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4月19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一滴水都不能浪費

  • 發佈時間:2015-07-06 05:49:36  來源:經濟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提高用水效率。建立萬元國內生産總值水耗指標等用水效率評估體系,把節水目標任務完成情況納入地方政府政績考核。將再生水、雨水和微鹹水等非常規水源納入水資源統一配置。到2020年,全國萬元國內生産總值用水量、萬元工業增加值用水量比2013年分別下降35%、30%以上。

  ——摘自《水污染防治行動計劃》

  東部“飽”,中西部“渴”,水資源分佈嚴重不均是內蒙古無可奈何的現實,除東部地區黑龍江流域之外,內蒙古大部分地區都面臨著乾旱缺水的窘境。

  水資源的匱乏讓這裡的人們格外珍惜每一滴水,無論是工業廢水,還是城市污水,都成了變廢為寶的珍貴原料。《經濟日報》記者隨全國人大水污染執法檢查組走訪內蒙古,發現通過有效的工業水迴圈和再生水利用,內蒙古實現了水資源的高效利用,城市面貌煥然一“綠”。

  治工業廢液變清水

  反應池中,深棕色的黏稠液體在上下翻滾,釋放出的大小氣泡堆積在水池的四週。在神華集團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每日都要産生許多這樣的高濃度污水。在這種似乎已經不能稱之為水的廢液之中,含有大量的化學污染源。

  高耗水的産業特性,讓地處水資源緊缺地區的煤化工企業不得不在工業廢水上大做文章。

  “我們的工業廢水一滴都沒有浪費。”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總經理張傳江自豪地説,該公司在建設階段就按照“污水零排放”、各種污水全部處理回用的標準和“清污分流、污污分治”的原則,採用了降膜式迴圈蒸發等國內外最先進的污水處理工藝技術和尖端設備,進行污水處理流程的設計和投用。

  生活污水、含油污水、氣化廢水、含鹽污水……煤制油項目生産過程中産生的污水可謂“包羅萬象”,其中,最難處理的就是高濃度污水。這種含酚、含硫化氫、含油的酸性水生物毒性大,組分最複雜,是影響和制約污水零排放的攔路虎。

  “我們經過大量的研究和試驗,終於摸索出一條處理高濃度污水的路子。”跟隨著張傳江的腳步,記者在污水處理基地看到,經過化學元素提取、預處理、生物反應、氧化處理、RO反滲透等一系列步驟之後,黏稠的液體居然變成了清靈靈的純凈水,可以作為最高品質的工業用水迴圈使用。同時,還生成了硫酸銨、硫黃、液氨等諸多副産品。

  “一滴都沒有浪費”的背後是大量的科研投入和經費支援。記者了解到,在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每處理一噸污水,就需要付出幾十元的高昂成本。然而,面對煤化工的高耗水困局,這樣的投入無疑是值得的。這不僅給該公司解決了用水難題,同時也給我國煤制油化工項目的可持續發展和綠色發展開闢了道路。

  企業治水的行為背後,是政府的有力推動和引導。據了解,目前,鄂爾多斯市列為國家重點監控的工業水污染源全部達標,在這些企業均安裝了線上監測設備,實現了重點排水企業全覆蓋。針對全世界高鹽廢水處理成本高與處理效率低這一突出問題,鄂爾多斯市通過技術研討與調研,要求相關煤化工企業建成廢水深度處理設施。

  “2014年,自治區共淘汰煉鐵産能26.4萬噸、焦炭産能63萬噸、鐵合金産能30萬噸……”內蒙古自治區環保廳廳長王軍樸説,在加強重點行業、企業水污染治理方面,內蒙古不斷加大淘汰落後産能力度,並積極推行清潔生産。

  據統計,“十二五”以來,全自治區共有217家企業完成了清潔生産審核,實施清潔生産方案2581個,減少廢水排放117.57萬噸,工業迴圈用水比率顯著提高。

  空冷技術節水量大

  抬頭仰望,一個個巨大的“風扇”在高空中排列成矩形,伴隨著震耳的呼嘯聲,流經這個風扇矩陣下方管道的高溫蒸汽逐漸“冷靜”下來。這就是國電建投內蒙古能源有限公司布連電廠所採用的燃煤直接空冷技術。

  與一般火電企業冷卻塔聳立的景象不同,在這裡只能看到“空冷島”。記者了解到,傳統的濕冷發電機組是通過冷卻塔,用水來降溫,其間大量的水會汽化蒸發掉,而採用空冷裝置則可以規避這個問題。據水利部水資源司專家介紹,空冷技術比傳統濕冷技術可節水2/3以上。

  “我們做到了用水準衡,無排放。”國電建投公司總工程師劉波介紹,包括空冷技術在內,全廠用水是統一考慮的。再生水、回用水等中水,是該廠的主要用水來源。據介紹,電廠本期工程的鍋爐補給水、輔機迴圈冷卻水、脫硫用水均採用城市污水處理廠的中水,年可節水1500萬噸。公用給水系統補充水為經工業廢水處理站處理後的廠區生産污廢水,不夠部分由中水補充。

  建廠初期,布連電廠就確定了“環保綠色電站”的設計思路,安裝了工業廢水凈化處理、生活污水凈化處理、雨水收集利用等設施,用水排水全面規劃,做到了一水多用、階梯用水,實現了廢水“零排放”。

  在內蒙古,不少企業都像布連電廠一樣想盡辦法提高重復用水率,減少廢水排放。

  據統計,在包頭,重點工業企業重復用水率已達到96%。“包鋼集團公司投資3.85億元建設的污水深度處理工程已于2015年2月份投入試運作,第一機械集團有限公司、北方重工集團有限公司、包頭鋁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和包頭第二熱電廠等20多個企業的廢水綜合處理項目已相繼完成。”包頭市委副書記、市長包鋼介紹道。

  企業節水減排的同時,內蒙古的城市污水處理和利用水準也在不斷提高。“到2014年底,全區已建成城鎮污水處理廠116座,日處理污水167萬噸,基本實現全區所有旗縣市區均建有污水處理廠,城鎮污水處理能力進一步提升。”王軍樸説道。

  “目前,鄂爾多斯全市建成投運污水處理廠22座,設計處理能力45萬噸/日,實際日處理污水23.3萬噸,2014年城鎮污水處理率達94%。其中,東勝區、達拉特旗、準格爾旗、鄂托克旗、康巴什新區污水處理廠已建成中水回用設施並實現回用,2014年中心城區的平均中水回用率達87.6%,其他旗區平均中水回用率達63%。”鄂爾多斯市環保局局長董介中説。

  中水利用綠遍城鎮

  漫步在賽汗塔拉草原之中,藍天環繞,碧草茵茵,讓人仿佛忘記了塵世的喧囂。讓外地遊客驚羨不已的是,這片美麗的大草原居然就坐落在包頭市的城區。

  事實上,包頭市“半城樓房半城綠”的美譽早已聲名遠揚。然而,當記者終於踏上包頭的“綠土”,望著比馬路更寬闊的綠化帶,比樓房更挺拔的老樹綠枝,徜徉在一望無際的城市草原之中,還是被這裡的“塞外江南”景象所震撼。

  據老人回憶,解放前包頭全城僅有63棵行道樹,這樣可憐的情景背後是乾旱缺水的現實。如果不做好生態工程,城市的水土流失會進一步加劇,然而,要植草種樹,水從何來?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早在本世紀初,包頭市在財政收入極為有限的情況下,就投入鉅資開始修、擴建城市污水處理站。一年之後,經過處理的中水開始流進全市的主要綠化街道。

  如今,在中水的滋潤之下,參天大樹已長成,茵茵草原也已鋪開。包頭也因此成為我國西北地區首個獲得“國家森林城市”榮譽稱號的城市。

  “花角金鹿棲息之所,戴勝鳥兒育雛之鄉;衰落王朝振興之地,白髮老人享樂之邦”,800多年前,被鄂爾多斯的美景所吸引,成吉思汗情不自禁地吟誦了這首詩歌。如今,隨著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紅海子濕地的恢復,那有著美麗頭冠的戴勝鳥兒又紛紛回到了這裡。

  乾旱少雨使得紅海子一度乾涸,近年來,伊金霍洛旗對紅海子進行了有力的濕地保護性建設。目前,這裡的水域面積已和西湖不相上下,百餘種鳥兒在這裡棲息築巢。

  讓人難以想像的是,這裡碧波盪漾的湖水大多是由污水處理廠所供應的。“整個湖區內水域主要由城市中水組成,有效利用了城市污水。”伊金霍洛旗環保局局長王利忠告訴記者,這裡的中水主要來源為阿鎮污水處理廠,每日約有1.4萬噸處理達標後的中水注入湖區,並用於紅海子周邊園林綠化樹木的澆水灌溉、魚類飼養、景觀及自然生態濕地保護。

  窮則變,變則通。正是受制于水資源的匱乏,內蒙古各盟市紛紛在中水回收利用上做起了文章。

  “一直以來,呼和浩特都大力推進再生水利用。”據呼和浩特市環保局局長王斌介紹,呼市一方面加快集中式污水處理廠的新建、提標改造以及再生水配套管網建設,另一方面通過制定一系列政策法規來規範和鼓勵再生水産業。

  目前,呼市污水處理回用工作已初見成效。2012年該市建成首條專門用於城市生態用水的再生水管網——公主府再生水管網,全長22公里,再生水日利用量3萬噸。經過“碧水”工程的開展,截至2015年3月,已建成利用污水處理水源的再生水廠5座,總處理能力達到17.2萬噸/日,夏季高峰供水量達6.37萬噸/日,相當於兩個中型水廠供水量。

  “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始終是內蒙古所堅持的理念,內蒙古自治區副主席常軍政説,接下來,自治區將繼續以改善水環境品質為目標,以保障水生態安全為主要任務,不斷滿足人民群眾對良好生活環境的新期待。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