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26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專訪IMF前總裁米歇爾·康得蘇:人民幣加入SDR的時機已到

  • 發佈時間:2015-10-21 22:28:00  來源:中國廣播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央廣網財經10月22日消息(記者盧靖)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將在11月召開會議正式討論是否將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IMF前總裁米歇爾·康得蘇(Michel Camdessus)在2015北京新興市場論壇接受央廣網記者專訪時表示:“人民幣加入SDR的時候到了。”

  國際支付商環球銀行間金融通信系統(SWIFT)數據顯示,今年8月人民幣首次超越日元,成為全球第四大支付貨幣。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研究所所長姚余棟日前稱人民幣已成為全球第二大貿易融資貨幣。

  業界人士普遍認為,如果被IMF納入SDR貨幣籃子,意味著人民幣將成為真正意義上的世界貨幣,成為IMF180多個成員國的官方使用貨幣,也標誌著IMF首次將一個新興經濟體貨幣作為儲備貨幣。米歇爾·康得蘇在接受央廣網記者專訪時就人民幣國際化、國際金融新秩序、IMF改革等熱點問題深入表達了他的看法。

  人民幣加入SDR預計11月審議通過 將促進國際貿易

  “中國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做的非常好,一步一步很紮實,不僅保證了中國經濟本身的穩定性,也為世界經濟穩定做出了重要貢獻。”米歇爾·康得蘇對央廣網記者表示。當被問及是否支援人民幣加入SDR貨幣籃子時,米歇爾·康得蘇毫不猶豫地表示支援,並指出“人民幣加入SDR的時候到了”。(”I believe that it’s time for it to take place.”)

  距離11月IMF重啟SDR一籃子貨幣的審議工作越來越近,米歇爾·康得蘇分析稱,人民幣加入SDR將為中國帶來很多改變,世界也將會對中國的新的重要性重新考量。“中國是非常大的貿易國,對世界非常重要,中國的貨幣成為SDR貨幣籃子的一部分也非常重要,將對國際貿易有很大促進作用。”米歇爾·康得蘇説。

  米歇爾·康得蘇對中國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歐元危機中的表現表示讚賞,他認為,中國在促進國際貨幣體系的穩定方面有著非常成功的歷史和經驗,在新的國際貨幣體系當中,中國以及人民幣將會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

   亞投行配置融資基礎設施 助力構建國際金融新秩序

  財政部12日發佈消息稱,波蘭近日已正式簽署《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至此,該協定的簽署國已增至53個,預計年底前完成章程生效程式,亞投行將正式成立。

  米歇爾·康得蘇指出,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是一個極好的倡議,世界各國都需要配置基礎設施投資,亞洲國家比如印尼、菲律賓、越南等國家也需要融資的基礎設施,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將成為新的國際金融秩序的一部分。

  如何定義國際金融新秩序,這個問題讓執掌IMF十三年之久的米歇爾·康得蘇也停頓了一下。他將國際金融新秩序概括為:每一個人都認為這個秩序是合理的,每一個國家都認為這個秩序代表了自己,這個秩序的中央組織擁有所需要的權力讓需要被建立的規則能夠在全世界範圍內建立起來,這個秩序讓所有的組織可以致力於可持續發展,消除貧困、應對氣候變化、為世界提供真正需要的,並且讓每個人都能感覺到。

  米歇爾·康得蘇指出,世界需要所有關鍵的參加者積極參與、緊密合作,某一個關鍵參與者出局,都將影響世界穩定。他表示期待20國集團(G20)有新的變革,讓關鍵的參與者比如中國和新興國家、美國、歐洲國家、日本能夠為一個共同的目標——世界可持續發展而努力。

  IMF亟需份額改革 中國過低的投票權重應顯著提升

  一些批評指出,以IMF和世界銀行為支柱的國際金融秩序已經不適應當前經濟形勢。IMF的配額基於GDP、經濟生存能力和國際儲備來分配,然而中國和其他快速發展的新興國家經濟體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並未在IMF投票權中得到充分體現,比如美國的投票權重為16.7%,而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在IMF的投票權重僅為3.8%。

  米歇爾·康得蘇也回應稱IMF投票權重分配十分不合理,他認為IMF必須進行深入、廣泛的改革,而份額改革是IMF亟需進行的改革之一。

  據世界銀行統計,金磚國家(BRICS)2014年國內生産總值(GDP)達到33.1萬億美元,同比增長7.5%,而七國集團(G7)的GDP為34.5萬億美元,中國、印度、俄羅斯、巴西、南非等五個金磚國家的經濟規模已接近發達國家。

  “中國在IMF投票權中的權重應該與經濟體量相匹配,過低的投票權比重應該得到顯著的提升。中國經濟在不斷地發展,IMF投票權所在比例也應該不斷提升。” 米歇爾·康得蘇對央廣網記者表示。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