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19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葛蘭素史克:埃博拉疫苗最快2016年問世

  • 發佈時間:2014-10-18 19:59:00  來源:中國廣播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央廣網北京10月18日 (記者張奧)據經濟之聲《天下公司》報道,世衛組織數據顯示,因埃博拉病毒死亡的人數已經超4500人,這種致命病毒引起全球關注。但其實,人類早在1976年就發現了埃博拉病毒。近40年過去了,為什麼還沒有研發出疫苗或者特效藥物?

  英國制藥公司葛蘭素史克表示,有關疫苗安全性及療效的全部數據直到2015年末才能得出,也就是説,明年才能完成埃博拉疫苗研究工作,疫苗最快2016年問世。葛蘭素史克埃博拉疫苗項目研究組負責人巴魯説,我恐怕這次疫情沒辦法靠疫苗來解決了。

  巴魯:即便在6個月前,關於埃博拉病毒疫苗研究都不是很急迫,現在形勢所迫,我們需要把10年的研究調查壓縮到一年進行,為了確保疫苗的可靠性和劑量的安全性,我們至少還需要1年的時間,這可能已經是最快速度了。

  埃博拉病毒是一種罕見的致命病毒,1976年在蘇丹南部和剛果(金)附近的埃博拉河地區發現,致死率高達90%,當年病毒瘋狂地虐殺“埃博拉”河沿岸55個村莊的百姓。事隔3年“埃博拉”病毒又肆虐蘇丹,一時屍橫遍野,不過之後“埃博拉”病毒銷聲匿跡。

  美國、俄羅斯等國家由於擔心有恐怖分子將埃博拉病毒製成生化武器,由本國的衛生局研究。幾天前,由加拿大研發的埃博拉病毒疫苗在美國沃爾特?裏德陸軍研究所正式啟動首期人體臨床試驗。由於涉及國家安全,制藥公司沒法得到這些數據。

  不過話又説回來,科技如此發達,為什麼40年的時間裏,埃博拉疫苗始終沒有突破呢?上海市疾控中心急性傳染病防治科副主任潘浩説,主要是因為無利可圖。

  潘浩:疫苗研製是非常複雜的過程,需要臨床試驗。過去埃博拉是在非洲,很少外傳,制藥公司覺得市場小、利潤不高。

  面對外界對制藥公司逐利的批評,葛蘭素史克埃博拉疫苗項目研究組負責人巴魯説,沒人能夠預計埃博拉病毒會在今年再次大爆發。

  巴魯:這種爭論恐怕會持續很多年,藥物和疫苗的研發要花時間和金錢,很可能一種疫苗要10年和十億美金的投入。全球現在等待破解的病毒有非常多,比如瘧疾已經導致幾百萬人死亡,但始終也沒有研製有效的疫苗。每一個制藥公司都有自己的節奏和計劃。

  經濟之聲:覺得這個病毒雖然已經造成了那麼多人的傷亡,但是跟自己的關係不大,張翼覺得是不是這樣的原因。

  張翼:這個評價是比較準確的,因為我們看世衛組織的高官他也説了一句話,他説埃博拉這個事情是窮人國家的一種病,而且得病人數非常之少,這樣一個表達,是帶有一種指向性的,而且我們舉個例子,就是在1918年的時候,當時世界範圍爆發大規模這種流感。特別是在美國,在一個月份裏面大概死了20萬的人,導致在1919年的時候,美國平均壽命減少了12年,所以在這樣的一個大的背景之下,美國就大力去研發流感疫苗,所以,流感疫苗現在已經比較普遍了,任何一種疫病流行都是一個小概率的事件,任何一個商業組織,也不會為一個小概率的事件來進行大概率商業的量化和商業的投入,就像我們剛才講的,它時間非常之長,10多年,然後金錢也比較多,10億美金、10歐元以上,這樣一種大規模的投入,任何一個商業組織,任何一個商業機構,它是以盈利為第一前提的,如果這樣一個前提不能夠保證的話,你讓它進行這樣一個産業研發的話,它逐利也好,你説它貪圖一種利益也好,這都是一種必然,因為它畢竟是商業的組織,所以説世衛組織應該在全球範圍內建立聯動這種機制,能不能聯動各國建立這樣一個衛生組織專門一個基金來應對在全球範圍內,擴散這種的小概率事件的或然風險疫病這種發行和流行。

  經濟之聲:當然美國這個評論,我覺得實際上有點因為這件事情以後,它們也有它們激進的一個説法,當然在任何一個事件當中,我們可以看推導之前的疫苗所産生的背景,有很多數量級的人的性命,作為推動的力量來推導一個疫苗最終誕生出來,加速了它的誕生,而不是説哪一個人種,或者説哪一個國家的人,往往是大規模的疫情出現之後,傷亡的數字都非常之大,越是往前推,我們就會發現這種疫苗的誕生,都但隨人類巨大的犧牲之後才會有這樣的疫苗出現。

  醫學界一般認為,花費15至20年研發一種新的疫苗是非常迅速的,制藥公司從研發、制藥到臨床使用、大規模投産投資巨大。

  據英國科學雜誌介紹,醫藥公司的科學家們需要1年時間內完成所有的基礎實驗室工作、疫苗研製工作並完成動物試驗,然後將花兩年甚至更久的時間進行人體試驗以確保疫苗的有效性,並將結果移交監管部門。

  美國政府的要求是,制藥公司根據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新藥研發既定流程,新藥上市前需要經過總共三期臨床試驗階段,前後需要經過至少約6年,數百名患者的參與。

  針對埃博拉病毒,美國政府亮了綠燈,減少審批過程,不過松鼠科學會病毒學博士于濤指出,有些時間是沒法縮減的。

  于濤:正常疫苗生産過程中,需要實驗室的研究和臨床試驗,臨床試驗一般需要8-10年,這次埃博拉疫苗,美國説可以走綠色通道,這省下來的是走文件審批的時間,但做實驗的時間,不能縮減。

  除了技術限制,還有一道鉅額研究經費的門檻。埃博拉病毒被定義為最高等級的四級生物安全病毒,根據相關規則,只有最高安全等級的P4生物實驗室才有資格對疑似埃博拉病毒感染的組織材料進行檢測操作與深入研究。這類實驗室造價也是最貴的,目前即使是在全球範圍內,生物安全4級實驗室也只有56個。

  全球疫苗市場有80%以上被葛蘭素史克、賽諾菲、默克、輝瑞、諾華等藥企巨頭壟斷,小型藥企很少涉及,因為雖然市場大,但持續性不高,很多疫苗一次接種就能終身有免疫力,有一定的不可持續性。

  經濟之聲:所以我們就説説生産疫苗的過程,風險很大,很有可能生産出來的疫苗後來因為這個病毒的變異,它失效了,不好用了,或者這個病毒突然間沒有了,不需要這個疫苗了,但是前期的精力投入、財力投入都有了,而且很難獲得好口碑。

  就是剛才我們説這個病毒,埃博拉病毒在1976年的時候,它雖然肆虐的情況非常嚴重,但是它突然就消失了,這個如果説一個公司説我發掘了巨大商機,我開始研製這個疫苗,他不知道這個疫情什麼時候再出現,所以對公司來説,蘊藏著投資巨大,另外也蘊藏巨大的風險。除了技術限制,還有鉅額研究經費的門檻,很多朋友已經知道了,像埃博拉定義為最高等級的,叫四級生物安全病毒,我們之前説過的非典是三級,這個危險系數,像之前説的艾滋病只是二級危險,所以可見這個病毒的危險系數確實比較高,根據相關的規則,只有最高安全等級的P4級生物實驗室才有資格對疑似埃博拉病毒感染組織材料進行檢測操作與深入研究,這也是對醫學工作者的保護,這個實驗室本身的造價也特別的昂貴。目前全球範圍內生物安全實驗室全球一共才56個。

  所以你想研究這個疫苗花費這種成本是非常昂貴。

  張翼:你説疫苗的話,我們面對是一個或然的風險,就是這個風險可能會有,也可能不會再發生了,但是對商業組織和商業機構來説,如果它研發這個疫苗的話,它是面臨一個必然的代價和必然成本的付出,那麼在這樣一個背景之下,商業組織會量化它這種投入産出比,來進行一個更加商業化理性的選擇。

  經濟之聲:但是有一個問題,雖然敢行動的企業並不多,但之前重慶啤酒白雲山等等中國企業也是打著要研發疫苗的旗號,但是最後也是付諸東流,為什麼會借著疫苗這個概念炒作呢?

  張翼:資本市場的最大的特點是炒預期,像重慶啤酒是非常典型的,後來炒,把自己炒成一個妖股了,用這個B型肝炎疫苗這種概念去炒作股價,股價拉到了一個驚人的高點,最後一下掉入目前一個低谷,應該説我們國家是一個疫苗生産一個大國,同時也是一個消費大國,但是我們的生産能力和我們的研發能力還是遠遠不夠的,這也提醒我們企業應該更多的時候,來立足於技術、來立足於研發來進行一個更接地氣的産品的推進。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