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6月14日 星期五

財經 > 新聞 > 國內經濟 > 正文

字號:  

民營企業吐槽貸款難貸款貴:融資成本在20%以上

  • 發佈時間:2014-11-25 14:46:00  來源:中國經濟網  作者:李斌 鐘泉盛  責任編輯:孫業文

  ——融資難、融資貴讓部分中小企業在夾縫中生存

  “之前一年期貸款基準利率為6%,企業貸款利率一般是在基準利率上浮30%,也就是7.8%,這個融資成本企業可以承受。但實際上民營企業的融資成本一般在20%以上,有的甚至更多。”近日,一位民營企業家向記者痛陳銀行融資“潛規則”層層拉高融資成本,中小企業只能在夾縫中艱難求生,有的企業不得不向民間資本市場高息融資。

  貸款搭售保險 民企老闆一年保險費數百萬

  “現在中小企業的融資成本一般在20%以上,有的甚至更多,大多數成本是在中間環節被消耗了。”廣西一家汽車零部件企業總經理劉鋼(化名)向記者透露。

  業內人士透露,銀行為了維持存貸比平衡,企業取得貸款後,一般需要將50%的款轉為銀行存款,但企業需要照付利息。這50%的款項,銀行會以“承兌匯票”形式開出,“這實際是銀行增加資金流動性的‘白條’,但一年下來貸款方將增加6%至8%的成本。”記者了解到,“以貸轉存”,雖然被禁止了,但目前仍以潛規則方式廣泛存在。

  企業以土地、廠房為抵押物向銀行貸款,銀行一般只能以評估價值的30%至50%放款。而如果有擔保公司出擔保函,就可以讓銀行將貸款額做到評估價值的80%。政府性的擔保公司擔保費一般是貸款額的4%,民營融資擔保公司收費則更高,擔保公司一般還要求貸款企業存入15%左右的保證金。

  一個民企業老闆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一個評估值1000萬的抵押物,即便通過擔保公司也只能貸款800萬,除去存給擔保公司15%的保證金,可用資金只剩下640萬。

  銀行還經營有一些理財、保險等金融衍品,放貸時會“搭車”銷售,“例如銀行發放一年期1000萬的貸款,就會要求企業老闆買15萬的人身意外保險;如果企業老闆出事了,銀行就會受益這1000萬。”劉鋼表示,自己一年僅保險費就要花300萬。對於銀行增加收費的伎倆,因為企業處於弱勢,根本就沒有發言權,只能委曲求全,接受銀行的種種要求。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在此前召開的“中國開放新階段高峰論壇”表示,目前我國部分地區小微企業的融資成本高達20%,甚至更高。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劉俏告訴記者,很多企業的融資成本在25%以上。

  “8000萬資金過次橋,折損600萬”

  “過一次橋,傷筋動骨一百天。”劉鋼表示,“為貸款‘過橋’,實體企業被‘逼上梁山’,不得不向小貸公司、民間資本市場高息借款,以還銀行尾賬繼而再次從銀行貸款。

  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目前我國銀行貸款實行的是“還舊貸新”,也就是企業要將原來借款還清之後,才能再貸新款。不少企業老闆表示,一期貸款到期後,企業要將原來借款全部還清後才能續貸新款,如此“大還大借”不利於維持企業正常運轉;而如果貸款到期、企業又沒有足夠現金還貸,就必須求助“貸款公司”借錢“過橋”。

  劉鋼告訴記者,以目前廣西為例,向小額貸款公司借款“過橋”,一般以一週為一期,一期為2分利,兩期4分利,三期6分利;而從還銀行上一期的貸款到銀行下一期貸款放出來,一般需要3周以上,“1000萬的資金經過這一‘過橋’,60萬就進了小額貸款公司。”

  “‘過橋’還款是一種在中小企業中比較普遍的現象,我們公司去年因‘過橋’損失不少。”浙江一家從事生態保護的企業負責人説,“可是為了讓企業有更好的信用評級,再高的利率企業也不得不為之。”

  據銀監會與央行的《關於小額貸款公司試點指導意見》規定,小額貸款公司不能吸收存款,但允許向不超過2個商業銀行同業拆借不超過註冊資本額度50%的資金。知情人士説,這一政策助長了小額貸款與銀行的勾結,“一邊是銀行延遲放款速度,一邊是小貸公司收取高額利息。一個資金‘過橋’過程,實體企業相當於被銀行和小貸公司做了兩次莊。”

  廣西一家製造業企業負責人告訴記者:“上半年我有8000萬的資金‘過橋’,花費了600萬,這些錢跑到小貸公司去了。實體經濟的錢全部被抽到這些小貸公司去了,他們抽走的都是實體企業的血液。”

  記者了解到,相當部分小企業由於抵押物等欠缺,銀行借款無門只能在民間融資。“我做工程承包的,除了住房以及塔吊、推土機等機器設備,根本沒有抵押物,銀行也看不上我們這種企業。做工程需要墊資時,只能向‘朋友’借,剛開始借得少時月息兩分還行,現在有時候三分、四分都難借到了。”一名企業家説。

   專家:超過90%的中小企業無法在銀行融資

  “根據測算,一般企業投資收益率都低於20%,與民間借款的利率已經接近,而這一高融資成本勢必讓企業難以為繼。”劉俏説,梳理可以發現,當前“跑路”的企業老闆幾乎都涉及民間高息融資,也從一個方面折射出當前中小企業融資困境。

  柳州正菱集團實際控制人廖榮納今年年初逃往境外後被國際刑警組織紅色通報,涉及民間債務超過30億。除廖榮納之外,今年以來,曾放言收購悍馬的四川騰中重工老闆李炎、青島君利豪集團老闆王莉、福建天成集團董事長黃水木等企業“大亨”紛紛失聯,無一例外與向民間高息融資有關。

  劉俏認為,當前銀行緊縮銀根,是國家實現宏觀調控、調整産業結構的方式。而國有企業有可以充分利用的行政資源,一些大型的民營企業有著良好的政商關係,而民營中小企業是實體經濟脆弱的的板塊,因此受影響最大,一些中小企業不得不向民間高息借款渡過難關,一些無法維持下去的企業只能“跑路”。

  “造成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原因主要是融資渠道窄、資訊不對稱。”劉俏説,中小企業融資難是一個世界性的難題,在中國尤為突出。據統計中國中小企業有近5000萬家,而超過90%的中小企業無法在銀行融資,金融業的覆蓋面太窄,中小企業只能尋找小貸公司、影子銀行等融資途徑。

  業內人士認為,應加大力度清理整頓銀行業不合理收費,督促取消直接與貸款掛鉤、沒有實質服務內容的收費,進一步縮短貸款發放、展期、續貸等審批流程,增加中小企業貸款規模,清理不必要的資金“過橋”環節。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