開黑車”,這也並不是約車服務帶來的。而對於計程車駕駛員“加盟”租約車,我們認為應該只是少數。不影響整個市場的分配。

  其他聲音

  南京的哥微網志連續發文 認為“租約車”或可倒逼行業改革

  “滴滴與快的,每天在南京叫單總量約十萬次,這對緩解打車難、降低空駛率、增加營收,不知帶來了多少益處。”南京著名“的哥寫手”“大地紅”在微網志上接連發文,支援專車服務前來“攪局”。“普通市民面對越發緊張的‘打車難’瓶頸已經等不及。交通部門一面為了討好市民控制的士價格,一面在市場未確定調研時急促放量。增加的號牌卻少人問津。”“大地紅”認為,“約車服務”對南京計程車市場帶來的衝擊,正在逐步顯現,或可倒逼行業改革。“駕駛員也會權衡比較,是天天交份子錢辛苦一個月掙幾千塊,還是不交份子錢,時間可以自由支配的好,也可以讓管理部門真正站在駕駛員的立場上考慮考慮。”一的哥説。

  這個觀點得到東南大學交通法治與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顧大松的支援。他認為,在計程車行業壟斷和嚴格監管之下,很多交通出行的市場需求可能被大量壓抑了,“現在很多駕駛員很辛苦,什麼責任都要承擔”。“其實約車服務給我們帶來一個很好的思路。就像美國的約租車,不僅僅提供約租,同時提供物流等服務,他們叫做‘共用經濟’。這樣就最大程度上避免了機動車資源浪費。”同時業內人士也建議政府部門對使用專車軟體的當事司機進行嚴格的備案,杜絕隱患。

  -記者觀察

  滴滴掌門人柳青,也就是柳傳志的女兒,日前在參加2014第四屆中國(深圳)公交都市發展論壇演講時,對外闡述了滴滴目前的進展以及未來的業務規劃。她説,在中國就是不同的省份,不同的地區都可以有很強的地域性,地域性的差異導致了很多傳統商業的模式是無法打通其中的壁壘,這就是為什麼這些年來中國的消費領域、技術領域、金融領域都有世界級的企業,但是在交通領域卻沒有。但交通領域真的沒有這個機會嗎?坦率講,以前這個機會為零。但現在這個機會已經出現。打車軟體的野心顯而易見,他們要打造一個綜合的城市出行資訊服務平臺。用移動網際網路技術打通封閉的交通體系,成為一個交通領域的“世界級品牌”。但在這個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出現各種問題。

  這些具體的問題包括“黑車洗白”、動了計程車駕駛員們的“蛋糕”、打車軟體上安裝加速器的監管問題、完善的駕駛員準入及培訓體系建立監管問題……甚至包括企業目前在做的“大數據”系統,其實是和目前江蘇的交通部門GPS監控數據庫等,是有重合的……這些問題需要企業在迅速擴張的時候進行考慮和解決,也需要政府部門在出臺相應政策時,要思慮週全、謹慎而行。既不能放任它在空白地帶“野蠻生長”,也不可逆市場需求“強力打壓”。記者了解到,南京計程車駕駛員的“卸載打車軟體行動”仍在繼續,揚子晚報也將持續關注。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