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2日 星期五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杭州42名儲戶存款丟失案進展:銀行將先行墊付

  • 發佈時間:2015-01-25 17:35:10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發生“42名儲戶存款失蹤”地的杭州警方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回應,將全力追回贓款保護儲戶權益,涉案銀行也將為受害儲戶墊付存款。中國人民銀行、中國銀監會相關負責人日前也表示,銀行有義務保護存款人合法權益;商業銀行要強化內部督查,不應再發生存款失蹤個案。

  杭州42名儲戶存款丟失:銀行將為受害儲戶墊付存款

  “新華視點”報道中披露,2014年以來,已有浙江、河南、湖南、四川等地發生存款丟失案件,涉及數十位個人儲戶及瀘州老窖酒鬼酒東風汽車等A股上市公司。從數額來看,單筆“失蹤”的企業存款最高達3.5億元,尚未追回的個人存款近5000萬元。

  存款“失蹤”究竟是誰的責任?儲戶索賠會不會不了了之?據警方調查,“新華視點”報道提及的杭州42名儲戶丟失9505萬元存款一案,事發銀行為杭州市聯合銀行。“目前,該案兩名嫌疑人已以主罪盜竊罪移訴至杭州市檢察院。警方還將全力追回贓款,以保護儲戶權益。”浙江杭州西湖區公安局負責人説。

  “經銀行自查發現,導致存款丟失的主要問題是,銀行工作人員在業務授權時輕信他人,核查不仔細,讓不法分子有機可乘。”杭州市聯合銀行法務部主任章小的説。

  經初步調查,該銀行古蕩支行文二分理處原負責人祝超菊,就是導致42名儲戶存款失蹤的“內鬼”。案發前,祝超菊先是協助不法分子冒用銀行名義,並負責偽造蓋有銀行公章的保證書,宣稱可提供事先一次性給予13%利息的“貼息存款”。當儲戶來到指定窗口存款時,祝超菊再趁儲戶不備,打開轉賬界面要求多次輸入密碼,將存款轉入其同夥賬戶分贓。

  據了解,超過5000萬元存款目前已被追回,剩餘缺口部分將由杭州市聯合銀行先行墊付。值得注意的是,在國務院新聞辦23日召開的政策例行吹風會上,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表示,存款丟失在我國銀行仍屬少數個案,人民銀行和銀監會將督促商業銀行進一步加強內部控制和風險管理,強化內部督察。“即便是這種個案現象,也不應該再發生。”

  銀監會:銀行有義務保護存款人合法權益

  “總體上講,按照我國法律規定,老百姓的存款合法存在銀行後,銀行有義務保護存款人的合法權益。”中國銀監會副主席王兆星在23日召開的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表示,銀行存款失蹤、蒸發的具體原因和情況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據介紹,存款丟失原因有多種,監管部門需分清不同情況、性質、責任處理。“不論是什麼情況,銀行在日常經營中都必須要加強自身的管理,要更加有效地保護存款人,也要更加有效地防範各種針對存款人的犯罪行為,保護儲戶存款安全。”王兆星説。

  丟失的存款去了哪兒?

  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存款被盜取,甚至“被挪用去理財”:

  ——銀行“內鬼”靠假公章、假公文,從失蹤的存款裏先“揩一層油”。例如,上市公司東風汽車曾發現,其在中信銀行武漢梨園支行的1億元存款單是假的,僅剩164.2元。

  經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今年1月8日公開審理,武漢證券公司客戶經理李志勇與6家銀行內部人員勾結偽造票證,作案13起,挪用包括東風汽車等企業存款達6.3億元。而據杭州警方調查,每成功騙得一筆存款,銀行“內鬼”往往要按金額的3%抽成“好處費”。

  ——通過職務侵佔,存款還被挪用去理財、搞房地産開發。例如,被海外“追逃”回國、2014年被判刑的中行哈爾濱河松街支行原行長高山,就與同夥非法佔用26家存款單位276筆存款,共計28億元,造成實際損失8億余元;建設銀行珠海九洲支行原行長劉某也曾因挪用格力集團1億元存款,與他人用於房地産開發、理財被判刑。

  ——為了拉存款,資金通過“高息承諾”被用於民間借貸。廣東一家中型房地産企業財務負責人透露,貼息存款在當地企業儲戶間十分流行。所謂“貼息存款”,就是銀行工作人員為了攬儲,在現有的利率限定之外,給儲戶額外承諾的利息。

  “除了給銀行人員好處費,仲介要拿存款額18%當佣金,加上11%到13%的利息。剩下6成多的資金存進銀行後,直接轉賬貸款給需要錢的民間企業,實質就是高利息的民間高利貸。”該企業財務負責人表示,一些銀行內部員工熱衷推銷,而銀行為了完成拉存款任務也不阻止

  居民財富不能成為風險“高發區”

  《關於加強商業銀行存款偏離度管理有關事項的通知》已明確,商業銀行不得違反規定擅自提高存款利率或高套利率檔次,不得通過返還現金等不正當手段吸收存款,不得通過第三方資金仲介吸收存款。法律人士提示,採取現場返還利息、額外給予高息的“貼息存款”是違規行為,屬於民間借貸,儲戶不可輕信銀行員工和“仲介”推銷。

  國浩律師事務所律師曹會傑建議,由於儲戶缺乏舉證能力,可推廣銀行先行賠付、由銀行向“大盜”追責的做法。

  專家認為,作為居民財富的重要保管者,銀行存款丟失的主因是“內鬼”頻現、欺詐頻發、違規違法操作不斷,而調查阻力大、取證難度高也給司法工作帶來困難。“司法實踐中,銀行承擔的賠償責任相對其體量來説是杯水車薪,難以構成實質性威懾。”上海泛洋律師事務所劉春泉指出,事發後不少銀行忙於息事寧人,並沒有嚴格內控機制的動力。

  記者了解到,目前司法機關正加緊制定相應的解釋細則,有望明確存款類案件違法主體的責任。在最高人民法院2014年公佈的保障民生典型案例中,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在一起存款盜刷判例案件判決中認定,相對於普通儲戶而言,銀行更有條件防範犯罪分子利用銀行實施的犯罪,銀行有責任制定完善的業務規範,並嚴格遵守規範。

  “從近年的判例來看,隨著法律法規進一步完善,儲戶存款有望獲得更多保障。”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執行院長傅蔚崗認為,百姓存款安全事關區域金融穩定,只有倒逼存款機構徹查違法行為,才能保障數億存款人權益。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