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19年09月23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世界經濟回升乏力 治策良方需兼顧遠近

  • 發佈時間:2016-02-24 07:47: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當前,世界經濟回升乏力,不同經濟體地位不平現象突出。面對世界經濟治理的“兩難”或“多難”問題,解決之道無非就是“快思維”和“慢思維”兩種方法:對創新增長方式、完善全球經濟金融治理、促進貿易投資、推動包容、聯動式發展等議題,必須只爭朝夕、多做加法,儘快落實

  當前,世界經濟回升乏力,顛簸前行,不見隧道盡頭;經貿氣候異常、市場波動、投資裹足、貿易萎縮;同時,國際經濟合作坡陡路滑、加速動能不足、不同經濟體地位不平現象突出。

  二十國集團峰會作為全球經濟治理和協調主平臺,面對“下行列車”的車況、路況,理應開出兼顧遠近的治策良方,相機調控,以實現“既治標以求眼下穩增長,又治本以謀長遠添動力”的目標。

  2008年金融經濟危機積重難返,對其後遺症,時過7年各國仍難覓良方。總體看,前幾年主要靠財政刺激、貨幣寬鬆,治標之策雖能力挽狂瀾于一時,但難治頑疾于深層。

  為著將來,必謀現在。近期,各主要經濟體圍繞調整匯率、利率,歧見較大、各行其是。二十國財長與央行行長會議先期展開溝通協調,謀劃如何借助價格型貨幣工具推動世界經濟強勁、持續、平衡增長,正逢其時。

  然而,美國依靠美元樞紐地位,為謀私利而不願驅動財政刺激利器,反借助美元向外轉嫁風險;歐日力推量化寬鬆,推高他國貨幣匯率,加劇主要經濟體財金政策的“同舟共擠”,匯率戰、利率戰硝煙瀰漫。

  緣於此,政策對表,協調匯率、利率,將成二十國財長與行長會議焦點。有人放風,欲借會議達成類似1985年“廣場協議”的聯合干預措施:對人民幣重估調整,阻止美元高攀。從國際金融形勢“段情”看,此建議似有刻舟求劍之嫌。

  實際上,中國經濟轉型升級、中高速增長新常態、人民幣匯率穩定的基礎條件、跨境資金流動的正常態勢,以及金融改革方向皆無改變,人民幣無大幅下滑空間。中國經濟仍是世界經濟有力引擎,貢獻率全球有目共睹。

  相反,大多數發達國家貨幣政策分化,備用工具已剩無幾。如日本央行在推出負利率政策後無計可施,股市、匯市與利率背道而馳。可見,過度聚焦匯率乃鏡中之花。超寬鬆貨幣政策之下,市場不差錢,唯獨缺少對經濟前景的信心。

  世界經合組織2月18日把2016年世界經濟增長預期下調至3.0%,折射出經濟復蘇最大瓶頸——設備投資脆弱。對此,唯有厲行結構改革、創新增長方式,以數字化、智慧化技術改變製造業産業形態,夯實經濟復蘇物質基礎,方是正道。

  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從2008年華盛頓起始,歷經倫敦、匹茲堡、多倫多、首爾、戛納、洛斯卡沃斯、聖彼得堡、布裏斯班、安塔利亞十次峰會。戛納峰會開始注重發展創新、增長聯動、全面增長等解決經濟增長動力不足的根本之道。

  面對世界經濟治理的“兩難”或“多難”問題,解決之道無非就是“快思維”和“慢思維”兩種方法:對創新增長方式、完善全球經濟金融治理、促進貿易投資、推動包容、聯動式發展等議題,必須只爭朝夕、多做加法,儘快落實。

  山高總有頂,水深必有底。為打造世界經濟新增長極,中國提出了一系列倡議:亞投行、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絲路基金”、亞洲地區“互聯互通”合作、“一帶一路”倡議等等。被譽為促進全球經濟增長“大手筆”。

  舉一綱眾目張。上述經貿合作構想的落地、開花,勢將轉化為産能連結器、商品吸收器、資金變壓器、技術增長器、科技孵化器,進而為世界經濟的調速換擋、爬坡過坎提供廣闊空間和強勁動能。

  (本文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原院長、國際問題專家 陸忠偉)

熱圖一覽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