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6日 星期二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基酒企業跳樓價揮淚甩賣

  • 發佈時間:2014-11-20 05:34:02  來源:金陵晚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近日,有消息稱,茅臺鎮國珍酒業老闆失聯,引發經銷商供應商到府搶酒。同期,四川“散酒大王”將拍賣集團旗下最核心資産——臨邛酒廠。業內人士稱,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高端白酒終端銷售不暢,曾經悶聲發大財的基酒企業也正經歷“大洗牌”。

  基酒企業寒冬來襲

  近日,國珍酒業被曝疑似破産,老闆喬國珍已經失聯。國珍酒業高峰期時年銷售規模一度超過8000萬元,總資産上億,但目前卻遭遇追債方不斷到府討債,旗下酒廠也已停産。

  知情人士稱,喬國珍在2011年-2012年酒業高峰期時大量舉債擴産,卻未解決銷售問題,公司主要靠銷售基酒、貼牌生産。

  幾乎同期,四川最大的民營釀酒企業之一——四川臨邛(集團)實業有限公司旗下臨邛酒廠即將被拍賣,包括臨邛酒廠土地使用權、廠房、辦公用房、機器設備、原酒,以及全國工業産品生産許可證、無形資産“臨邛”牌、“川”牌商標等。

  據了解,臨邛集團創始人王澤民,曾被稱為“散酒大王”。長期為他人作嫁衣的臨邛集團,也曾希望創立馳名品牌。2010年,一度邀請香港明星呂良偉出任“川”牌産品形象代言人,但市場並未取得太大突破。

  《金證券》記者注意到,國珍酒業網站稱,“公司擁有百年以上的窖地20余口,目前生産能力為年産5000多噸原酒”。而臨邛集團官網稱,臨邛集團是四川八大白酒原酒生産基地龍頭企業,優質基酒和調味酒資源豐富。

  “茅臺鎮和邛崍,正是國內基酒的主産區”,知名白酒行銷專家肖竹青對《金證券》記者分析道,國珍酒業和臨邛酒廠的事情,説明行業深度調整已經波及産業鏈上游。高端白酒不景氣,向酒企提供醬香型基酒的基酒廠也面臨著嚴重的生存危機。

  黃金時代一去不返

  “很多白酒都需要用醬香型白酒來勾調,有‘藥引子’之稱,勾調後會增加口感和質感。也有一些産能不足的企業會需要外購基酒,這就催生了基酒行業,他們隱匿在白酒行業的上游,悶聲發大財”,一位業內人士解釋道。

  《國家名酒評論》雜誌社社長孫延元對《金證券》記者回憶道,2003年-2012年可謂白酒的黃金十年,那時基酒供不應求,除了酒企外購基酒,國企、大型民營企業以及中直機關也會到府到基酒企業談定制酒。一個可以證明當時行業火爆行情的微小注腳是,2009年前後一個調酒師的年收入高達200萬。

  “經過一輪洗牌,基酒市場趨向理性,産能將會向大型白酒企業集中”,肖竹青對《金證券》記者説,白酒行業在過去10年高歌猛進,拼命擴充産能,如今品牌酒企自身的基酒産能已經出現富餘,更不會向以前那樣出去購買基酒。“今年基酒企業的日子不好過,明年則會出現大規模關門破産,而且好日子遙遙無期。”

  “跳樓價”揮淚甩賣

  今年,銀行業已將白酒行業列為控制信貸行業,沒有銀行資金的支援,許多中小酒廠難以支撐,唯有“跳樓甩賣”,但買家難尋。

  肖竹青告訴《金證券》記者,他認識的一個邛崍老闆,之前投資5000萬成立了新酒廠,後來打算1800萬揮淚甩賣,結果現在降到1200萬也沒賣出去。

  肖竹青表示,前幾年,很多行業之外的資本蜂擁到茅臺鎮上建酒廠。但是酒行業和其他行業不同,投入成本高週期長,新窖必須要連續兩年以上不間斷投料才可能産出優質酒。眼看有産出了,黃金時代卻一去不復返,一些2011年前後進入該行業的投資者,“不僅沒趕上盛宴,反而被套牢了。”

  據孫延元觀察,除了賣掉酒廠,接受並購整合外,很多中小酒企老闆已經開始尋找新出路,或是轉投其他行業,或是直接轉為白酒經銷商,“今年葡萄酒行業有漸起之勢頭,有一部分酒老闆就改做葡萄酒生意了。”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