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22日 星期六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寧波雷迪森酒店資不抵債 高檔酒店"星光黯淡"求轉型

  • 發佈時間:2015-01-29 14:37:00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浙江省寧波市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坐落於世界第一跨海大橋—杭州灣跨海大橋南岸。 何蔣勇 攝

  中新網寧波1月29日電(記者 何蔣勇 李佳赟 方堃)挑高的大樓設計,華麗的鑲嵌細工,浙江省寧波市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坐落於世界第一跨海大橋—杭州灣跨海大橋南岸,讓人難以想像如此一家高星級酒店,正惴惴不安地面臨著破産清算和“被拍賣”的命運。

  經過客流量持續低迷、運營成本水漲船高、面臨轉型重整的邊緣,2014年12月,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終因資不抵債,步入破産清算的“黑洞”中。

  在中央八項規定狠剎奢侈之風的背景下,國內不少高檔星級酒店經營遭遇“寒冬”,傳統固化的盈利模式、千店一面的行銷定位、望洋興嘆的珍饈菜價讓不少高星級酒店業被無奈“大浪淘沙”。

  雷迪森等待“接盤俠”

  

  拍賣是最後一條路

  地處浙江省慈溪市逍林鎮的雷迪森酒店面世于2011年,2013年12月被國家旅遊局授予五星級稱號。然而,掛牌星級尚未“足歲”,寧波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就因資不抵債而提前“夭折”。

  由於挂名“雷迪森”,不禁讓人聯想起“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與國內知名酒店品牌“雷迪森酒店管理公司”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其實,根據雷迪森酒店管理公司此前發佈的聲明稱,“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與“雷迪森酒店管理公司”達成全權管理合作後,從2013年開始轉為“品牌特許經營”的模式,即只形成品牌體系上的合作,無任何資産及投資關係。

  因此,“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真正的母公司是“慈溪市金色港灣旅業有限公司”。2014年3月,慈溪市金色港灣旅業有限公司宣告破産重整,而酒店也交由一家貿易公司代為接管至今。2014年12月,該公司終止破産重整,轉入破産清算。

  但對於此前媒體普遍報道的“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係國內第一家破産的五星級酒店”的説法,寧波市旅遊局分管飯店行業的黨委委員、副巡視員楊雄鷹認為,由於國內沒有統一的官方數據庫,因此該説法難以清晰界定。

  “但我個人認為,這不應是國內首家,企業發展到一定階段,調整後繼續發展,是一種很正常的現象。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目前經營正常,酒店産權等待易主,在全國來説這是一件正常企業行為,也比較多。”楊雄鷹説。

  于去年6月“走馬任職”的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副總經理孫旦坦言,新團隊入駐後,酒店正常業務仍在運作,但酒店在管理經營上的確發生著變革。

  “以前五星級酒店普遍有工作人員500余人,但經重組後,酒店人員已精簡至223人。”據孫旦介紹,酒店還將經營重點轉至婚慶、商務等大眾市場,也將標間價格降低了100元左右。

  記者來到孫旦辦公室時,她正在處理一筆預定單,“其實,在接管後,酒店正朝著好的態勢發展,酒店平常的入住率在45%左右,最盛時也達到了60%以上。”孫旦告訴記者,對於該酒店之前緣何破産重組,這位新上任的副總經理也不甚清楚。

  據了解,這家五星級酒店的前老闆杜天明已經“跑路”。2014年3月18日,慈溪市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慈溪市金色港灣旅業有限公司申請破産重整一案,“雷迪森”係其下屬分公司。2014年11月18日,法院發佈投資人招募公告,但到期無意向人。目前,法院在與債權人委員會溝通後,將對資産抓緊處置。

  “對於雷迪森,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等人來接盤,但酒店這個行業就和房子一樣,買漲不買跌。”慈溪市風景旅遊局副局長應月定表示,“若尋主未果,拍賣酒店將是最後一條路。”應月定搖著頭嘆道。

  經營收入不敵借貸利息

  

  星級酒店不再“星光熠熠”

  負責雷迪森酒店破産清算的寧波威遠會計事務所主任王年成告訴記者,慈溪市金色港灣旅業有限公司旗下主要産業便為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經清算,該公司總資産為3.17億元,評估值為2.6億元,但其對外債務卻達4.5億元,屬於明顯的“資不抵債”。

  王年成感嘆道,“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屬於貸款籌建,其母公司的註冊資本僅為5000多萬元,如此一來,高額的借貸費用所産生的年利息就達3000多萬元。”

  隨著中央八項規定的出臺,2013年成為了星級酒店經營狀況的一個分水嶺。從寧波威遠會計事務所提供的數據顯示,2013年該酒店的經營收入開始急轉直下,2014年收穫的3432萬元僅僅夠支付當年的借貸利息。

  據悉,雷迪森廣場酒店當初規劃建成三星級酒店,後來改按五星級酒店標準建設。而酒店“升星”驟然提升的財務負擔,更是成了壓在慈溪雷迪森廣場酒店身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應月定介紹道,“如今整個高端酒店的形勢都不是很好,以前,酒店都為‘升星’擠破頭,但現在有些酒店要求‘降星’。一些酒店負責人曾和我亦真亦趣地説過,你給我降星吧,降低星級我就能接待、有生意了。”

  應月定表示,隨著政府消費的萎縮,帶來了企業消費的減少,普通大眾的消費方式也在發生改變,以鋪張和講究排場為主的業態已不復存在,高星級酒店的經營正面臨著重新洗牌。

  高端酒店被困“圍城”

  

  轉型之路依舊漫漫

  雷迪森之困,只是全國高檔酒店“寒冬”中的一個縮影。據媒體報道,我國現有約1.35萬家星級酒店,其中五星級酒店850余家。數據顯示,2012年星級酒店曾實現50多億元的行業利潤,2013年全行業卻吞下了超過21億元的鉅額虧損。

  由於經營艱難,一些棲息于“舊時王謝堂前”的高端酒店不得不“飛入尋常百姓家”,開始大打“親民牌”。比如,寧波南苑環球酒店開始在網上發售價格在100元左右的自助套餐,部分五星級酒店也開始將重點轉向婚宴及大眾市場,並推出特價套餐和團購自助餐,以延伸自己的銷售渠道,擴大品牌影響。

  “酒店要適應市場,要轉型升級適應經濟新常態。”應月定認為,在新常態的背景下,高端酒店必須要放下“身段”,不能再向豪華型發展,縮減員工、部分樓層出租、項目外包等都是可行之計。

  除了放低姿態,寧波旅遊局監督管理處副處長董聘怡認為,在高檔酒店結構性過剩之時,轉型發展和立足特色更是突圍之道。

  “綜合性酒店的確遭遇了經營上的困難,這是客觀事實,因此要鼓勵酒店進行多業態的嘗試,比如發展主題酒店,以有味道的民俗酒店、文化客棧等為代表;或是轉而提供餐飲、住宿等有限服務,發展‘花級酒店’,而不是從大而全的綜合管理著手。”董聘怡分析道。

  據了解,2008年12月,寧波推出了全國首份經濟型“花級酒店”地方標準。有關資料顯示,在高端酒店業整體蕭條的2014年,以特色住宿體驗為目標的寧波花級酒店客房出租率達到了85%以上。

  “新型的業態將會使得酒店發展更加豐富,轉型求變或許是‘寒冬’中涌動著的一股暖流。”董聘怡如是説。(完)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