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5月30日 星期四

財經 > 新聞 > 熱點追蹤 > 正文

字號:  

胡潤:富豪榜只保證70%準確 有人為進榜送物送錢

  • 發佈時間:2015-11-01 07:27:30  來源:新京報  作者:張婷  責任編輯:胡愛善

  (均只包括中國內地富豪)

  10月26日,2015年福布斯中國富豪榜發榜。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重新奪回首富之位,財富從去年的132億美元迅猛增至300億美元。10月中下旬,除了福布斯中國富豪榜,胡潤全球百富榜、福布斯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彭博億萬富豪全球排行榜等各種富豪榜相繼公佈,令觀者應接不暇。這些名目繁多的富豪榜是如何出爐的,排榜機構如何計算富豪們的身價?他們統計出來的數據可信度有多少?富豪排行榜背後又有哪些利益牽扯或者不為人知的趣聞?

  焦點1

  哪些富豪榜影響力較大?

  比較有影響力的有福布斯富豪榜、胡潤富豪榜和彭博全球億萬富豪榜。其中福布斯最早推出全球富豪榜,胡潤最早推出針對中國的富豪榜。在今年的三大排行榜中,比爾·蓋茨都是全球首富。

  不管是對中國、美國等區域性富豪的排行榜,還是在全世界範圍內的富豪排行榜,目前比較獲得公眾認可的主要有《福布斯》雜誌推出的富豪榜與胡潤研究院的胡潤富豪榜。2013年開始,彭博社也推出彭博全球億萬富豪榜,以其實時更新的特點後來居上,在富豪榜大戰中獲得一席之地。

  截至今年10月,三大排榜機構都對富豪們今年的身價和表現作出了評估。

  在福布斯10月26日公佈的中國富豪榜中,大連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重新奪得中國首富之位,福布斯對其財富的估值為300億美元。來自網際網路行業的巨頭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騰訊創始人馬化騰和小米科技董事長雷軍佔據福布斯榜單的第二、三、四位。

  在另一份同樣頗受重視的富豪榜——胡潤中國富豪榜上,王健林同樣佔據中國首富的位置。胡潤中國富豪榜對王健林的財富估值為2200億元。馬雲則以1450億元位於這份榜單的第二位,宗慶後以1350億元排名第三,馬化騰、雷軍分列第四和第五。

  相較于中國富豪榜各富豪的身價及名次不一,福布斯富豪榜、胡潤富豪榜在對全球富豪的身價估值上,顯然更能取得一致意見。

  在10月份公佈的2015胡潤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中,位於前三位的全球富豪分別是微軟創始人比爾·蓋茨、墨西哥電信業巨頭卡洛斯·斯利姆·埃盧以及股神巴菲特。比爾·蓋茨以5200億美元的身價重回世界首富之位。社交網站Facebook創始人馬克·扎克伯格以2700億美元的身價位居胡潤全球富豪榜的第七位。來自中國香港的李嘉誠以2000億美元的身價位列第16位。

  在福布斯的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中,位居前三位的同樣是比爾·蓋茨、卡洛斯·斯利姆·埃盧以及巴菲特。略有不同的是,福布斯的排行榜統計的是富豪們的凈資産,比如排在榜首的比爾·蓋茨凈資産為792億美元,比胡潤榜單上的資産足足少了4000多億美元。

  這兩份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對中國富豪身價的評估和排名也相當接近。進入全球億萬富豪排行榜的中國富豪均為李嘉誠、王健林、馬雲、馬化騰等這些熟悉的名字,並未殺出意料之外的“黑馬”。

  與先行進入的福布斯、胡潤富豪榜相比,“後起之秀”彭博全球億萬富豪實時排行榜的特點是它會實時對富豪的資産狀況進行每天的即時更新。而在彭博全球億萬富豪榜中,比爾·蓋茨同樣佔據著首富之位。

  焦點2

  如何計算富豪們的身價?

  設置大約100人的團隊專注于收集中國內地的富豪數據,包括查詢、獲取公開的上市公司的股權報告、財務報告以及收集媒體對上榜候選人、候選公司的公開報道,尤其是財經類媒體的報道等。

  這些富豪排行榜是如何出爐的,排行機構如何計算富豪們的身價呢?

  福布斯2003年開始每年更新一次中國富豪排行榜,並且相繼推出中國名人排行榜、中國企業五百強等排行榜。在名目繁多的各類排行榜中,福布斯是進入中國最早,影響最大的富豪排行榜之一。

  福布斯獲得富豪們財富數據的方法可以説具有一定代表性。福布斯上海分社社長、福布斯中國富豪排行榜的排榜人范魯賢(Russell Flannery)在解釋其獲取數據的方法時説,福布斯的編輯團隊中有大約100人的團隊專注于收集中國內地的富豪數據。他們的日常工作包括查詢、獲取公開的上市公司的股權報告、財務報告以及收集媒體對上榜候選人、候選公司的公開報道,尤其是財經類媒體的報道。

  胡潤富豪榜的創榜人胡潤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也指出,胡潤富豪榜的排榜團隊也有100余人。這些工作人員的調查不限于獲取上市公司的年報和公告。“我們還要調查他的投資、收藏等情況。如果我們要發佈1000個人的排行榜,我們至少要調查3000個富豪的情況。”

  胡潤傳訊副總監潘小英則概括了胡潤研究院評估企業家財富的四個渠道。首先,集中了解中、外媒體對重要富豪的報道,從媒體報道中初步挑選出候選人;其後,胡潤研究院將需要獲取和調查上榜候選人所在企業的股市公告,包括中國內地和香港主機板、創業板、新加坡、納斯達克、紐約、多倫多、倫敦和雪梨等國際主要證券市場,通過候選人及其候選企業在這些主要證券市場的表現來評估候選人的資産規模;第三步,胡潤研究院還將派遣相關工作人員到候選人所在企業進行實地探查和採訪,並與當地政府機關、媒體共同開展相關研討會,進一步了解該候選人情況。最後,胡潤研究院還將利用胡潤百富榜累計十餘年建立起來的遍佈全國的有效資訊網路和巨大的數據庫來進行求實、認證。

  與福布斯和胡潤富豪榜相比,彭博億萬富翁排行榜的特點是其更貼近當下的時效性。彭博富豪榜會根據每日市場和經濟變動,再加上彭博的新聞報道,以美元計算富豪資産值,並在每天紐約時間下午5點半進行更新。

  彭博億萬富翁排行榜的負責人馬修·米勒(Matthew Miller)表示,彭博億萬富翁排行榜已經建立起較為成熟的評估模型。彭博會通過參照同類上市公司的企業價值、利潤比率、股價或盈利比率(即市盈率)等,對未上市公司進行估值。當所有權或未上市公司的資産無法核實時,這部分資産將不會被納入計算。

  馬修·米勒指出,彭博富豪榜的工作人員每天會對全世界最富有的20名富豪進行跟蹤調查,通過彭博的數據系統和新聞分類特點來保證精確度和真實性。米勒介紹説,彭博有20個記者組成專門團隊,在世界上9個國家專職為富豪榜收集和求證不同的財富數據。

  焦點3

  榜單的準確度到底有多高?

  因數據收集和計算存在誤差,胡潤曾公開表示,他的胡潤百富榜“只能確保60%-70%的準確性。我很坦率地承認,由於計算方式的差異,富豪們的財富數據有時候會出現一些誤差。”

  那麼,排榜機構通過獲取公司財報、股權結構以及實地調查獲得的財富數據,準確度和可信度有多少呢?

  胡潤曾公開表示,他的胡潤百富榜“不可能百分之百準確”。他説,“我們只能確保60%至70%的準確性。我很坦率地承認,由於計算方式的差異,富豪們的財富數據有時候會出現一些誤差。”

  除了數據收集和計算中的誤差,胡潤和福布斯都表示,排行榜不會受到榜單中候選人意志的影響。胡潤表示,他的排行榜要將某一個富豪放到什麼位置,不會事先徵得他們的同意,不管富豪們是否願意,怎麼“要挾”,甚至以律師信相告,他總是堅持為富豪們貼上他認為公平的標簽。

  福布斯中國富豪排行榜的負責人范魯賢也強調説,福布斯富豪排行榜的編輯部跟廣告部門、業務部門是完全分開的,編輯部做出任何跟排行榜有關的研究都是根據編輯部自己的判斷,不可能跟任何可能上榜的候選人産生跟錢有關的關係。

  即便如此,范魯賢也指出,除了技術誤差,還有兩個因素會影響富豪榜的全面性和準確性。其一,是包括福布斯富豪榜在內的排行榜其吸收候選人的方式有一部分是依靠全球各地的已經上榜富豪的推薦。有的是上榜富豪會主動推薦,有時福布斯也會主動詢問已經上榜的富豪是否有覺得很適合上榜的人選推薦。其二,范魯賢也指出,“隱形富豪”的存在也會影響富豪榜的準確性。隱形財富是很多不同的專家都在研究的話題,不只是富豪個人,中國的總體經濟規模也經常受到這樣的研究和挑戰。可以説,隱形財富以及統計得出的財富數據是否準確,已經不僅僅是福布斯、胡潤等財富排行榜面對的問題,也是對全球經濟成長很重要的問題。

  隱形富豪有兩大類,一類是這些富豪本身秉持低調的行事作風,不希望大肆宣揚自己的財富。還有一種情況,則可能是某些富豪在財富積累的過程中有些“貓膩”,不希望將自己的財富暴露在陽光之下,以免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范魯賢也坦誠説,每年也會有一些富豪出於上述原因,給福布斯富豪排行榜打招呼,希望自己不要上榜。

  不過,福布斯以及胡潤排行榜等排榜機構,仍然在不同場合強調,富豪排行榜一直都在盡最大努力將排行榜做得更加公正、客觀、全面。范魯賢指出,福布斯每年會開拓不同的消息來源,許多原來沒有查出來的隱形富豪或原來沒有看好的企業家也會因為資訊源的擴大不斷被擴充進排行榜中。

  焦點4

  富豪與排榜機構利益雙贏?

  胡潤與《福布斯》都憑藉富豪排行榜的關注度大大提升了自身的影響力,這意味著在社會資源、廣告收入等方面的優勢和利益,進入富豪榜的富豪們也能從排行榜中獲得名利雙收的效果。

  一份富豪排行榜,一經發佈就會引起全球公眾的廣泛關注和討論。在吸引公眾眼球的同時,富豪榜還為排榜機構及上榜企業家帶來可觀的經濟效益。這也是為什麼多個媒體和研究機構會爭相製作富豪排行榜。

  胡潤富豪榜的創榜人胡潤最初是《福布斯》雜誌的一名自由撰稿人。1990年,胡潤來到中國人民大學學習漢語,後在上海的安達信從事會計工作。胡潤回憶説,在上世紀90年代後期,中國的經濟正發生著日新月異的巨變,GDP年增長連續超過10%。胡潤想到了那些在中國經濟成長中的最大受益者。由此,他把目光投向了中國的富豪們。

  1999年,胡潤開始利用業餘時間和假期,查閱了100多份報紙雜誌及上市公司的公告報表,經歷了幾個月的折騰,他排出了中國歷史上第一份和國際接軌的財富排行榜。

  胡潤在當年的9月向《金融時報》、《經濟學人》、《商業週刊》、《福布斯》等專業財經媒體發去了傳真,希望可以刊登他的榜單。最終,《福布斯》向胡潤伸出了“橄欖枝”,開始定期為《福布斯》提供富豪榜的數據。

  2001年,胡潤辭去了安達信的工作,在名片上將自己的身份改印為“《福布斯》雜誌中國首席調研員”。《福布斯》也默認了胡潤在福布斯的身份。

  但是,隨著富豪榜越來越受到重視,胡潤跟《福布斯》之間的合作也打破了微妙的平衡。在福布斯中國富豪榜負責人范魯賢看來,《福布斯》作為一家深具全球影響力的媒體,完全有能力將富豪榜做得更專業。胡潤也認為自己早已不是居無定所的自由撰稿人,不必依賴《福布斯》的平臺。

  於是,胡潤與《福布斯》逐漸分道揚鑣,成為兩家鼎力博弈的財富榜製作機構。胡潤與《福布斯》也都憑藉富豪排行榜的關注度大大提升了自身的影響力,影響力的提升則意味著在社會資源、廣告收入等方面的優勢和利益。

  除了給排榜機構帶來利益,進入富豪榜的富豪們也能從排行榜中獲得名利雙收的效果。范魯賢和胡潤都承認在榜單製作過程中,不時會受到富豪們的邀請,或者是直接送物送錢等行為,希望以此進入排行榜。范魯賢分析説,有一些公司外債較多,如果他們能夠得到類似像《福布斯》這樣的全球專業財經媒體的肯定,對這些公司的融資和發展都會大有好處。即使是盈利狀況良好的公司,如果進入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也意味著這個富豪及其産業在跟銀行以及投資人談生意時會擁有更多底氣和信心。“他(富豪)會覺得這個排行榜對他跟銀行的關係,還有跟投資者的關係都是有好處的。”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