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19日 星期天

財經 > 滾動新聞 > 正文

字號:  

身穿陸軍服的海戰隊

  • 發佈時間:2014-09-02 01:31:18  來源:科技日報  作者:佚名  責任編輯:羅伯特

  □ 姚宏春 劉小軍 翁一舟

  編制不在海軍,“戰場”卻在海上;身穿陸軍軍服,卻要與海交鋒。

  這,就是曾以“陸軍海戰隊”享譽全軍的南京軍區某訓練基地船艇大隊。

  一切,為了部隊裝得上

  2013年夏,“紅軍”按照導演部指令,長途摩托化機動至千里之外的某三軍聯合訓練基地。第二天,原有機動方案實施調整,部隊必須棄陸就海,通過船艇部隊輸送至“戰場”。但該地域河海匯集、淺灘密布,既無碼頭又無漁港,能裝載得上嗎?

  大家都把眼光瞄向了某訓練基地船艇大隊王平大隊長。只見他沉思片刻,很快堅定地點了點頭説:“堅決完成任務!”

  部隊迅速集結,該大隊組成的船艇編隊也如期而至,船艇編隊指揮官——參謀長陳躍峰被稱為“活海圖”“數據通”,早已選定了海岸線平直、地處海灣內側海浪較小的區域。“我們只有1小時裝載時間,必須在漲潮階段完成裝載,不然肯定坐灘擱淺,成為藍軍的活靶子”。

  “倒車!倒車!”隨著陳躍峰渾厚的男中音從無線電高頻中傳出,裝載行動取得成功。由於此次海上機動突然而迅速,打了“藍軍”一個措手不及。危難時刻,該大隊又一次迎難而上,贏得了登陸部隊和聯合指揮所的信任。

  這些年,為了拉得出、裝得上,大隊不放過一切錘鍊摔打部隊的機會,在抓緊搞好自身各項戰備訓練的同時,還表現在和友鄰部隊拼命“搶”任務上。他們“搶”來了全軍第一艘陸軍船艇海上搶修平臺列裝並形成戰鬥力的任務,“搶”來了“動中通”天線在海上首次試點應用的任務,“搶”到了“渡板橋”試驗第一次海上實驗任務,“搶”中了保障特種作戰突擊隊海上射擊、水下爆破等新型作戰力量重難點攻關任務,船艇改裝裝載破障車、破障艇進行新質彈種實彈射擊等危險系數高、攻關難度大的“風險”任務也被大隊成功“搶”到,大隊成了全軍名副其實的新裝備海上“試驗田”。

  一切,為了部隊運得出

  2013年9月,某跨區戰役演習在三省兩海拉開序幕。就在演習進入組織實施關鍵階段,超強颱風“天兔”也正以每小時20海裏的速度向演習海域正面襲來。

  演兵場就是戰場。“天兔”雖來勢洶洶,但導演部絲毫沒有停止演習的意思,照常按計劃進行裝載和海上航渡。

  大隊長王平起身走到颱風路徑圖前,一番科學研判後,向全體指戰員立下軍令狀:“有我無敵,保證完成任務!”

  是夜,淩晨4點,滿載人員裝備的船艇編隊裹著夜色挺進波浪翻滾的大海,海上航渡準時發起。

  雖是和平年代,但他們把每一次練兵都當做打仗——

  翻開大隊此次遠航訓練總結報告,裏面記錄著這樣一組數據:30天,1800余海裏,兩次200海裏夜航,經歷了霧航、狹水道航行、島礁區航行、大風浪航行等多種複雜條件下的航行,探索了遠航訓練新模式。

  “如今,對於大隊來説,戰區沒有陌生海域,作戰中沒有險難課目。”大隊林政委的話彰顯著自信。

  一切,為了部隊登得上

  仲夏的東海某海域,怒濤拍岸,一場對抗演習激戰正酣。

  岸灘一線,一艘船艇開足馬力,劈波斬浪穿越“敵”層層火力攔阻,按戰鬥編波隊形撕開通道全速搶灘,並使用艇載、裝載火力支援鞏固一線陣地,幫助登陸一梯隊迅速開展進攻。

  變數!難局!正當第一波編隊船艇完成卸載開始退灘時,一個拍岸浪猛地襲來,一艘登陸艇控制不及,擱淺在岸灘,所處通道被迫關閉。

  艇長鄭昱迅速通過電臺向指揮員發電:建議轉換航線,在原通道西側500米處的岩石岸灘登陸。

  最終,編隊指揮員採用了他的建議,抵岩登陸獲得成功,並順利打亂了藍軍部署,幫助主力部隊一舉奪取了戰鬥勝利,鄭昱所在艇也因此被演習聯合指揮部表彰為“演習先鋒艇”。

  他們把提高指揮員和指揮機關組織指揮能力作為重中之重,開展“精準訓練、精熟操作、精細組織、精確指揮”訓練,提高單艇協同保障能力;每年兩個月海上駐訓雷打不動,通過設危局、迷局、難局,提高單船艇防擱淺、防觸礁、防橫灘等特情處置能力。

  大隊組建14年來,他們組織跨戰區跨海區保障,跨軍兵種協同,出色完成了60余次重大保障任務,輸送參演官兵8.5萬餘人次,成為作戰部隊海上訓練的重要支撐。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