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2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美不同意人民幣進IMF貨幣籃子催可“自由兌換”

  • 發佈時間:2015-04-03 08:54:00  來源:環球網  作者:楊沙沙  責任編輯:羅伯特

  【環球時報記者 楊沙沙 陳宗倫】“美國認為人民幣還不符合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貨幣籃子的標準”—3月31日,剛剛結束訪華的美國財政部長雅各布·盧在亞洲協會發表講話時作出此番表態,他稱,人民幣被列入IMF貨幣籃子為時尚早。今年下半年,IMF將迎來5年一次的一籃子貨幣比重調整機會,人民幣進入的呼聲最高。《華爾街日報》4月1日報道稱,中國領導人正在力圖説服IMF將人民幣列為儲備貨幣,這將使人民幣躋身包括美元、歐元、英鎊和日元的“精英貨幣集團”。中國學者何茂春2日告訴《環球時報》,今年中國是否能加入IMF貨幣籃子,不是美國一家完全説了算,即使今年沒有加入,對中國也沒有太大損害。不管是哪種貨幣,只要是符合全球化發展趨勢、世界經濟復蘇需求,在全球都會有市場。按照人民幣金融改革進程來看,人民幣未來成為國際戰略貨幣,只是時間問題。

  路透社稱,雅各布·盧3月30日至31日訪華期間,中國領導人再次提出要求人民幣進入IMF特別提款權(簡稱SDR)的一籃子貨幣之中,這將提升中國的全球地位,使更多國家的央行持有人民幣。對此,雅各布·盧31日稱,“人民幣需要進一步自由化和改革才能符合這一標準,我們希望加速完成這些必要的改革進程。”報道稱,IMF要求國際貿易中被廣泛使用並可自由兌換的貨幣才能被納入。目前,IMF貨幣籃子包括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人民幣目前是全球第五大貿易結算貨幣,但分析人士認為,人民幣的幣值仍被中國央行牢牢控制。雅各布·盧還稱,美國認為,北京似乎已經停止通過干預手段壓低人民幣匯率,但只有在人民幣升值壓力增大情況下才能看出北京是否真正改變了匯率政策。他還批評中國“推遲開放經濟”,稱中國的匯率管控、針對外國企業的技術壁壘和跨境投資管制損害全球經濟,並有損美中關係。

  SDR制度根據各成員國在IMF中份額進行分配,用以供成員國平衡國際收支,其組成、加權比例每5年討論一次。今年5月,IMF將召開非正式會議討論貨幣籃子幣種調整問題。如果有進展,下半年可能開始正式審核,一旦獲得70%-80%IMF委員會成員支援,就可在明年1月正式調整一籃子貨幣。

  “人民幣成為儲備貨幣勢頭形成”,《華爾街日報》4月1日以此為題報道稱,上月,包括英國、法國、德國和澳大利亞在內的美國盟友紛紛表示願意成為中國發起的亞投行創始成員國,這些國家的“人民幣立場”與美國完全不同。IMF總裁拉加德上周在中國也表示,人民幣加入IMF儲備貨幣,IMF也能與中國分享獲益。“這只是一個時間問題,而不是該不該加入的問題。”文章稱,獲得IMF儲備貨幣地位可加大世界各大央行對人民幣的需求,這是當前中國力圖挑戰美國在全球政治經濟中主導地位、提升中國在國際經濟中承擔角色的關鍵一步棋。今年晚些時候,IMF將對此作出最後決定。要獲得這一地位,人民幣必須“可自由使用”,IMF高層反覆闡釋這一術語。美國在IMF所佔份額超過17%,接下來為日本、德國、法國、英國,中國約佔4%。“不過,即使人民幣被IMF認可為儲備貨幣,人民幣撼動美元霸主地位的機會也幾乎為零。目前,美元佔全球貨幣儲備總量的60%。就連樂觀的經濟學家也表示,人民幣要達到美元的零頭,也需要至少10到20年。”

  民盟中央經濟委員會主任何茂春2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要想進入SDR,必須是國際自由兌換的貨幣,另外要有相對穩定和透明的貨幣政策,應該説人民幣自由度、穩定性等已經獲得全球公認,符合進入IMF貨幣籃子的標準。但一方面,人民幣確實沒有全部實現在資本項目下的可自由兌換,人民幣幣值市場化、法制化的確要向先進國家學習。另一方面,加入SDR是我們的一個目標,是想讓人民幣成為國際穩定的信譽貨幣,而不是急於主導IMF規則的運作。如果美國以合法的理由阻止人民幣加入SDR,我們“洗耳恭聽”,聽取合理的意見。如果只是刁難,那就意味著今後SDR的改革信譽度,將會成為一個大問題。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