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6月30日 星期四

財經 > 證券 > 證券評論 > 正文

字號:  

葉檀:絕對不能讓股市匯市的恐慌形成共振

  • 發佈時間:2016-01-28 07:38: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葉檀  責任編輯:李喬宇

  “我們做空人民幣太晚,導致收益不大”——這句沉痛的話是華爾街著名的激進投資者、潘興廣場對衝基金經理比爾·艾克曼寫給投資者信中的一句話。我們借此可以看出,圍繞中國基金與中國貨幣的爭鬥已經成為全球對衝基金的狂歡節。

  監管層仍然強調平穩與風險可控。1月27日,央行上海總部副主任張新表示,1月26日A股大跌不是境外資金做空,當天沒有境外資金異常流動。但他承認,下一步在跨市場、跨産品、跨行業的監管方面要進行深入的推動,“相信我們建立新的系統以後,股市為何波動將來也可以説得清楚。我們期待這一塊有大的進展。”

  對衝基金當然不會把資金挪到境內來做空,這樣既無法律依據,也無做空工具,還有被關門打狗的風險。但這不等於説,境內的多空爭奪與境外無關。相反,兩者存在著密切關係。

  據1月21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公佈的銀行結售匯和銀行代客涉外收付款數據,2015年全年,銀行累計結售匯逆差29361億元,按美元計價,銀行結匯較2014年下降9%,售匯增長24%,結售匯逆差4659億美元;銀行代客涉外收入較2014年微降0.8%,支出增長6%,涉外收付款逆差2009億美元。減少的那一部分外匯或者外流,或者進入居民企業賬戶,藏匯於民。

  不過未來的預期仍然不樂觀,銀行遠期結售匯或呈現明顯逆差。2015年,銀行對客戶遠期結匯簽約同比下降56%,遠期售匯簽約增長33%,累計遠期結售匯逆差12137億元。

  外管局認為目前我國國際收支狀況基本平穩,跨境資金流出對國內流動性、經濟金融運作等方面的影響依然可控。但境外與境內的市場密切相關,這個事實是清晰的,我們不知道的是,境外做空與A股的關聯性到底有多大。

  A股市場下跌會影響入境股市場,甚至可以影響全球市場。1月4日以來,A股大幅下跌引發全球市場尤其是亞太主要市場下跌,這就是確鑿的證據。但到了最近,A股對全球市場的影響力有所下降,昨日,日經指數跳空高開,而滬綜指直到下午開盤後才在兩桶油的護衛下上升。

  從AH股溢價指數來看,2015年中以後,就在140左右的高位徘徊,説明內地救市拉開了與港股市場的差價,H股的定價就像個有吸力的磁鐵,一旦內地市場的定價向香港看齊,就只有下跌的命運,跌到底為止。底在哪兒,沒有人知道。

  不同的時期影響市場因素的重要性不同,2015年上半年與年中看股指期貨,下半年看滬股通,到2015年8月11日人民幣匯率再次雙向波動後,人民幣匯率與股票市場一度關係密切,匯率下跌股市下跌形成了迴圈,加上資金外流與去杠桿等,形成了可怕的共振。

  艾克曼在信裏涉及中國的部分不算少,他表示,雖然相信A股市場存在泡沫,但無法買入看跌A股期權。在該基金開始建立人民幣空頭倉位兩天之後,中國官方出人意料地將人民幣下調了2%,這大幅增加了該基金本打算繼續購買的期權倉位成本。到目前為止,儘管頭寸規模龐大,人民幣匯率持續下跌,但只有微薄的盈利。

  境外有辦法做空人民幣,2015年12月,僅香港交易所美元/人民幣期貨就達到2071張,環比上升98%。由於做空者太多,導致成本上升,只能買入一個産品賣出另一個産品降低成本,而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幅度超出想像,輕度價外期權並沒有豐厚盈利。由於中國央行的干預,會導致做空成本更高。

  儘管索羅斯因為做空的盛名沒少挨國人的罵,但他以前所説的“縱容壟斷企業和央企圈錢是不明智之舉”這句話卻不能説是錯的。

  在眼下還需要金融為實體經濟脫困而服務的時候,我們自己不能在不清楚杠桿倍數底細的情況下蒙頭打壓匯率、股市,否則將會形成市場恐慌共振,産生嚴重的後果。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