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2月01日 星期四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低位開局轉型艱難 寧夏壓力下謀劃發展變局

  • 發佈時間:2015-05-18 07:35:12  來源:經濟參考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老工礦城市石嘴山市仍未走出經濟寒冬。

  今年一季度,該市重點監測的15種工業品價格總體呈下降趨勢,與去年同期比,11種下降、2種上升、2種持平,鋼材、金屬鎂、PVC、雙氰胺等主要産品價格降幅較大。停産、減産企業達到134戶,佔規模以上企業的57.5%。企業資金回籠困難,金融機構更加慎貸、惜貸,企業貸款難問題突出。銀行業不良貸款餘額較去年年底增加4.09億元,金融風險進一步加大。

  工業在寧夏經濟總量中佔據40%左右,煤炭、電力、化工是寧夏的主導産業。今年以來,寧夏主要經濟數據下滑,經濟增速放緩,下行壓力加大。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銀川、石嘴山等地採訪了解到,寧夏經濟運作新常態的階段性特徵更加凸顯,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與轉型升級優化並存,傳統動力明顯減弱與新興動力不斷孕育並存,經濟運作困難不少,經濟增長動力不足,工業企業困難較多,投資增長後繼乏力、産業結構單一等困難依舊突出。

  傳統産業面臨危機

  受市場需求乏力、産能嚴重過剩、生産成本上升等影響,寧夏具有競爭優勢的工業品價格和産值大幅下降,部分企業停産。

  《經濟參考報》記者近日在神華寧煤集團煤化工公司了解到,受油價下跌、産能嚴重過剩等因素影響,聚丙烯等煤化工産品價格比去年下跌三四成。此前,神華寧煤集團把發展煤化工作為轉型升級的突破口,去年煤化工板塊貢獻利潤12億元,而今年利潤空間萎縮,有賴於市場好轉。

  一些當地企業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重點工業品市場需求低迷,能源産品産量減少。煤化工等新興産業尚且如此,其他傳統産業的日子更不好過。

  從統計數據看,一季度,寧夏實現地區生産總值460.64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7%,增速比上年同期提高0.1個百分點,與全國持平。

  寧夏統計局副局長徐秀梅説,今年一季度,寧夏經濟呈現“總體平穩、緩增趨進”的運作態勢。一是工業經濟增速放緩,企業效益持續下滑。規模以上工業實現增加值202.1億元,按可比價計算,同比增長6.5%,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1.9個百分點,10大工業産業呈現“7增3降”態勢;企業效益持續下滑,1至2月,全區規模以上工業盈虧相抵後實現利潤3.2億元,同比下降80.1%,增速由上年同期的增長6.0%轉為大幅下降,比全國低75.9個百分點。二是固定資産投資小幅回升,全區完成固定資産投資241.22億元,同比增長15.8%,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9個百分點。三是消費市場增速回落明顯,全區實現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189.09億元,同比增長7.6%,增速比上年同期回落2.7個百分點,比全國低3個百分點。四是結構調整穩步推進,第三産業比重繼續提高,三次産業結構由上年同期的6.2:52.5:41.3調整為5.3:50.6:44.1,第三産業比重提升2.8個百分點。

  雖然寧夏傳統産業面臨危機,但是一些新興産業保持了迅猛發展勢頭。記者在銀川市賀蘭縣的寧夏如意科技時尚産業公司車間看到,這裡正在用國際最先進設備和技術生産紡織品。公司負責人張曉露説,項目一期投入75億元生産紡紗、布料、服裝,僅1年多就投産了,今年産值將達到30億元,二期還將投資125億元,與神華寧煤集團合作建設PTA等項目,生産高端化纖産品。

  與網際網路相關聯的新業態繼續快速擴張。一季度,寧夏通過網際網路實現商品銷售12.55億元,同比增長40.9%,比全區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高33.3個百分點,佔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6.6%。

  轉型升級成效不彰

  雖然去年寧夏六大高耗能産業佔比下降1個百分點,輕工業生産和效益實現“雙增長”,但是經濟結構仍不合理,輕重工業比重為15:85。

  《經濟參考報》記者走訪一些企業發現,由於寧夏經濟是長期以煤電行業為主導的過重結構,所以經濟下行壓力在寧夏尤為明顯。短期來看,這些負面因素將對寧夏經濟增長造成嚴重制約,“換擋升級”難度更大。

  石嘴山是資源枯竭型城市,它的轉型是寧夏産業轉型升級的縮影。當地一些地方官員和企業負責人坦言,産業轉型升級成效不理想。石嘴山市委書記彭友東説,大部分企業以原材料生産加工為主,産業鏈條短、産品附加值低,因此受市場波動影響大。老工業城市産業發展層次低的現狀短期難改觀,為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石嘴山正加緊引進科技含量高、處於産業鏈中高端的企業,對現有企業技改升級、延長産業鏈、提高附加值,以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

  “今年是1998年以來寧夏經濟形勢最嚴峻的一年。”寧夏發改委主任張八五認為,主要原因有四點,一是寧夏以煤為核心延伸的産業結構比較重,産品價格長期低迷,受衝擊比其他地方大得多。二是轉型升級困難大,處於保增長還是調結構的兩難境地,寧夏的經濟結構是長期依託資源開發形成的,培育其他産業競爭優勢並不明顯,遇到經濟困難更是如此,搞不好既抓不住“西瓜”還丟了“芝麻”。三是寧夏擴大開放的區位優勢不明顯,産業不具備競爭力。四是民生、環境欠賬較多,財政矛盾十分突出,很難拿出更多錢解決民生和環境問題。

  寧夏經信委主任張作理則認為,經濟困難除了寧夏自身産業結構不合理等因素,還與地方政府無法調控的電價高、利息高、運價高等“三高”問題密切相關。

  張作理説,“三高”幾乎把製造業的利潤榨幹了。一是電價高,國際上電網的利潤基本上維持在10%到20%,但是寧夏的電網利潤遠高於這個水準,每度電上網電價0.28元,購銷差價接近0.2元。寧夏很多企業電價成本佔50%左右,受電價影響很大。二是利息高,我國銀行貸款基準利率在5.5%左右,實際利率還大幅度上浮,遠高於發達國家水準。銀行對中小微企業只提供流動資金貸款,但不發放固定資産貸款,民營企業更像“後媽養的孩子”。三是運價高,國內社會物流總費用佔GDP的比重高達18%,而國際上平均水準一般在10%左右,國內企業運輸成本居高不下。

  在困難中賽跑

  寧夏回族自治區黨委書記李建華在全區一季度經濟分析會上説,今年是寧夏經濟運作最困難的一年。寧夏與全國一樣,都在壓力下前行、在困難中賽跑。

  除了著眼長遠、做大新業態,近期寧夏積極謀劃佈局,出臺促進工業經濟平穩運作的十八條意見,從發揮煤電支撐作用、緩解企業資金困難、減輕企業負擔、強化運作調控等六個方面提出具體措施,積極落實融資支援、財稅獎勵、技改補助等政策,以降低企業成本,提升寧夏企業競爭力。

  寧夏回族自治區主席劉慧説,經濟新常態是挑戰也是機遇,市場經濟不相信眼淚,企業不能生活在“呵護”中,關鍵是通過政策引導,在經濟運作困難時期助一把力,使企業增強抵禦風浪的能力。二季度要抓好“新工業十八條”、差別電價等政策落實,完善創新政策組合,形成發展新動能。

  寧夏一些經濟部門的工作人員預計,推出一系列促進經濟增長的政策措施後,低位開局局面將有所改觀。但是,地方政府出臺的政策措施都有一定局限性,宏觀調控還有待國家發力。今年的經濟困難來自國內的因素多一些,基本面雖繼續向好的方向發展,但發生了重大變化,很多問題地方無能為力,國家有關部委在制定相關政策、調控經濟時應充分考慮。

  一是供需關係變化,“中國製造”産能遠大於市場需求,主要行業和産品出現不同程度過剩,産能有效發揮率只有70%多。另外,結構性過剩突出,中國有能力發揮競爭優勢的産能過剩,但世界上比較短缺的産品和服務我們又沒有能力提供。供需變化是當前經濟增産乏力、投資持續疲軟的根本原因,需求下降使國家調控政策效應遞減,將長期影響經濟發展。

  二是資源環境對經濟的支撐發生變化,廉價資源已得到充分開發。我們過去靠資源價格低形成競爭優勢,但是從支撐條件看,我們該開發的基本開發比較充分了,市場對很多資源的需求飽和;從限制條件看,空氣、水、生態等方面已達到了難以承載的程度。

  三是“中國製造”的核心優勢是價格,但目前這種競爭力相對優勢在下降。我們製造的很多産品價格已達到甚至超過了國際市場價格,且還有很多刺激價格上漲的因素。中國製造業的創新驅動還需要一個過程,很難短期內再形成新一輪競爭力去衝擊國際市場。

  四是國家宏觀調控空間在收窄。投資空間變小,經過4萬億元投資後,許多全國性基礎設施重大佈局基本完成,剩下的是花錢多、見效慢的“硬骨頭”,新的投資熱點還未形成,大規模投資邊際效率下降。財政政策空間在變小,受經濟下滑影響,財政收入增長空間不大,今後可能低於經濟增長,但是民生等許多支出又是剛性的。貨幣政策問題較多,貨幣供應與經濟增長關係失調,中小企業資金嚴重短缺,實體經濟利潤轉移到資本市場,發生通脹可能性較大。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