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19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波動難超3%

  • 發佈時間:2015-01-27 04:34:34  來源:南方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一度逼近跌停位的人民幣兌美元週一即期再收新低,報6.2542,創近8個月新低,並錄得逾十個月最大日跌幅。事實上,受歐洲央行強力推出量寬舉措衝擊,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上週五已經大幅跌近200點,為一個半月來單日最大跌幅,並創下近7個月的收盤新低,中間價亦跌至一個半月低位。

  但受到隔夜國際美元走強以及離岸人民幣重挫帶動,26日人民幣延續了前一個交易日的下跌勢頭,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匯價都出現了大幅的下跌,人民幣兌美元的即期匯率貶值一度達到500個基點,到6.2518。人民幣即期價格下跌幅度也逼近中間價的2%,最大跌幅達到1.94%,接近了人民銀行允許人民幣單日匯價在中間價上下2%的波動區間。

  ●南方日報記者 黃倩蔚

  市場

  歐版QE拉升美元 人民幣承壓

  受經濟持續低迷影響,加上原油價格大跌,歐洲通縮困境並未得到實質解決,以德拉吉為首的歐洲央行現階段最大的挑戰仍然是如何促進物價穩定增長。目前而言,德拉吉提出的解決措施簡單而且直接——大規模購買國債和抵押貸款債券(ABS),向市場釋放流動性以刺激經濟增長。

  歐版QE加上希臘反對派在選舉中獲勝消息,加深了歐元下跌的壓力,短期美元指數繼續上升,並增強美元多頭信心。消息公佈後,歐元對美元匯率26日早盤亞洲交易時段一度跌至1.1088,為2003年9月以來最低。

  德意志銀行國際宏觀經濟首席分析師斯特凡·施耐德認為,歐元區量寬的首要影響或在於熱錢流入美國、美元升值間接帶來的貿易與金融市場衝擊;對中國而言,則意味著人民幣相對美元貶值的壓力增大,資金流出壓力增強,同時對歐洲出口也將受到影響。不過,也有學者認為,如果包括中國在內的新興經濟體能夠借助大宗商品價格下滑的時機推動各自的結構性改革,強化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將有利於世界經濟再平衡的前景。

  受歐元匯率影響,人民幣匯率近日也隨之承壓。26日,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貶0.41%,報收6.2542,當天跌幅為去年3月20日以來的最大日跌幅。當天人民幣即期匯率盤中一度貶值近300點,距跌停板6.2612僅一步之遙,為去年6月以來的近8個月低位。

  值得注意的是,上週五人民幣中間價大幅下調0.16%,從人民幣6.1247元兌1美元降至人民幣6.1342元兌1美元,創出去年12月5日以來的最低中間價水準。週一人民幣中間價再度下行,來自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最新數據顯示,26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1384,較前一交易日下跌42個基點。

  有市場人士分析認為,目前全球包括歐洲和日本在內的各國依然在競相推行量化寬鬆政策,人民幣繼續升值或不利於中國的貿易出口。瑞銀(UBS)中國經濟研究主管汪濤分析表示,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仍在升值,這對中國出口不利,相信未來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還有下跌的空間。

  不過,對於央行近期對中間價的“放任”,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則分析認為,央行基本退出常態化外匯干預,逐步擺脫依靠外匯佔款供應基礎貨幣的模式,允許匯率根據市場供求雙向波動成為常態。這不但能有效防範跨境套利和套匯行為,而且能夠提升國內貨幣政策的有效性。未來人民幣匯率波動將更為頻繁。

  管理

  資本流動成匯率管理新挑戰

  在國外及國內兩方面因素影響下,2015年跨境資本流動將出現階段性流出與流入交替進行,人民幣匯率波動將更為頻繁。

  隨著中國的國際收支情況發生變化,資本項目佔比逐步增大,匯率管理中涉及的資本流動問題也顯得尤為重要。交通銀行分析指出,如果人民幣對美元出現持續性大幅貶值,有可能帶來資本外逃的壓力。

  與此同時,在人民幣國際化持續推進的時期,保持人民幣幣值相對穩定也顯得十分重要。中國已經與12個國家或地區的中央銀行簽訂了人民幣清算安排,與28個中央銀行簽訂雙邊本幣互換,已有169家境外機構進入中國銀行間市場投資。在人民幣國際化持續推進的同時,人民幣匯率貶值有悖于國際化的目標,保持人民幣幣值相對穩定十分重要。

  “我們預計央行2015年匯率目標似應是保持有效匯率的基本穩定,允許人民幣對美元適度貶值。保持對外匯市場適度干預,穩定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預期,促進匯率總體基本穩定。推進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擴大人民幣匯率的波動幅度,審慎推進資本和金融賬戶開放。”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

  曹遠征則指出,由於國內人民幣一年利率無風險收益率在3%左右,在此情況下進行套匯沒有太大意義,還要承擔匯率波動帶來的風險。其認為,在此情況下,持有人民幣資産享受無風險收益依然是較好的投資選擇。

  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

  美元走強

  因歐元弱勢

  ■連線

  事實上,除了歐版QE,美元依舊是影響全球流動性和外匯市場的最主要因素。匯豐中國零售銀行及財富管理業務部總經理王浩靜表示:“不同經濟體的增長預期和全球貨幣政策將在2015年出現分化。美國收緊貨幣政策可能導致利率自金融危機以來首度上升,這將成為未來的主要宏觀風險,特別是對新興市場而言。預期市場波動性在2015年將會加劇。”

  對於美國加息帶來的市場擔憂,中國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曹遠征分析認為,即便美聯儲開始加息也會是不連續的,不會很快形成加息的通道。他認為美元走高的主要原因仍是歐元不被看好。“對人民幣而言,雖然人民幣本身仍在升值中,但未來若美聯儲加息的話,升值速度會高於人民幣,人民幣對美元有相對貶值的壓力。”但曹遠征分析認為,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相對波動不會超過3%。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分析指出,一方面,美聯儲加息預期提升期限利差進而影響境內外利差的縮小,可能導致階段性的資本外流,帶來人民幣貶值趨向,然而歐元區和日本的超寬鬆貨幣政策可能在特定時間段産生對衝作用。該行指出,2015年人民幣會呈現對美元貶值,對歐元和日元升值的態勢。

  此外,中國貿易順差持續走高,特別是對美國順差比例很高,中美之間貿易不平衡也制約了人民幣貶值的空間。預計2015年人民幣有階段性貶值和升值的壓力,但人民幣對美元不會持續性大幅貶值。實際有效匯率有可能小幅升值。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