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5日 星期六

財經 > 證券 > 正文

字號:  

專家稱人民幣未來大幅貶值可能性低

  • 發佈時間:2016-01-14 00:30:26  來源:中國證券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本報記者 任曉 實習記者 彭揚

  多位專家表示,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連續下跌主要與前期累積的貶值壓力有關。從中國經濟基本面以及美元未來走勢來看,人民幣繼續大幅貶值的可能性不大。

  累積壓力集中釋放

  瑞穗證券亞洲公司董事總經理、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認為,此次人民幣大幅下跌與去年“8·11”匯改後的情況有所不同,當時市場誤認為“8·11”匯改是中國要開啟人民幣貶值以刺激出口,但中國人民銀行的表態很堅決,維持匯率穩定。本輪貶值始自去年12月,當時央行表示人民幣匯率參考一籃子貨幣並減少了穩定匯率的操作,市場貶值預期逐步增加並導致貶值過程的自我實現。大幅貶值加劇了市場恐慌情緒,企業和個人換匯增多。

  中國金融期貨交易所研究院首席經濟學家趙慶明認為,在股市聯動以及國內經濟增速放緩的背景下,出現了人民幣貶值的預期和要求。由於離岸市場不受管制、更加市場化,更容易受到各種預期的影響而出現更大波動,離岸市場出現的人民幣貶值也對在岸市場産生了一些負面連帶效應。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人民幣市場化步伐繼續加快。日前召開的央行2016年工作會議稱繼續完善人民幣市場化匯率機制,與去年相比增加了“市場化”三個字,這是一個重要背景。市場化就意味著有升有貶,升貶都是常態。近期的貶值與前一段時間其他貨幣都在調整而人民幣沒有調整有關。

  中國社會科學院教授劉煜輝認為,人民幣累積了比較明顯的貶值壓力和調整壓力要釋放。從2012年以來,這一壓力就在慢慢累積。匯率説到底還是兩個國家相對生産率的變化。2012年以來,美國相對中國生産率呈向上趨勢,但人民幣和美元之間匯率基本沒怎麼動。2014年6月以後,美國停止QE,美元升值,人民幣貶值壓力顯現。目前來看,中國央行可能是選一個時間窗口集中釋放壓力。

  劉煜輝認為,當前資金套利和外流夾雜,主要原因一是企業部門降低外匯杠桿,而人民幣對美元名義匯率調整,意味著企業財務狀況惡化,成本快速上升;二是匯率是資本市場變數,有自我實現、自我強化的特性,一些持有人民幣資産的人會動搖;三是家庭部門、居民部門開始換匯,羊群效應疊加人民幣資産市場和匯率聯動。

  未來不會大幅貶值

  招商證券研究發展中心宏觀研究主管謝亞軒認為,未來人民幣走勢與外匯市場供求、全球資本流動有密切聯繫。目前中國貿易順差還比較穩定,國內購匯需求可能還是對政策意圖的理解和對形勢的判斷存在一些恐慌情緒。等大家都想清楚後,匯率才能穩定下來。整體來看,匯率圍繞一個中樞上下波動的概率更高。

  趙慶明認為,匯率變動要看國內外經濟的相對情況。中國相對其他國家經濟狀況仍不錯,經濟和金融狀況沒有那麼糟,人民幣不具備大幅下跌的可能性。另一方面,目前中國實施有管理的浮動匯率制度,人民幣大幅下跌不符合整體利益,大幅下跌一定是弊大於利。

  劉煜輝認為,人民幣匯率是三個方面綜合的結果。一是中國推進經濟結構調整,通過一系列改革舉措扭轉人民幣收益下滑的預期,國內的資本回報率能不能止跌、企穩、拐頭。二是取決於中國在全球結構中的相對比較。中國目前經濟下行,資本回報下行,未來能否減輕下行趨勢並有所改善。三是對於中國如此大的經濟體來説,人民幣不是小國貨幣,而是大國貨幣,能影響他國價格和經濟狀況。美國和中國這世界前兩大經濟體形成了利益攸關的關係,匯率問題的背後必然存在國家利益的協商和博弈。

  劉煜輝表示,前一段時間市場之所以出現大波動,主要原因在技術層面。政策、策略的組合、協調與市場預期的溝通出現了問題,而不是基本面的問題。從基本面來看,中國無論是經濟運作狀態、國際收支狀態還是中央銀行的對衝、貶值和流動性的能力,都是有能力應對挑戰的,也沒有出現所謂惡化性因素。

  美元走強有懸念

  沈建光認為,目前市場預期是美聯儲加息之後美元將走強,但回顧上世紀70年代以來美聯儲7次加息的歷史可以看到,加息後美元未必會走強。在上述7次加息之後,美元4次走弱,1次區間震蕩,雖有兩次走強,但與當時裏根政府和克林頓政府主導的“強勢美元”戰略密切相關。

  考慮到當前美國製造業與出口均弱于國際金融危機之前,強勢美元並非政治訴求。此外,相對於歷史上美聯儲加息大概率對應高通脹、經濟過熱或泡沫出現,如今美國並未出現通脹加劇的跡象。相反,在原油等大宗商品價格暴跌的情況下,全球面臨嚴峻的通縮壓力,美聯儲最新議息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對2016年加息進程的口氣並不強硬。

  美元在本次加息前上漲了20%,加息預期得到了充分消化,甚至有超調的成分,因此加息“靴子”落地後,美元下探的可能性應該居多。考慮到歐洲經濟有所起色,修正後的日本經濟數據也擺脫了“技術性”衰退的困擾,當前市場對於歐洲和日本預期可能過於悲觀。

  沈建光預計,今年美元未必會升值,甚至可能走弱,這對人民幣是個利好。預計今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至多小幅走弱,對一籃子貨幣匯率保持穩定是大概率事件。當然,如果美元大幅走強,則人民幣壓力很大,但目前來看,這種情形出現的可能性不大。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