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8日 星期三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雙11後的快遞小哥 新郎忙成“光棍”

  • 發佈時間:2014-11-17 15:34:15  來源:北京晚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11月15日晚6點半,天完全黑了。在中央民族大學東北門外,快遞員卜玉寶的貨攤前從中午11點到現在,頭一次斷了取件的人。他撿起地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涼開水,然後掏出手機。他沒有打給邯鄲老家的新婚妻子,而是蹲在一個紙箱邊,繼續撥通收件人的電話。

  “您上午收到短信了嗎?有您的快遞,請來民大東北門取一下。一個小時?沒問題!就在這兒等您。”車上還有四五十件快件沒人取,不過電話提醒很快奏效,貨攤前在7點鐘又排起取件的長隊。

  據國家郵政局統計,今年11月11日當天,郵政、快遞企業攬收快遞包裹8860萬件。快遞行業的“非常時期”將持續到20日,最高日處理量可達日常的3倍,比去年同期增長54%。在10天內消化掉“雙十一”的海量訂單,快遞的壓力最直觀地體現在快遞員身上。

  斕菰鋇淖槌啥轡30歲以下的小夥子,網友戲稱他們為“快遞小哥”。記者跟隨韻達的快遞小哥卜玉寶,體驗了格外忙碌的一個週末。

  一天只去兩次衛生間

  早晨7點,零下1攝氏度,27歲的卜玉寶在公司倉庫前的院子大聲喊“到”。“雙十一”期間,經理劉博住在公司,每早親自點名,26名快遞員無一遲到。“遲到的要交150塊錢請大家吃早飯。”卜玉寶説,“沒人遲到,也沒時間吃早飯。”

  從總部轉机站來派件的東風貨車停在院子旁,車上滿滿堆著3400多件快件,比平時多出近一倍。點完名,三名快遞員立刻跳上車開始卸貨,其他人把卸到地面的貨分揀到各自劃好的區域。200多平方米的院子瞬間被快件堆滿。卜玉寶負責的中央民族大學片區分到近600件。

  “平時最多300件,兩輛電三輪就裝下了。這幾天裝不下,都是劉經理開金盃送。”他邊把快件裝到電三輪的箱子裏邊説。電三輪塞滿後,還剩一半多的快件,他都裝入編織袋裏,交給劉博的金盃車。

  9點40分,裝貨結束,劉博和卜玉寶分頭出車。手機軟體顯示,室外溫度1攝氏度。記者被破例允許坐上卜玉寶的電動三輪車,寒風迎面而來,稍一張嘴,肚子裏立刻灌進一陣冷氣。半個小時後,記者的雙手已經凍僵。

  金盃和電三輪在民族大學東北門會合。卸了貨,卜玉寶一天的工作才算開始。“雙十一”太忙,他上個月回老家結婚,把表弟叫過來當幫手。門口的保安都叫表弟“胖子”。卜玉寶到東北門時,胖子已經在接待寄件的客戶了。

  旒還沒擺放完畢,取件和寄件的人已絡繹不絕。最多的時候,貨攤前有12人排隊取件,還有2人在同時填單寄件。時而有行人舉起手機對龐大的陣勢拍照,感嘆“這也太誇張了!”

  下午1點30分,快件派完近百件,地上騰出一張小折疊桌的空間。卜玉寶叫來饅頭和菜,三個人輪流吃露天午餐。胖子嫌外賣的紅燒肉“太膩”,就多吃了一個饅頭。晚7點30分,卜玉寶開始給收來的70多份快件打包、貼票,一直持續到晚8點30分才收攤。

  回到公司已過晚9點,倉庫裏9排架子上挂著100隻敞開的編織袋,這是第二天準備發往轉机站的。卜玉寶把收來的快件卸下車,掃件、稱重、計件、處理異常件、分貨……夜裏12點,他才完成一天的工作,回到宿舍還挺高興,因為樓下廚房鍋裏的燉雞肉和馬鈴薯絲還沒有分光。

  “這個點,老婆早睡了。”他説,“等這段最忙的時間過了,再打電話吧。”過去的17個小時裏,他去了兩次衛生間,其餘的時間全部在露天連續工作。

  收發三連問要重復幾百次

  “多少號?什麼名字?手機尾號多少?”卜玉寶的三連問,一天問了幾百次。

  派件前,卜玉寶把快件齊整地擺放成行。記者幫忙用紅色粗水筆在每個快件上按順序編號。接著,胖子用軟體按編號順序給收件人群發短信,發給每個收件人的資訊中自動包含不同的編號。取件人憑手機短信中收到的編號前來取件,只要名字和手機尾號與快遞單上符合,卜玉寶用圓珠筆把快件表面的快遞單一撕,快件拿走,票單留下。報號、對號找件、對單、撕單、取走,不用簽字,最快只需15秒。

  不管再忙,如果姓名對不上,快件還是不能放。一名女學生買東西時用了網名,但自己忘記了。手機號對得上,名字對不上,跟快遞小哥解釋很久也拿不到件,忽然想起:“我叫兔斯基!”卜玉寶説:“你早説兔斯基,我早給你了。”

  “最怕拿錯件。”他對記者解釋,“但每個人都簽字沒時間。原則上,出了問題,以客戶的口頭陳述為準。簽字沒有條碼重要。”他指著快遞單上的條碼説:“單上的條碼絕對不能丟,這是憑證。”

  早在裝貨、出貨之前,就有四名女掃描員拿手機大小的掃描器對準每個快件的條碼“嘀嘀”地掃過了一遍,並按片區進行了記錄。掃完這3400件快遞,花了一個半小時。而這只是一件快遞7次掃描中的一次。

  斕菔貝,每件商品的條碼是它的身份標簽。從賣家發貨到買家確認收貨,要經過七道關,每次都需要通過掃描進行動態的記錄和跟蹤,以確保快件有跡可循,並明確責任。在這七次掃描中,有三次與快遞員直接相關。

  在分發掃描前,發現已經裂開的包裝,卜玉寶會拿過去給經理劉博看。兩人根據快遞單上的説明檢查貨物是否缺失。遇到一些需組裝的物品,他們還要研究零件和工具是否完整。確認無誤後,拿膠帶封口,再掃描,否則發回轉机站。劉博説,“現在快遞員檢查快件都很小心。”

  卜玉寶幹了一年多的快遞,算老手了。同樣,在收件時,卜玉寶也有自己的三連問:“郵什麼?易碎嗎?去哪兒?”至於超不超重,“掂一下就知道了。”

  日入千元不可能 月入上萬很有限

  “要去民大,你得在長春橋下第一個紅綠燈右拐下去走輔路,只有那兒不堵。”經理劉博臨送貨前,一個年紀稍大的快遞員告訴他。

  28歲的河南人劉博從事快遞行業已經7年了,他説,“幹快遞靠經驗,有時候也講天分。路線規劃、安排時間是基本功。跟客戶聯繫收件的時候還要有些銷售的技巧,光憑力氣是賺不到錢的。”他本人就是當快遞員的時候把曾經客戶培養成現在的合作者,有了自己的事業。但他也坦言,有他這樣經歷的快遞員並不多。

  “成熟的快遞員都能保證一定的收入水準,但這個行業人員流動性太大,很多人只做幾個月,或者怕吃苦,或者把這個工作當成北漂的跳板,都沒有機會琢磨其中的門道。”據他透露,現在除了少數特別有實力的快遞公司外,一般快遞公司的快遞員,月收入都在5000元以下。“月入上萬的是極少數。‘雙十一’期間有可能做到,平時幾乎不可能。”

  以他自己的公司為例,快遞員底薪在1000元至2000元之間,發一件0.8元至1元。收件算提成,一般每件也在1元以內。“平常跑社區和公司的,每天發件的任務量不超過100件,收件幾十件,電三輪拉一趟足夠了。一個月下來也就5000塊左右 。”卜玉寶説,快遞員更喜歡收件,因為“發件每跑一家只是一份,但如果聯繫好一家淘寶店收件,跑一次就可能收幾十份。”他還告訴記者,“淘寶店發件一般在晚7點到9點,所以一定要趕在這之前把件派完才好收件。”

  卜玉寶説,“累是真累,日入一千隻是個傳説。”以“雙十一”最忙的一天算,發600件600元,收70件100元,兩個人平分,每人350元。但“雙十一”畢竟一年只有10天。“再説每天都這種強度,誰也吃不消。”

  “雙十一”前,各個快遞公司都會招新員工。“很多人來試了一天就走了,受不了身體和心理的壓力。”卜玉寶總結説,“做快遞員是不需要高學歷,但風險和門檻也都不低。”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