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11月27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堅持長期投資應對老齡化社會

  • 發佈時間:2015-03-13 15:33:08  來源:新民晚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本報記者 談瓔

  本週一下午,凱賓斯基大酒店底樓的咖啡廳,安聯集團首席經濟學家邁克爾·海瑟博士準時出現在專訪現場。他有著典型的德國人的樣貌,英語卻不帶一點德國口音。此行他發佈了安聯經濟研究所對2015年全球經濟、新興市場以及中國經濟前景的最新研究成果。

  這是海瑟博士第二次到訪上海。區別於“西式正餐”般的演講,專訪的話題就像為中國老百姓準備的“財經下午茶”,包括他對中國經濟以及保險和股票市場的看法。結束起身時,他看了下玻璃幕墻外林立的高樓,感嘆一聲,第一次來住在金茂大廈的凱悅,一晃15年過去了,陸家嘴變化實在太大了。

  通脹下行釋放居民購買力

  今年過年時,成群結隊的中國遊客從日本和歐洲背回了電飯煲、馬桶蓋、食具、服裝……引發民眾對中國 “世界工廠”地位動搖的憂慮。製造這些産品本該是中國的強項才對!對轉型期的陣痛,多數人已深有體會。

  “對中國的經濟,我進行了多年的研究,中國經濟多年來發展得這麼好,讓我印象深刻。”有點出乎意料,邁克爾·海瑟博士對中國前景的樂觀態度超過了很多國內的學者。他用好幾個“非常”來概括對中國的評價:“最近幾十年中國經濟增長非常出色,讓我驚訝,而且增長可以説非常均衡,從這個方面看,中國的崛起也是非常成功的。”他認為,中國經濟其實是有控制的放緩,不會出現硬著陸。當然,中國面臨的挑戰逐年遞增。比如説企業的債務越來越多,地方政府的債務也在不斷在累積,某些行業出現了産能過剩。杠桿率過高肯定有問題,西方工業國家已經有過前車之鑒。

  在他看來,中國從之前所謂的“世界工廠”低成本製造到創新為主的過程絕對必要,中國必須要走這一步。産品和服務上的創新都不可或缺。“在這個過程中的確會出現延遲的問題,但是這些是必須經歷的過程,這樣的話中國才會在收入上,在生産力上,在世界經濟所佔的份額上有新的突破。”

  但他同時一陣見血地指出,其實講到創造力或是創新,並不意味著一定指研發高科技或者新技術,也可能是對標準化産品的創造和創新。“比如説德國汽車行業,汽車屬於傳統産品,但是德國能夠在傳統産品上加入新的東西,不斷革新。這對一個國家的長期成功來説也是很重要的。”

  CPI徘徊在低位,PPI為負,中國雖然沒有通縮,卻時時警惕通縮這頭猛虎。按照海瑟博士的預測,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率為7%,明年為6.7%。為什麼他認為中國不會陷入通縮的泥沼?面對本報記者的疑惑,他的回答是:“雖然説中國現在通脹下行,但我覺得這並不意味著會進入危險的通縮。因為本次通脹走低很大程度上源於油價和大宗商品的下跌。中國恰恰是原油和大宗商品的進口國,這對製造廠商是件好事,價格大幅下降對中國經濟有很好的促進作用,同時可以釋放居民的購買力。”

  中國離泡沫破裂還很遠

  上世紀90年代,日本房地産泡沫破裂,經濟停滯,出現了“失去的十年”。不少歐美的經濟學家認為,房價高企下的中國經濟正在走日本的老路。作為來自歐洲的經濟學家,海瑟博士是否支援這一觀點?中國會不會和日本一樣進入較長期的經濟滯脹?

  “中國還遠遠沒有到日本泡沫破裂那樣的程度,”海瑟博士的回答直截了當,“的確中國和日本的經濟有一些相似的地方,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中國有必要去推動創新,尋找新的市場機會。”他表示,其實日本30年前也想收拾局面,但日本市場泡沫越吹越大,規模大到失控,它的股市、樓市都存在巨大的泡沫。這個泡沫最後破滅了,破滅之後的20年甚至直到現在都在給經濟施加不小的壓力,因為幾乎未來的資産價格全部暴跌,導致經濟滯脹,上不去。所以,中國一定要避免這種泡沫以及泡沫的擴大,但他判斷説,中國還沒有到這個程度,其他的經濟體也沒有到日本這個程度。“當然,全球量化寬鬆政策繼續長期推行,有可能會導致日本那種鉅額泡沫的風險。”他從不同的角度評價日本:在實體經濟的增長方面是一個極其成功的案例,但在金融市場方面又是一個非常失敗的案例。

  不要過多看重短期收益

  安聯是歐洲最大的保險公司,本報記者因此提出了個比較私人的問題:“作為安聯的首席經濟學家,您是如何給自己和家庭投保的?”

  他笑了起來,回答得很爽快:“就我個人而言,非常有幸在一家保險公司工作,同事們可以給我很多的專業意見和建議。這非常好,因為保險很複雜,他們給我意見,我只要聽取就可以了,不需要過多研究。我投了很多錢購買壽險保單,為養老作準備,等到退休以後就開始返還現金。當然,還幫兒女買了一些,量就少一點。”

  “從投資的策略上來説,至少我在德國是給大家這樣建議的:一定要有長期的儲蓄,比如長期投資基金或購買保險産品。”他解釋説,有了這些長期的保障,能夠使你免受市場波動的影響。德國現在的利率為O,要獲得收益,只能投資股票、基建項目、大宗商品或是房地産。沒有足夠的精力和專業度,自己要作出投資決定很難,最好交給專業機構做,把手上現金轉化為有保障的投資組合。

  中國可能在10至15年後邁入超級老齡化階段,投資養老成為社會普遍關心的話題。海瑟博士認為,老齡化問題是保險市場的主要推動因素之一。退休之後要保持原有的生活水準,需要大量的資金作為保障。你不可能將這種負擔轉嫁給工作人群和年輕人,所以必須為自己的未來生活安排保障。這種情況在德國和其他的發達國家都已經出現,是一個無法改變的現實。那麼,這一定會給相關産業尤其是商業保險帶來機會。

  他發現,很多中國人過多依賴於短期投資、短期收益和短期流動性。“其實,中國居民有必要實施投資的多樣化,把現金轉化為長期投資。這種資産必須是分散性的,能帶來較高和較穩定的回報。”比如長期購買保險、投資基金,通過這些專業機構間接參與投資,即使市場有大波動,長期回報不會有多大影響。

  根據安聯集團的預期,未來中國壽險和非壽險市場擁有巨大增長潛力。預計2015到2025年,中國保險市場年平均增長率能夠達到14%,將成為僅次於美國的世界第二大保險市場。為什麼這麼樂觀?主要因為中國保險密度很低,加上中國面臨人口老齡化問題,養老和保障方面的需求日增。從中國的人口結構看,勞動力供應的頂峰時期已過,適齡勞動人口正在下降,老年人越來越多。根據聯合國的數據,到2050年中國超過65歲的老年人將達3億左右,所以,工薪一族需要為未來的保障和退休做更多事情。

  預測中國股市

  今年“還會上行”

  講到中國的股市,雖然表示自己對中國的股市沒多少研究,但在記者的追問下,他笑著透露一點小秘密:自己對中國股票作了一點點投資。

  “在德國市場買的?”

  “是的。買入了中國股票的指數基金。”

  “有沒有特別看好的行業?”

  “我不選個股,而是看整個股市的趨勢。”

  投資中國股市的資金只一丁點,更像經濟學家為了驗證觀點而做的趣味遊戲。海瑟博士表示,他對中國股市比較樂觀,現在估值不算太高,未來還會有所提升。過去幾年中國股市的增長和中國經濟包括企業的利潤增長不匹配。中國股市是一個比較好的長期投資方向。

  對於2015年中國股票市場的走勢,他個人的判斷是“還會上行”。原因是,中國股市和全球股市有較大的關聯性,他預測歐洲、美國股市今年都將上行,所以中國也很有可能上行。美聯儲雖然退出量化寬鬆,但是目前貨幣還是很寬鬆的,再加上經濟活動的提振,油價下跌,幾個因素疊加在一起將帶動全球股市上行,中國的股市也會聯動。當然,最大的風險是美聯儲退出量化寬鬆,資金流出新興市場,可能短期內造成新興市場股市下挫。

  人物簡介

  邁克爾·海瑟,德國安聯集團首席經濟學家。畢業于科隆大學並在奧斯特利希溫克爾歐洲商學院和法蘭克福大學擔任客座教授,同時也是法蘭克福大學榮譽教授。

  加入安聯集團前,曾擔任德國經濟專家協會秘書長、德國中央合作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德國商業和儲蓄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和研究負責人。他同時也是許多國際組織和協會的成員,比如企業界經濟學家聯合會(CBE,華盛頓),商業銀行經濟學家國際大會(ICCBE)和國際商會經濟學家諮詢組(ICC, 巴黎)。

  個人觀點

  ■ 展望2015年,全球經濟會有增長的支撐,也利好亞洲經濟。預測美國今年經濟增長率約為3%,美國人的消費能力又回來了。

  ■ 預計歐元區今年經濟增長將達1.5%,明年1.6%。歐元利率維持很低的做法不應持續太久,進一步降息對於投資和消費作用有限。

  ■ 中國的增長模式正處於轉型期,增長會稍微放緩。

  ■ 美聯儲退出量寬將導致部分資金流出亞洲新興經濟體,雖有預期,等真正發生時對市場仍有一定影響。相關國家的經常項目要保持平衡,關注經濟體中外匯敞口風險。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