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2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比特幣“挖礦工”走出癲狂 回歸社會打工攢錢買房

  • 發佈時間:2015-02-05 13:33:00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文/廣州日報記者黃江潔

  早起擠公交上班、打卡、下班回到出租屋、做飯、努力攢錢買房子……南城白領王京紅(化名)每天的生活,跟生活在這座城市的多數白領差不多。不過,2年前,他曾是東莞為數不多的比特幣“挖礦工”,整日宅在東城高檔小區兩居室裏、一年內賺夠養老錢。但隨著比特幣價格的暴跌,他結束了曾經“癲狂”的“挖礦”生活,回歸了普通白領的打工養家生活模式。

  從2年前的聲名大噪、價比黃金,到去年價格下跌75%、今年1月又下跌30%,比特幣,這種依託于特定演算法而産生的虛擬貨幣,最高位時曾達到8000元/枚,然而眼下跌至僅1400元/枚,最終擊碎了很多人的投資信心和發財夢。

  在紅火了幾年之後,比特幣開始逐漸淡出國人的視野。在東莞,曾經的“挖礦工”退場回歸正常白領生活,昔日的炒家棄幣炒股。

  現象:

  莞曾有4S店

  接受比特幣支付

  據悉,2008年一個自稱中本聰的人,基於密碼學發明瞭比特幣。區別於任何國家的貨幣,比特幣不靠特定的貨幣機構發行,而是依據特定演算法,通過大量的計算産生,這個過程被俗稱為“挖礦”。但又與其他虛擬貨幣不同的是,比特幣的總數量是有限的,全世界只有2100萬枚,具有稀缺性。

  以上種種特徵,使得比特幣問世後就風靡全世界,風光無限。每枚比特幣價格從最初的5美分,一路飆升到2013年最高位的超過8000元/枚,一度超過黃金。大量中國人涌入比特幣市場,包括“挖礦工”和炒家。

  國外一些網站支援比特幣支付。而就在去年初,東莞也有一家某美國車品牌的4S店,公開打出接受比特幣購車,成為當時全國首家支援比特幣支付購車的4S店。不過,央行等五部門隨後叫停了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開展比特幣業務,比特幣在國內的支付通道被關閉。

  去年,比特幣價格跌幅達75%。而進入2015年,僅1月中上旬,比特幣的跌幅就超過30%,至昨日,比特幣兌人民幣僅為1400元/枚。大量投資者開始退場,昔日的投資新貴逐漸淡出國人視野。

  在東莞,也有曾經1年內賺夠養老錢的“挖礦工”,虧光了全副身家,結束與世隔絕的“挖礦”生活,回歸社會、打工賺錢;還有白領炒家及時退場,棄幣炒股。

  今:回歸社會 打工攢錢買房

  由於比特幣在設計之初就限定了全世界只可能有2100萬枚存在,因此王京紅深知“挖礦”會越來越難。但他沒有想到的是,原本一台“挖礦機”一天能挖出3枚比特幣,但到了2014年,一台“挖礦機”一天能挖出一枚就不錯了。同時,比特幣的行情直轉急下,價值開始猛跌。

  一方面是越來越難挖的比特幣和急劇下跌的價值,一方面則是高昂的電費和“挖礦機”維護費用,王京紅每天都在“吃老本”。到去年年末的時候,比特幣的價值已經跌了70%,而王京紅前兩年靠挖比特幣賺的錢,也基本全部虧掉了。“我又回到了一無所有,沒有車,沒有工作,房子也是租的。不,我一直都是一無所有。”王京紅自嘲道。

  在2014年結束的時候,王京紅做了一個大膽而“英明”的決定:結束“挖礦”生活,回歸社會。他在網上把“挖礦機”低價轉手了,四處遞簡歷找工作。然後將東城的出租屋退租,在南城一個城中村租了間出租屋,房租一下子就省了2000元/月。“我不屬於這樣高檔的小區,還是要一步一個腳印地奮鬥。”

  現在的王京紅不再是宅男,經常與朋友出去吃飯、聊天、唱K;他也不再出門打車、出入星級飯店,而是擠公交上下班、精打細算每筆支出,想方設法攢錢買房,跟這座城市的每個年輕白領一樣。

  故事1

  昔:

  與世隔絕

  全職“挖礦”

  賺夠養老錢

  王京紅大學學的是電腦專業,畢業後來到東莞一家網路公司工作。最早接觸比特幣是在2012年底,由於專業原因,王京紅瞬間就對這種虛擬的電子幣産生了濃厚興趣。隨著比特幣價格的不斷暴漲,王京紅從網上買來了“挖礦機”(用於賺取比特幣的電腦),開始“挖幣”。

  王京紅説,比特幣由電腦依靠算力從系統中“挖取”,這個過程俗稱“挖礦”。“挖礦機”破解比特幣賺取比特幣。誰能破解密碼,誰就能獲得財富。2013年,比特幣身價暴漲,最高位時漲到了8000元/枚。王京紅大賺了一筆,離開了三人合租的出租屋,在東城一個外國人聚集的高檔小區,租了一套兩居室,光租金每個月就要3000元,而此前他每個月的生活費總共還不到2000元。

  彼時,王京紅還開始對工作産生了厭倦。“起早貪黑一個月,還不如我坐在家一天賺得多。”於是他辭去了工作,宅在家“挖礦”。在他家裏,主臥是用來“挖礦”的地方,客房才是睡覺的地方。每天吃喝拉撒都在家,沒有朋友沒有社交活動,一直生活在比特幣那個虛擬的世界,仿佛與世隔絕,王京紅説自己那時很“癲狂”。

  對於究竟賺了多少錢,王京紅只是説,自己用幾千元“白手起家”,2012~2013年挖比特幣賺的錢,足夠自己衣食無憂地養老。那兩年他出門打車、吃飯都是星級飯店,“感覺自己像個大款,自己都覺得不真實。”

  故事2

  白領炒家退場棄幣炒股

  廖均(化名)也玩比特幣,但與王京紅不同,他是炒幣,就跟炒股一樣,看準時機低價入市,高價轉手,賺取差價。

  在炒比特幣之前,廖均在深圳一家公司工作,月薪頗為豐厚。2013年6月,廖均第一次從網上接觸到比特幣,由於沒有投資方面的專業知識,他只是抱著玩一玩的心態入市了。

  短短幾個月比特幣價格就翻了一倍,廖均後悔當時自己太“謹慎”了,以至於賺的並不多。隨後他辭掉了深圳的工作,在女友所在的東莞找了份工資不高但比較清閒的工作,開始利用更多的時間炒比特幣。

  廖均進場後的11月,正是比特幣經歷一波大漲後聲名大噪、國內炒家紛紛進場的時候。跟這些炒家一樣,廖均沒有等來比特幣價格的更高位,相反,比特幣的價格一路下跌。好在他及時抽身,但依然虧了好幾萬元。比特幣從最高位的一枚七八千元,到去年底的2200元/枚,再到今年1月開年就跌了30%。

  現在,廖均已經回深圳工作,投資方向也從比特幣轉向股市。“股市至少可以看指數、K線圖,比特幣暴漲暴跌太難駕馭了。”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