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2年08月17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艱難決定:是去是留? 關注城中村改造中的城漂族

  • 發佈時間:2016-03-10 19:00:47  來源:新華社  作者:袁麗品 李亞楠  責任編輯:胡愛善

   新華社鄭州3月10日專電 題:艱難的決定:是去是留?——關注城中村改造中的“城漂族”

   袁麗品、李亞

   在不少城市生活成本相對低廉的城中村,聚集著數量可觀的“城漂族”。隨著多地城中村改造步伐的加快,他們的生活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城市要改造,生活要提升,怎樣在解決城中村發展問題的同時,給這裡的“城漂族”找到一個新的港灣?

   城中村改造,催動“城漂族”的腳步

   春節過後,鄭州的“城漂族”們開始陸續返城。返城後的首要大事就是尋找新的落腳地。26歲的周霞看到廟李村公告欄上新近貼出的拆遷資訊不禁犯了難,“3月21日就要求搬空,剩了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這回該往哪兒搬呢?”

   廟李是位於鄭州北郊的一個城中村。2015年年底,鄭州全面啟動高皇寨、廟李、劉莊、陳寨等12個城中村改造項目。這幾個城中村離中心城區近,交通便利,房價較低,因此外來人口多、商業用房較為發達,也成為拆遷改造的老大難。

   近日,記者走訪發現,這些城中村已開始為拆遷做準備。在廟李村,不少租戶已開始向外搬行李,沿街店舖也開始瘋狂甩賣各種商品。

   王文平2011年來到鄭州住在勝崗村,一個單間一月房租180元,但住了兩個月後,拆遷書就貼滿了勝崗的街道。他便搬去了附近的關虎屯,房租也貴了120元。等安置好傢具,又聽到了拆遷的消息,再次被趕到了劉莊。讓他沒想到的是,一年後劉莊也在拆遷改造的範圍之內。

   “四年搬了三次家,搬到哪兒都會趕上拆遷。”王文平覺得快要崩潰了,一直懊惱自己運氣不好。

   艱難的決定:是去是留?

   36歲的祁艷已在廟李村住了8年之久,2008年跟丈夫一起從河南平頂山來到這裡。10歲大的孩子現在在廟李小學上三年級。一家三口租住一套一室一廳的房子,房租每月只需要900元。

   過完年剛回來,廟李拆遷在即,兩人只得重新開始找房子,四處打聽便宜的房源。為了不耽誤孩子上學,祁艷把孩子送回了老家。打算穩定下來以後,再把孩子接過來。“畢竟來鄭州這麼長時間了,城中村只是個過渡,出來打拼都是為了住上好房子,給家人更好的生活,不管怎麼樣都要留下來。”

   相對於祁艷的堅守,在鄭州工作2年,每個月只拿不到2000元工資的張麗在聽到拆遷的消息以後,最終選擇收拾東西回老家。“找了好幾天了,都沒找到便宜的房子。與其這樣耗著,不如回家創業找工作。”

   城中村改造帶來的生活變動讓許多“城漂族”面臨艱難抉擇。留下來,便宜房源越來越少,房租越漲越高,上班路途越來越遠,工資卻沒有水漲船高;回家去,心有不甘,也未必能找到合適的工作。

   住在高皇寨村的劉海峰,準備離開鄭州了。“我真的不想再搬家了,一直想在鄭州有個家,但多年打拼依然沒能實現。既然如此,還不如早點離開。”劉海峰説。

   城中村改造,也要有人文關懷

   不少專家建議,城中村改造不光要從經濟和城市發展角度考量,也要從社會服務和人文關懷角度考量,為居住其中的“城漂族”們提供力所能及的公共服務,盡可能減少拆遷改造對他們生活的影響。

   鄭州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張明鎖認為,城中村大規模地進行拆遷改造,政府應當提前做好住房安置的預案,比如可以提供一些臨時安置房做好過渡期。人才不僅包括高端人才,優秀的勞動者也是城市建設需要的重要人才。

   河南財經政法大學教授樊明認為,可以借鑒一些發達國家的經驗,動員市場的力量,通過政策調整鼓勵和引導開發商提供專門用於出租的房源,例如廉價出租公寓的建設。如果因為缺乏價格便宜的住房導致“城漂族”大批離開,可能會出現勞動力短缺、服務成本提高的問題,不利於城市長期健康發展。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