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4日 星期天

財經 > 證券 > 上市公司 > 正文

字號:  

A股的“校園蛋糕”:十余家公司主業與學校有關

  • 發佈時間:2014-08-11 03:31:50  來源:新京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陳娟娟

  一些A股上市公司,正在享受著一輪“校園蛋糕”帶來的“盛宴”。

  教材、教育軟體、校訊通,甚至是學生宿舍,都成為部分公司的主營業務。而這些業務,不啻于一棵“搖錢樹”。

  遑論教材壟斷發行産生的高利潤,一款英語教學軟體和一個簡單的短信發送客戶端,動輒就製造出超過40%的毛利率。

  享受“蛋糕”是有門檻的。國有傳媒公司,有政策庇護,拿到了教材的發行權;而民營企業,則通過與學校和老師的“互動”,甚至是返現,打開了學校的大門。

  十余家公司主業與學校有關

  如新華文軒一樣,“抱著教材啃食”的上市公司,在A股市場已是屢見不鮮。

  據同花順統計,目前,主營業務包括教輔教材的上市公司,有鳳凰傳媒中南傳媒長江傳媒大地傳媒出版傳媒皖新傳媒中文傳媒時代出版等近10家公司。

  在排隊的擬IPO企業中,讀者傳媒最大的主營業務也是代理教輔教材的發行。這顛覆了常人對讀者傳媒的印象——很多人原本以為,讀者傳媒仰仗的是《讀者》雜誌。

  讀者傳媒招股書顯示,讀者傳媒是甘肅省最大的教材發行代理單位,穩居甘肅省市場首位。

  過去的2013年,讀者傳媒憑藉教輔教材的銷售,獲得了2.59億元的收入。而《讀者》雜誌領銜的期刊,同期銷售收入為2.08億元。

  目標客戶同居於校園的上市公司方直科技,主營業務是向學生和家長賣英語、數學等教材配套軟體。

  這些軟體的主要用途,在於“採用情景教學生動演繹課本內容”。方直科技曾經自誇,它開發的《中小學英語輔助教學光碟》,“得到了廣大英語教師、家長和學生的認可。”

  在方直科技上市前的2010年,單靠賣教育軟體,方直科技一年賺得營收就達6666萬元。

  A股還有兩家公司的主營業務是向學生和家長髮送短信。拓維資訊全通教育的麾下,均有一個叫做“校訊通”的産品。

  “校訊通”的商業模式極為簡單——公司將“校訊通”推廣到學校,老師利用該系統向家長的手機發送作業等通知;家長需每個月向手機運營商繳納幾元的服務費,公司再從中獲得30%-50%不等的分成。

  2011年至2013年,全通教育將近96%的收入,來自於這個簡單的商業模式。而自2010年收購一家主營“校訊通”的公司後,“校訊通”便被外界視作拓維資訊的重大“亮點”。

  位於武漢的道博股份,則承包了幾棟學校的學生公寓。2006年,武漢健坤物業公司被注入到道博股份。

  根據健坤物業與武漢理工大學華夏學院簽訂的《後勤服務全面合作協議書》,健坤物業每年向入住公寓的學生收取租金,同時在學生食堂提供有償餐飲服務。

  高回報的校園生意

  這些搶食“校園蛋糕”的公司,都從中獲得了可觀的收入。

  教材發行的高利潤率無需贅言。從上市前一年的數據來看,皖新傳媒教材銷售的毛利率為43.25%,鳳凰傳媒的教材業務毛利率為28.38%,中南傳媒教輔教材的毛利率為30.86%。

  招股書顯示,方直科技的核心産品金太陽教育軟體,毛利率更是高達75.55%。它自己稱,教育軟體的毛利率遠高於公司其他産品。

  “校訊通”也堪稱一架“印鈔機”。拓維資訊的2013年年報顯示,包含“校訊通”在內的教育服務産品,毛利率為58.48%;去年,全通教育“家校互動資訊服務”的毛利率,也達到50.65%。

  道博股份的年報披露,2013年,它通過運營管理學生公寓,收入1207萬元,其中的營業成本為638萬元,折合毛利率為47.15%。

  不是任何一個企業,都可以加入到搶食“校園蛋糕”的行列。拿下教材發行的上市公司,本身或其實際控制人,均係原來的新華書店或出版社改制而來。

  長期以來,由於受政策保護,新華書店都行政壟斷著當地的教材發行。雖然近年來教材招投標制度逐漸推行,但新華書店的強勢地位並未受到太大影響。

  一個典型案例是,2010年,一家民營企業試圖自辦發行,自行配送教材到安徽的學校。但隨後這一私自行動被當地主管部門叫停。主管部門稱,可以在安徽出版發行中小學教材的,只有皖新傳媒一家。

  皖新傳媒的前身之一,即是安徽省新華書店。

  方直科技的成功,也在一定程度上得益於抱上了新華書店這根“大腿”。2011年,方直科技曾説,它與部分省市的76家新華書店保持著合作關係。新華書店是其重要的銷售終端。

  同時,在上游,方直科技還與老師和學校頻繁溝通。它稱,其與部分學校和教師建立了産學研聯盟關係,還定期協辦全國中小學教師優質課技能比賽,“公司産品得到教師、家長和學生的認同後,不會輕易改變”。

  全通教育為鼓勵學校和老師採用“校訊通”工具,則使用了返還提成等“公關手段”。新京報記者曾採訪獲悉,老師登錄全通教育的平臺,便可以獲得“金豆”,而金豆可以被兌換成話費或購物卡。

  招股書顯示,2010年至2012年,全通教育實際支付教師勞務支出848萬元、829萬元和1001萬元。

  至於道博股份下屬的健坤物業,如何拿到高校學生公寓管理合同的細節,尚無公開報道。但一個細節是,健坤物業原實際控制人劉家清,曾擔任華夏學院的校董。

  轉型迫在眉睫

  “在相當多局外人看來,新華書店可以憑藉自有房産、教材利潤和免費政策,高枕無憂,靜觀市場風雲變幻,可如今的新華書店早已不復昔日的榮光。”2012年,一位地級市新華書店的總經理感慨。

  在該總經理看來,新華書店雖以企業的模式在運作,但並非真正意義上的市場化,“是計劃經濟與市場經濟的並行體”,而這導致了新華書店處在了兩難境地。

  一些出身於新華書店的上市公司正在感受到市場化的衝擊。

  2011年,鳳凰傳媒高管曾擔憂,隨著教材出版和發行體制改革的深入和市場化程度的提高,如果公司不能在業務結構優化、培育新利潤增長點等方面取得突破,一旦未來在中小學教材投標過程中落標,將失去重要的收入和利潤來源。

  由此,近年來,一些國有出版傳媒公司開始謀求轉型或多元化發展。比如,鳳凰傳媒開始做數字出版、遊戲和影視;除拍攝影視劇以外,時代出版還開始做少兒教育類APP、做收費電視節目,以及打造一個FACEBOOK式的社交平臺。

  掘金校園的民營企業,也在轉型追逐更大的市場。他們的優勢在於,前期累積了大量學生用戶資源。方直科技今年正在發力線上教育,其一個優勢正是“線下有600萬的客戶”。

  全通教育和拓維資訊,也在向其原本的“校訊通”用戶,推廣其線上課堂等産品。

  與這些民營企業相比,那些出身“新華書店”係的上市公司,在轉型路上常有“貴人相助”。

  比如,鳳凰傳媒公開表示,政府在與其合作時,會給予很大的優惠,“建設文化地産的過程中,政府補貼力度相當大”,“同樣一塊地,拿下來的成本可能只有別人的五分之一”。

  去年的年報中,長江傳媒稱,其轉型升級獲得政府強力支援,當年獲各種項目扶持資金4000萬元。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