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5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光頭袁岳為什麼找“飛馬”

  • 發佈時間:2015-11-19 04:32:55  來源:解放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本版撰文/本報記者 任翀

  光頭袁岳當起了“伯樂”。

  就中國的經濟體量和服務業發展速度看,目前的創業創新群體還不多,社會需要更多的創業創新者和創新服務。這是袁岳的觀察。

  他認為,合格的投資人是“發現價值者”,只要市場上存在有價值的項目,投資人就不會放棄機會。即使在“資本寒冬”,具有千里馬潛力的項目也不用擔心缺“伯樂”。

  與袁岳的專訪約在北京中關村創業大街的言幾又咖啡廳——這是他作為飛馬旅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投資的一個項目。

  言幾又一派混搭風範:墻面用一本本翻開的書做裝飾,桌邊的櫃子上擺著待售的工藝品乃至玩具,墻上的裝飾畫也明碼標價。咖啡廳還連著同名書店,在工作日早晨,書店的客人似乎比咖啡廳還多一些。

  乍一看,言幾又與大名鼎鼎的誠品書店有點異曲同工:書店、畫廊、藝術品、咖啡廳,然袁岳卻不這麼看:“誠品是大體量項目,開一家店要一年半載;但言幾又小巧得多,三四個月就能開一家,從成立到現在不過一年兩個月,品牌估值已經超過10億元,開出的兩家店實現盈利,明年全國還要開5家。”

  自從名片上加上了飛馬旅,袁岳的目標就是尋找一匹匹類似“言幾又”這樣有市場潛力的千里馬,翱翔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天空中。

  共同發起人都有“來頭”

  在袁岳身上,被人熟知的標簽不少:光頭、《頭腦風暴》主持人、零點諮詢董事長……但提及“飛馬旅”,知道的人並不多。這只是一家成立不過四年的企業,做的還是幕後工作——為創業創新服務。

  “為什麼要推飛馬旅這個新品牌?”這是拋給袁岳的第一個問題。

  “因為新經濟需要新的服務方式。”他答。

  四年前,他與飛馬旅的另一創始人、時任3131電子商務創新聯盟主席的楊振宇一致認為,隨著中國每人平均GDP即將突破5000美元,中國將迎來一輪服務業革命。新的經濟形態需要新的服務方式,但當時的市場沒有類似的服務,包括零點諮詢也未曾涉及相關領域。兄弟倆一拍即合,還各自找了一些好夥伴,共同發起成立飛馬旅,目標是找到那些優秀的創業創新項目,通過飛馬旅的服務,將他們變成“千里馬”。

  翻開飛馬旅的發起人名單,會發現很多熟悉的名字:新東方教育科技集團董事長俞敏洪,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及執行合夥人沈南鵬,攜程旅行網副董事長兼總裁、天海郵輪董事長范敏,如家酒店連鎖首席執行官孫堅……11位共同發起人中,有7位是境外上市公司的頭,大部分是60後和70後,擁有豐富的服務行業創業經驗和資本資源。

  在發展過程中,飛馬旅還進一步整合了研發、設計、創造、資本、産能、消費、檢測、數據等創業環節中可能需要的更多資源,引入不同領域的合作夥伴,包括飛思卡爾、洛可可、IBM、富士康等。袁岳説,這些合作夥伴可以與飛馬旅共同構建出一條創新創業價值鏈。

  當然,“創新創業價值鏈”需要載體。在飛馬旅,載體就是“飛馬新立方”,集項目池、融資通道和空間服務於一體。

  目前,上海有兩家飛馬新立方,分別是位於滬太支路的5i CENTER和嘉定區的3131金沙創意園。記者在5i CENTER看到,它由一個“爛尾市場”改造而成,五層大樓裏集中入駐了創業企業、創業培訓機構、投資機構、飛馬旅管理團隊等,就好像一個垂直的創業園區。管理團隊負責人稱,入駐企業在園區能獲得全方位創業服務,飛馬旅則能從“千里馬”的成長過程中得益,包括服務收入、投資回報等。

  給資金不如給資源

  還是通過具體例子來看看飛馬旅的創新創業服務究竟是怎樣一種模式吧。

  專注于企業大數據徵信服務的斯睿德徵信是從飛馬旅“賽馬會”(即對各種創業企業和項目進行比賽選拔)中脫穎而出的“飛馬之星”,如今已成為大張江創業園區的合作夥伴。斯睿德徵信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趙傑告訴記者,在與飛馬旅接觸前,公司憑藉在徵信系統開發領域的産品,年營業已經上千萬元:“説實話,常見的辦公空間、創業補貼等扶持對我們來説意義並不大,我們更需要提升空間,比如新的商業模式、新的市場資源。”

  與飛馬旅團隊的接觸,讓趙傑發現“找對了地方”。袁岳等飛馬旅的資深投資人與他一起探討商業模式,支援他選擇企業大數據徵信這一全新領域發展。為了讓斯睿德有信心,飛馬旅直接領投,讓企業天使輪融資超過1000萬元。

  更重要的是,根據斯睿德對人才和市場資訊的渴求,飛馬旅建議他們拿出一部分股權進行眾籌。“投資機構給的融資足夠發展一段時間了,但這個建議更有意義——給出的200萬元股權眾籌,最後得到超過1000萬元響應,我們於是根據眾籌申請人提供的背景資料,選擇了部分成為股東。如今,這些股東在相關領域的專業知識和資源真的成了企業發展新動力,比直接投錢更重要。”

  袁岳説,不同的創業創新企業需求不同,飛馬旅既是服務者,又是投資者,既要充分了解企業需求,又要看準市場前景,繼而給出量身定制的深度孵化方案,不僅僅是場地、資金或人脈。

  瘋狂的地産投資商?

  也有人把飛馬旅看作一家瘋狂的地産投資商。因為袁岳曾説,飛馬旅的目標,是三年內在20座城市實現600萬平方米飛馬新立方的運營。眼下全國正在運營的飛馬新立方總面積約10萬平方米。

  三年擴張60倍?口氣未免太大。何況,如今已經出現不少門庭冷落的眾創空間。

  可袁岳對此似乎一點不怕,“創業創新沒有泡沫,但創業創新最怕行政化泡沫”。

  袁岳認為,就中國的經濟體量和服務業發展速度看,目前的創業創新群體還不多,社會需要更多的創業創新者和創新服務。但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蔚然成風的時候,需要關注那些“跟風者”:“到底是你想明白了要創業創新,還是因為政府要求你創業創新?到底是你想明白了怎麼服務創業創新,還是因為大家都在服務創業創新?”

  他直陳,目前市場存在部分“行政化泡沫”:比如有的地方政府“一頭熱”投資眾創空間,或者出臺各種政策補貼創業者。這類支援往往缺乏針對性和可持續性,“居委會、村委也開設眾創空間,但除了辦公場地,什麼都沒有。”在他看來,這些“行政化泡沫”看起來熱鬧,可創業者得到的實際幫助不大,最終能成功的自然也很有限。

  要規避泡沫,最重要的是認清自己。袁岳説,四年前飛馬旅成立之時,並沒有今天的雙創潮,只是幾個合夥人覺得市場會有這樣的需要,才設計了飛馬旅的服務,突出的是創業的全要素、全流程、全週期和全時間。對於未來,同樣是要遵循市場規律、瞄準市場需求,“不是説今天政府鼓勵創業創新,我們就做這個,以後不鼓勵了,就不做了”。

  他坦言,不少地方政府為支援眾創空間建設提供補貼,但因為申請流程繁瑣等原因,飛馬旅沒有提出申請:“不是説我們不要補貼,而是補貼不是我們追求的目標,我們願意花更多的時間考慮怎樣長久地發展。”

  對於“三年600萬平方米”的説法,袁岳認為這是一個目標,但在具體實施時要按照市場需求循序漸進,不過有一點似乎比較明確,“在北、上、廣、深等大城市會多建幾個,但二三線城市只要一個就足夠了”。

  騙子只能騙到傻子?

  在飛馬旅的服務體系中,有一個名叫“飛馬星駒企業”的項目。顧名思義,被選為“星駒”的企業往往具備良好的市場發展前景,從而能得到飛馬旅更多資源支援。

  如今,成立4年的飛馬旅已選出安能物流、車來了、小熊尼奧、易動傳媒、車置寶、望客、阿姨來了等130多家星駒企業,遍佈36個城市;而袁岳與他團隊,則接觸了超過4萬家創業企業。

  “有人説,網際網路行業存在資本泡沫,很多星駒企業都處在網際網路行業,您怎麼看這個問題?”“有人説,資本市場寒冬已經到來,您會不會減少投資?”“部分創業項目為了融資虛構數據,您如何應對弄虛作假?”

  面對一連串問題,袁岳的回答是:“騙子只能騙到傻子。”

  在資本泡沫方面,他認為“有泡沫是正常的,市場會自然消化。”他認為,資本泡沫來自於外界對網際網路行業的陌生,“很多傳統企業家轉型網際網路,卻又不了解網際網路,什麼熱就跟什麼。”在他看來,是“傻子”的投資才産生了資本泡沫。

  之所以會發生被投資人弄虛作假,袁岳認為要更多地從投資人自身找原因:“站在誰都年少輕狂過的角度看,對年輕人吹牛這種現象不必大驚小怪。但如果有一個人吹牛,還有人投資,那麼只能説投資人太傻。小孩子吹牛可以理解,但投資人和媒體作為大人,怎麼能放縱吹牛呢?所以,不要簡單地責備吹牛的人。”

  飛馬旅曾接觸過一家最近被曝光的網際網路創業企業。在與該企業負責人溝通時,發現企業負責人介紹的情況與飛馬旅做的背景調查相差甚遠,所以最後沒有合作。“騙子騙傻子,如果你不是傻子,自然騙不到你。”

  飛馬旅旗下也有一個名為“愛創業”的眾籌平臺。但對於這個平臺上的項目,袁岳的態度卻是非常審慎:“平臺選擇的項目不僅要對飛馬旅自身負責,更要對投資者負責。”

  至於資本寒冬的問題,則與投資人變得冷靜和理性有關。合格的投資人懂得市場需要什麼、未來發展趨勢是什麼,不可能跟風投資;至於那些因為“不懂行”投資而産生的泡沫,也會隨著市場競爭、項目失敗而自動消失。但與此同時,合格的投資人是“發現價值者”,只要市場上存在有價值的項目,投資人就不會放棄機會。“即使在‘資本寒冬’,具有千里馬潛力的項目也不用擔心缺‘伯樂’。”

  我要的和你想的不一樣

  在與記者交流時,袁岳説得最多的是對“服務”的思考。創業者究竟需要怎樣的服務?袁岳和他的夥伴們有他們的理解,而章風(化名)從創業者的角度給出了自己的觀察——

  各界對創業者的支援力度越來越大,但我們需要的服務在很多方面與外界所想像的其實並不一樣。

  比如很多人説我們需要“創業咖啡”,於是園區紛紛強調要辟咖啡廳。然而,大多數時間我們都要埋頭苦幹,不可能拿起咖啡杯就有好的創意,很多時候也沒心情喝咖啡。渴了喝水,餓了隨便小店吃拉麵甚至吃速食麵,這就是創業者的生活。

  我們所需要的“創業咖啡”,其實是一個能夠集中創業者、消費者、服務者、投資人等創業創新産業鏈上各個環節關鍵角色的空間,而不是真的要喝咖啡。我去中關村的創業大街,覺得那裏的咖啡館創業氛圍特別濃——大家都是在那裏奮鬥的,或者在進行團隊頭腦風暴,或者路演,或者是投資人在開講座。看到的都是工作狀態,而不是咖啡館的閒情逸致。所以我覺得,如果上海要搞“創業咖啡”,要更加強調咖啡館的功能性,能夠為我們牽線搭橋,把我們需要的各種資源都引進來。

  今年以來,我們身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眾創空間和創意園區,扶持優惠力度也不小,比如補貼租金甚至免費入駐。這些眾創空間的硬體設施都不錯,網路、辦公桌椅、會客空間、公共廚房等都不缺,但就是還差口氣。比如,創業團隊加班加點都很厲害,對此,我們不奢望食堂為我們加餐,但希望辦公場所不要因為我們延長工作時間就收取額外的空調費、電梯費、電燈費。我們也知道很多辦公場所用的是中央空調,如果入駐企業加班,就意味著整個創業空間的配套設備都要運轉,能耗大。可是,如果這些針對創業者的辦公場所在規劃設計時就採用分體空調,那麼就算加班要增加電費,我們也可以承擔。換句話説,給創業者的辦公環境不一定要多麼高檔,但一定要實用。

  與投資人打交道也是創業團隊發展到一定階段後少不了的工作。有人説網際網路行業有泡沫、投資有泡沫,我覺得這和整個行業的心態比較浮躁有關係。創業本來應該是一件有情懷的事,但現在似乎大家都變得急功近利起來。有的投資人總是盯著我們問回報週期,卻不關心具體的産品和服務;還有的投資人覺得只有用他的“模式”才可能成功。也許我們碰到的是不合格的投資人,不過,我覺得輿論氛圍可以變一變。現在各種融資消息不絕於耳,這讓創業企業把融資變成一樁驕傲的事,不惜誇大宣傳融資數據吹噓自己,同時也助長了投資界的虛榮心,覺得只要敢投資,就能培養出好的項目。

  創業者和投資者是創業創新大潮中的不同角色,應該各有分工。如果投資人認可了創業項目,那麼除了給予資金支援,就應該堅持信念,對項目保有耐心,願意等待;對創業者來説,則要“不忘初心”,不要總想著儘快上市套現或者被收購。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