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2月05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郵儲銀行副行長徐學明:發展普惠金融需要發揮政策與市場的協同作用

  • 發佈時間:2014-09-16 14:16:52  來源:新華網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9月13日,2014中國銀行業:因勢而變——2014第八屆中國銀行家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本次論壇由中歐國際工商學院攜手新華社《財經國家週刊》聯合主辦。論壇以“中國銀行業:因勢而變”為主題,匯聚了國內諸多知名商業銀行、金融機構、行業協會、研究機構及學者的智慧,共同把脈新形勢下中國銀行業面對的全新戰略機遇和挑戰。本次論壇共吸引了200余名銀行業專業人士及近40家主流媒體參加。

  中國郵政儲蓄銀行副行長徐學明與會,併發表《發展普惠金融需要發揮政策與市場的協同作用》的主題演講。全文如下: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發展普惠金融”,這為金融業指明瞭改革發展的方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然而普惠金融不是慈善,單純的政策切入並不能充分調動金融機構的積極性和創造力,也不能可持續和大規模地覆蓋目標客戶群。要保證普惠金融的可持續發展,不僅需要我們正確理解普惠金融的內涵、沉著應對發展普惠金融面臨的挑戰,而且還要厘清政策與市場的邊界,明確好政府在促進普惠金融方面的職能定位。

  一、客觀理解普惠金融的內涵

  “普惠金融”是聯合國在“2005 年國際小額信貸年”提出的概念。其基本含義是:能夠以可負擔的成本,及時有效地為社會各階層和群體提供所需要的金融服務。由於普惠金融主要是關注傳統金融體系難以覆蓋的小微企業和低收入群體,這很容易給人以錯覺,認為普惠金融更多的是扶貧,是一種福利性金融。實質上普惠不等於恩惠,不同於政府扶貧和社會慈善,既不能通過計劃手段實現,也不能奉行平均主義,而是要運用市場化的機制和商業化的手段,為更多的人提供價格合理、種類豐富、獲取便捷的金融服務,其核心要義是強調金融服務的可獲得性和金融機構的商業可持續性。

  具體來説,普惠金融的內涵主要有三層含義。首先,普惠金融是一種理念。人人都應該有平等享受金融服務的權利,無論是窮人還是富人。其次,普惠金融是一種創新。應在金融體系內進行制度、機構、産品和服務等方面的創新,降低金融供給成本,以便讓每個人都能獲得便捷的、商業可持續的金融服務。再次,普惠金融是一種責任。要面向傳統金融服務難以覆蓋的中低收入者和小微企業等“低端客戶”,提升金融機構的服務能力和水準。

  二、發展普惠金融面臨四大挑戰

  普惠金融在理念上是完美的,但是,在具體的實踐操作中,發展普惠金融面臨著諸多挑戰。

  一是供給和需求不對稱。一方面,普惠金融的需求主體多為低收入群體和小微企業,需求本身有著“短、小、頻、急”的共同特點,這就對金融機構服務的深度和廣度提出了較高要求。另一方面,金融機構為降低成本、控制風險,更傾向於圍繞大中型企業和富有人群來設計産品、提供服務,那麼,要引導金融機構向低收入群體和小微企業傾斜,滿足其基本金融需求就面臨較大挑戰。

  二是資金配置不對稱。發展普惠金融,需要金融資源向弱勢群體、弱勢産業、弱勢區域傾斜和轉移,但是,目前我國資金配置呈現出從低收入群體流向中高收入群體、從農村地區流向城市地區、從農業流向工業的特徵和趨勢。如何扭轉這一資金配置不對稱格局,有序引導金融資源更多地向普惠金融領域傾斜,是發展普惠金融亟待解決的問題。另一方面,金融資源配置不對稱還表現為金融體系內流動性過剩和實體經濟,特別是中小微企業和“三農”領域資金短缺之間的矛盾。

  三是資訊不對稱。資金融通有賴於信用體系的支撐,信用體系則由市場信用、商業信用和銀行信用構成。由於市場信用與商業信用發展比較薄弱,當前我國的信用體系主要還是以銀行信用為主導。普惠金融需求主體因金融參與度低而缺少足夠的信用基礎,這就增加了商業銀行向其提供金融服務的不確定性及風險系數,進而導致基本金融服務不充分、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融資慢”等問題。

  四是成本收益不對稱。儘管廣泛的包容性是普惠金融最為本質的屬性,但是普惠並不等同於扶貧,更不是慈善,普惠金融發展的基礎是商業可持續。從國內的實踐來看,發展普惠金融普遍存在成本高、風險大、補償低等問題。成本主要由金融機構來承擔,而收益則是社會化的,這種成本收益的不對稱,將影響普惠金融的商業可持續。

  三、發揮政策與市場間的協同作用

  從普惠金融國際實踐看,儘管各國政府在理念倡導、戰略制定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但多數政府都遵從金融市場的基本規律,很少直接參與金融服務提供。在新的歷史時期,推動我國普惠金融發展,也需要正確處理政府與市場的關係,既要積極發揮政府的引導性作用,也要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方面的決定性作用。

  一是重視普惠金融戰略頂層設計。與國際先進經驗相比,我國在普惠金融戰略的頂層設計和政策統籌方面仍顯不足。對此,一方面要積極加入國際組織、參與國際普惠金融事務,逐漸融入全球普惠金融實踐主流;另一方面,還應基於國情,制定合理的普惠金融發展戰略,加快完善符合普惠金融發展需要的法律法規和政策框架,建立健全普惠金融相關監測評估體系,有效指導普惠金融實踐。另外,配合普惠金融戰略落地實施,當前還應重點把握以下幾個著力點,包括加快推進經濟轉方式、調結構,控制産能過剩行業,降低地方政府和大企業融資杠桿,從而形成資金“擠出效應”,盤活好存量,使資金更多地流向創新性強的中小微企業,以及“三農”領域和弱勢群體。

  二是深化普惠金融體制機制改革。首先,要加大金融市場的準入開放力度,有序引導社會資金和民間資本進入普惠金融領域,鼓勵 PE、VC 等場外直接融資市場的發展,構建多層次、多樣化、適度競爭的普惠金融服務組織體系。其次,要通過實施差別化監管,充分發揮政策性、商業性和合作性金融的作用。加快推行銀行分類持牌制度,打造一大批有特色的銀行,讓地方性銀行能專注于服務當地經濟發展和百姓民生,這既有助於發展普惠金融,也有利於節約社會資源;同時,可按照“業務簡易、組織簡化、成本可控”的原則,積極推進社區銀行以及農村地區“村村通”等基礎金融工程建設。再次,要積極穩妥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逐步消除長期利差保護導致的創新動力不足、貸款壘大戶等問題,倒逼金融機構主動在普惠金融領域尋求新的業務增長點,使普惠金融服務由“錦上添花”轉向“雪中送炭”。

  三是發揮激勵政策導向作用。要加強信貸、産業、財稅、投資政策的協調配合,綜合運用再貸款、再貼現、差別準備金動態調整等貨幣政策工具和財政貼息、稅收優惠、差別稅率、先稅後補等財稅政策工具,提高金融資源配置效率,引導金融資源向低收入群體和小微企業傾斜。當前,在“三農”、小微企業、個人創業、就業、助學、保障房等領域,亟需對激勵扶持政策進行系統梳理和整合,避免“撒胡椒面”式的投入,盡可能以擔保、保險、貼息等方式集中使用,發揮“四兩撥千斤”的撬動作用。

  四是推進金融基礎設施建設。有效防範和化解經營風險是實現普惠金融商業可持續的前提,這不僅需要健全包括保險、期貨等在內的風險分散、補償和轉移機制,還需要夯實金融服務的信用基礎。要穩步開展普通農戶、社區居民、小微企業的信用等級評定工作,加大金融知識教育普及力度,培育其信用意識,在徵信體系建設上,可發揮好阿里巴巴、騰訊等網際網路企業的補充作用,全面推進城鄉一體化的社會信用體系建設,構建誠實守信的社會信用環境。

  五是營造良好的金融創新氛圍。在産品層面,要鼓勵商業銀行創新信用模式和擴大貸款抵質押擔保物範圍,有效破解普惠金融“貸款難、貸款貴”的抵押物瓶頸困局。在服務層面,要激勵商業銀行由金融機構建設向金融功能建設轉變,由單一信貸産品提供商向多元化金融服務供應商轉變。在技術層面,要引導金融機構發展網際網路金融,充分利用電話、網際網路、移動通訊,打通人力和網點無法到達的“最後一公里”,運用雲計算大數據等新技術提升服務能力,降低服務成本,發揮“長尾效應”。

  六是制定科學合理的績效考核機制。金融業特別是銀行業不能脫離實體經濟而“一花獨放”。著眼于銀行更好地履行社會責任,董事會層面對經營層的考核,不宜總是把利潤指標定的過高,同時,經營層對分支機構的考核也不應層層加碼,避免銀行資産脫離實際而盲目擴張。在銀行服務客戶上,也不能通過“以貸引存、存貸掛鉤、借貸搭售、以貸開票吸存”等手段變相提高融資成本。銀行要真心實意撲下身子服務實體經濟、發展普惠金融。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