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25日 星期四

財經 > 證券 > 證券評論 > 正文

字號:  

黃奇帆股市言論為何總上頭條 觀點契合股民關切

  • 發佈時間:2015-08-03 09:44:47  來源:中國青年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楊菲

  近日,重慶市長黃奇帆再次成為熱點人物。其發表于數月前乃至於一年前的股評,再度成為媒體頭條。

  7月31日,題為《黃奇帆:金融的本質就是三句話》的文章在網際網路中廣泛傳播。“政事兒”發現,黃奇帆説的金融本質三句話是:一是為有錢人理財,為缺錢人融資;二是信用、信用、信用,杠桿、杠桿、杠桿,風險、風險、風險;三是金融不是單純的卡拉OK、自拉自唱的行業,金融如果不為實體經濟服務,就沒有靈魂,就是毫無意義的泡沫。

  實際上,黃奇帆的這三句話是在今年2月11日的重慶市金融工作會上説的。5個月前的語錄,為何到現在還有很多人轉載?

  原因很簡單,素有“金融市長”、“學者市長”之稱的黃奇帆,在當下股市持續震蕩的當口,有關股市的觀點契合廣大股民的關切。

  重慶“CEO”和重慶GDP

  “政事兒”查詢發現,31個省區市都已經公佈了今年上半年的GDP。重慶以11%的GDP增速領跑,在31個省區市中排名第一,不僅遠高於7%的全國平均水準,也超過了自己10%的預定目標。

  2005年,重慶的GDP增速還排在全國的第22名。2006年,排名前提了3位,排在第19名。可從2007年開始直到今年上半年,重慶的GDP增速排名,再未出過前五名。2010年黃奇帆正式擔任重慶市市長以來,重慶拿了三個第二名(2010年至2012年)、1個第四名(2013年),2個第一名(2014年和2015年上半年)。

  重慶的GDP增速,引起了各界的關注。分析人士認為,重慶經濟高速發展,與黃奇帆個人也有關係,黃奇帆“開創了重慶模式”。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常務副理事長鄭新立也曾經説過,上海給重慶的一大貢獻是送來了一個資本市長黃奇帆。

  今年是黃奇帆來到重慶的第14個年頭。2001年他從上海市政府副秘書長調任重慶市副市長,上任伊始就組建重慶的國資經營平臺,盤活重慶的存量資産。5年前出任重慶市長之後,開始籌劃外匯結算離岸中心。這期間,還有重慶老工業基地的復興及重整、成立上市公司重組領導小組和上市公司重組辦等一系列組合拳。

  “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梳理髮現,今年以來,黃奇帆密集會見了華碩集團全球總裁、加拿大加中貿易理事會總裁、香港貿易發展局總裁、英國怡和集團主席等各類商業精英。去年、前年以及大前年,他也是這樣過的,目的都是為重慶“引鳳”。

  “股評家”市長

  除了《黃奇帆:金融的本質就是三句話》,近期被廣泛傳播的還有去年1月14日,黃奇帆在重慶市經貿工作會議上發表的股市看法。

  在這次會上,黃奇帆談到了股市改革的順序問題,認為應當先建立多層次資本市場;然後再推多渠道股權融資讓巨量現金進入股市,提振股市信心;接下來再啟動股票發行註冊制改革。他強調,“一般類的改革,一定要'接地氣',懂行情,經濟學的道理可能大家都知道,如果你知道根據實際情況,按照改革需求順序出牌這個道理,遵循工作秩序。那就是一副好牌,次序打亂了,你就會輸。”

  黃奇帆上述“出牌的順序打亂了,你就會輸”觀點,去年一月一度成為各大網站頭條。近期,股市持續震蕩,這一觀點再度受關注。

  不同於絕大多數地方官員,黃奇帆經常公開評論金融行業及管理層的做法。

  今年6月3日,出席重慶市金融辦與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戰略合作簽約儀式時,黃奇帆表示,“解決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大家説了多少年,越説越難越貴,變成了一個痼疾。原因是文不對題,沒有針對性,與虎謀皮。這些環節,你叫他們減少利息,不可能,所以説來説去,總解決不了。解決問題的真正辦法是什麼?就是資本市場。”

  他強調,“讓一大批企業,不管大企業、小企業(上市),大企業到A股去上市,中小微企業到轉板、三板去上市,”然後改變融資市場的力量對比,倒逼利息下降。

  幾乎每一次,黃奇帆的“股評”和有關經濟方面的言論,都會受到關注。有人戲稱他是“黃大嘴”。

  有經濟金融功底,係三中全會《決定》起草組成員

  黃奇帆的金融功底和經濟駕馭能力,也得到了中央的認可。

  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前,黃奇帆成為三中全會《決定》起草組成員之一。“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發現,三中全會後,官方成立了中央宣講團,28名成員中也有黃奇帆。

  三中全會《決定》起草組和中央宣講團,成員多數都是專家學者、國家部委負責人。來自地方的官員只有兩人,黃奇帆和湖北省委書記李鴻忠。

  重慶工商大學教授王秀模等學者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黃奇帆能夠進入《決定》起草組和中央宣講團,一個原因在於其自身具有的知識和素養。

  最近幾年,坊間一直有黃奇帆進京擔任金融領域高官的傳聞,但始終沒有官方層面的實際行動來印證這個傳聞。

  “政事兒”眼中的黃奇帆

  人民日報海外版原總編輯詹國樞多次採訪過黃奇帆,他評價説,黃奇帆“腦袋瓜子特別靈,無論什麼數字,只消看過一遍,立即記住,仿佛存入電腦,甭管啥時需要,鍵盤一敲,嗒嗒嗒嗒,逐一呈現”。

  在近五年的全國兩會上,“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多次見到黃奇帆,也對他做過專訪,也有上述相同印象。

  在去年的全國兩會上,説“兩帶一路”的幾大利好時,他對比過去,“過去,西部大開發中是'一江春水向東流',我們西部等於處在了開放的末端,所有的貨物都要運到沿海,再運往世界,由此帶來的物流成本和交易效率,與沿海地區相比有差距,西部在開放中處於不利地位。”

  前年全國兩會,黃奇帆接受“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專訪時直言,記者們關注的一些熱點,想從他嘴裏獲知的一些消息,是“八卦”,“明明是金融報的記者,不給你提金融問題,偏偏要問那幾個腐敗的官員怎麼掉進陷阱裏的。碰上我這樣的還不趕緊問點經濟問題,不珍惜自己的採訪時間。”

  他對“政事兒”(微信ID:gcxxjgzh)説,相對於“市長”這個稱呼,更願意外界把他當做一個經濟學者,“市長只是個職務,經濟學者是終生的。你們(指記者)也不願意把我當市長。我作為市長,要是跟你們打官腔,也不會跟你們這麼聊天。”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