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7月15日 星期一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南山,是中國的矽谷嗎?

  • 發佈時間:2014-11-17 01:31:31  來源:科技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舊金山經聖克拉拉至聖何塞一條近50公里的狹長地帶以高科技享譽全球,這就是美國矽谷。而中國的矽谷在哪?有人説是北京的中關村,有人説是杭州的濱江,有人説是深圳的南山區。

  其實,矽谷即是一塊地域,高科技的集結地,更是一種環境,一種生態,一種文化。

  矽谷,那是讓人來了不想走,舒服得不做點啥又於心不忍的地方。襯著太平洋的藍,蜿蜒的海岸線是動感十足的攝魂畫面。明媚的陽光,西海岸的風,儼然“天然空調”。這是矽谷舊金山灣特有的優越的地理條件,吸引著嚮往美好生活的人們過有品質的生活,再以工作創造美好。記者駕車行駛在加州1號公路時,曾聯想到的地方就是中國南海邊的深圳灣畔。登南山觀南海,幾多時流連忘返。

  持續但並不嘹亮的“集結號”

  8月7日,總部位於深圳市南山區科興科學園的深圳市創夢天地科技公司成功登陸美國納斯達克。公司上市已不是新聞,引起人們關注的是,從事移動網際網路遊戲業務的創夢天地自成立到上市僅僅花了三年的時間。

  11月4日,南山的科技企業——海洋王照明在中小板上市。這是深圳南山在不到200平方公里的區域內培育出的第109家上市企業。南山當之無愧地居全國上市公司集聚度第一。在這109家企業中,從事電子資訊、網際網路和先進裝備製造業三大行業的企業佔比超7成。

  3月上旬,中興通訊宣佈,其自主研發的LTE多模晶片平臺正式獲得中國移動LTE多模晶片平臺認證。這是國內首款28nm的LTE多模晶片平臺通過該項認證,打破了國外晶片廠商長期壟斷的地位。

  人們總愛用大公司總部落地來顯示自己城市的吸引力,特別是能有BAT三大網路巨頭中的一家落地都值得炫耀。而南山不但是騰訊的老巢,也是百度的國際總部和阿里巴巴國際運營總部所在地。南山有中國最大的通訊製造商華為和中興,華為起步于南山,中興紮根于南山,而被譽為“中國唯一能與蘋果抗衡的公司”——大疆科技,同樣也在南山。此外,中國最大的特種電腦企業研祥,中國最大的醫療器械企業邁瑞,中國最大的鐳射器械企業大族鐳射,中國最大的汽車電子企業航盛,中國最大的企業管理軟體供應商金蝶等都在南山集合。

  在每一個産業革新的時代,南山都孕育著産業領軍企業。家電興起的時代,南山誕生了康佳;手機風行的時代,南山誕生了金立;而在智慧手機時代,“中華酷聯”中的中興、酷派都在南山。

  2012年5月,面積6.5萬平方米的南山雲谷創新産業園正式創辦,吸引了有雲計算為核心優勢的網際網路與電子商務企業入駐,並將涵蓋生物醫療和新一代通信兩大戰略産業。大學城創新科技産業園、南山智園、蛇口火炬創業園、深圳環保産業園……多年以來,南山區已建成面積近220萬平方米的33個科技産業園區,其中國家級達8個,為高科技企業建立起一個個“安樂窩”。

  有人説,中國創新看深圳,深圳創新看南山。南山區政府區長余新國告訴記者,高新技術産業已經成為南山區域經濟的重要支柱,全區有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1163家,戰略性新興産業企業432家,有50多家世界500強企業進駐,8家南山企業登上2013年中國500強企業排行榜,20家科技企業成為國內行業龍頭。

  南山除了30多年前改革開放的第一聲炮響,吸引了無數“趕海人”,沒再有驚心動魄的吶喊。但一個不爭的事實,深圳南山越來越成為高科技人才心嚮往之的地方,是中國高科技企業最密集的地方的地方。也許是有一種特殊頻率的“集結號”持續的迴響,或許只是口口相傳。

  不是一眼就能看出來的特質

  美國東岸的128公路與矽谷都有著優越的地理環境,而且當年高科技基礎東岸更加雄厚,戰時美國政府有大量投入,但最終卻沒能像矽谷那樣輝煌。有人分析,社會環境使然。矽谷的許多人來自美國東部和西歐,他們為擺脫墨守成規的文化和官僚主義的束縛,被加州特殊機會吸引而來。正如一位風險投資家所説:“東部乃是大公司的地盤,壁壘森嚴,個人很難立足其間。加州則是前線,從經濟、社會和組織形式來看都沒有固定的模式,而且最重要的是它具真正重視個人的價值”。這一點很像中國改革開放的前沿深圳,英雄不問出處,來了就是深圳人。想當年,國人對錢字還諱莫如深的時候,只有深圳人敢喊:時間就是金錢,效率就是生命。這句具有象徵意義的口號,至今還書寫在中國改革開放的發源地南山的蛇口。

  世界各地的青年才俊在矽谷圓了自己的創業夢。當然,也有許多人敗下陣來,在矽谷倒閉的公司比成功的公司要多得多,矽谷的可人之處就是鼓勵創新,寬容失敗。深圳同樣是成敗皆英雄,只要肯創新。有很多今天的巨頭曾幾何時,也是三起三落。從南山走向世界的騰訊QQ小企鵝,也曾步履蹣跚跌跌撞撞。從上大學就在深圳南山的馬化騰從未想過離開南山,因為如他所言,這裡是創新創業的樂土。“小馬哥”最終成長為網際網路帝國的掌舵人。

  在南山這塊創新創業的樂土與矽谷有著驚人的相似,不但寬容失敗,甚至容忍“背叛”。“矽谷大約70家半導體公司的半數,是仙童公司的直接或間接後裔。在仙童公司供職是進入遍佈矽谷各地的半導體業的途徑。1969年的一次半導體工程師大會上,400位與會者中,未曾在仙童公司工作過的不到24人。”這是作家羅傑斯在《矽谷熱》中的一段。20年後,位於南山的深圳第一家高科技企業安科成為中國的仙童,矽谷的舊幕在南山重演了。圍繞著安科,誕生了一個神秘的商業軍團,它讓深圳醫療器械産值達到數百億。不論是在美國上市的邁瑞,還是在國內上市的理邦儀器等等,數百家企業與安科有各種淵源:要麼是企業創始人出自安科,要麼是核心技術人才出自安科,再要麼就是為安科提供部件配套服務。安科是中國醫療器械行業名副其實的“黃埔軍校”——深圳一半以上的醫療器械老總出自安科。

  與在矽谷一樣,南山創業者為了不斷探索和豐富閱歷,他們一般也不會長期忠實于一家企業,主動砸掉自己的“飯碗”,去尋找更有發展前途的創業機會,去圓自己追求成功的夢想,在南山人的觀念裏是很自然的事。

  南山的“仙童”們還會主動為創業者搭跳板建平臺共同發財。剛剛參加了10月30日“2014騰訊全球合作夥伴大會”的南山副區長紀震告訴記者,騰訊從2011年宣佈開放平臺,截止到今年6月,騰訊開放平臺上合作夥伴獲得的收益同比增長超過1倍,應用總數達到240萬。開放平臺上的創業公司總估值已超過2000億人民幣,創業公司總市值等於3年前的騰訊。在這些創業者中有大把的騰訊“背叛者”。可以説,這就是面朝大海的南山人的胸懷,也可以説,這不過是移民的思維方式。

  有形手柔情助力創新創業

  矽谷是充滿冒險精神、自由氣息、激情四射的地方。在這裡政府不是技術擁有者,也不代表市場,從來不會參加競技。但政府是法規的制定者、市場的保護者、企業的支援者、合作者與消費者。政府還是競技場的維護者,更是創新生態的建設者和創新文化氛圍的引導者。

  在矽谷到處是各種高科技的“秀”,讓投資者慧眼識珠。南山7年前就在國內率先開創了“創業之星”大賽,政府出錢出力搭建“秀場”,引得全球的競技者爭相秀。今年的大賽從5月啟動,共接到全球各地1288個項目報名參賽,目前,參賽項目與投資機構已達成意向20余項,十余個項目獲得融資,參賽規模、效果等創歷屆之最。從2008年至今,大賽已帶動近百家主流投資機構對150個項目15億元左右的投資。作為一區之長的余新國不但是高科技“秀”的擁躉,更常常是“秀場”拉拉隊長,親臨現場為選手加油助威。在他看來,“創新是南山的根、南山的魂,是南山立足的根本,而科技創新是所有創新的源頭。”高科技“秀”在南山儼然全民“party”,創新創業才是南山人的“歡樂頌”。

  由南山“創業之星”起,創業大賽現在已風行全國,南山的成功可以示範,但絕不是偶然。這項大賽承載了“政策指導”,“創業服務”,“科技創新”,“資本對接”,“成果轉化”,“科技孵化”多種功能,形成了一站式立體化服務體系,開闢了以政府為主導,以孵化器為基礎,通過接觸沙龍、網路服務平臺,凝聚“官、産、學、研、金、介、媒”等多個科技發展元素的“創業創新服務新模式”。

  南山不但讓創業者歡天喜地,更在意讓創業者留得住,最好是創業成功。在這裡有首個“國際知識創新村”,實現了校區、園區及居民社區“三區融合”。“國際知識創新村”倡導者香港科技大學創校校長吳家瑋教授認為,美國矽谷繁榮發展的精華就是在於“三區融合”。南山還建設“孔雀基地”,採取實物配置、貨幣補貼等方式著重解決高層次人才住房問題,在其子女入學、醫療保健等方面提供綠色通道服務,計劃3年內累計引進不少於 100個高層次人才和團隊。

  南山區科技創新局局長練聰告訴記者,在南山高端創新載體建設規劃中,改革和完善區域協同創新體系,改革和完善區域科技投融資體系、改革和完善區域科技創新服務體系成為重點。至 2015年,産業技術創新聯盟將達到20個,區財政安排專項資金為企業提供貼息、貼保支援,引導金融機構為科技型中小企業累計提供不少於 20 億元貸款。同時實施“大孵化器”戰略,打造40個面積達200萬平方米的孵化器群,孵化企業3000家。

  “這裡將是未來東方矽谷的核心。”今年6月,美國矽谷地區市長代表團來到南山,看到似曾相識的深圳灣畔,其中一位市長感嘆。

  人們考察矽谷,有的關注其硬體實力,有人關注其軟環境,還有人上升到生活的哲學高度。考察深圳南山,有人看到它已有的過往,科技進步貢獻率超過75%,全社會研發投入佔GDP比重達5.6%,每萬人發明專利擁有量達218項,全國領先不遜國際。還有一些被授予的“國家智慧財産權試點園區”、“國家高新技術産業標準化示範區”、“國家海外高層次人才創新創業基地”、“國家新型工業化産業示範基地”等標牌。其實南山人所關注的是,宜居的環境,助力創新創業的生態,以及一種可傳承的創新文化。

  矽谷不是一天建成的。難的不是建城,而是打造一種特質。南山是不是中國的矽谷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具有了潛在的特質,哪怕只是它知道自己應該具備怎樣的特質。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