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3年06月07日 星期三

財經 > 新聞 > 地方經濟 > 正文

字號:  

陜北油田頻繁泄漏 河道及農田遭遇大面積污染

  • 發佈時間:2015-08-17 07:40:49  來源:京華時報  作者:張思佳  責任編輯:李春暉

  

  

志丹縣一處油井旁,污染的石油就隨意放在→個池子裏。京華時報記者譚青攝

  

一處延長石油的油井。

  8月2日下午,陜西省延安市誌丹縣延長石油西區採油廠(以下簡稱西區採油廠)一油井平臺發生石油泄漏,大量原油流入河道,被污染的河道約8公里,3.8方原油泄漏。

  陜北油氣資源豐富,大量的油井開採油氣資源的同時漏油事件頻現。漏油事件之後大量問題顯現,油企與百姓關係緊張,10日晚,因百姓要求提高補償款,3位生産隊隊長被刑拘。漏油事件的背後仍有許多問題亟待解決。 

  □事件

  漏油事件頻發

  8月2日下午6點左右,延長石油西區採油廠一油井平臺4195井場發生原油泄漏,大量原油流入河道。當地居民稱,因雨勢較大,泄漏的石油順著河道流出近20公里,流經了陜西省志丹縣、吳起縣,甘肅省的華池縣3個縣。

  8月8日,記者走訪了志丹縣腳扎川河道到吳起鎮白豹鎮白豹川河,河道內的水已幾乎看不到原油的痕跡,偶爾在河水較深處水面上漂浮著油光。每到一個河水較深處均留有被清理的痕跡,吸油氈、吸油棉、草席等堆積成攔截壩。

  對此,志丹縣環境監察大隊隊長吳輝稱,事件導致3.8方原油泄漏,從腳扎川河道流入,共污染河道約8公里,並非20公里長。

  據此前媒體報道,陜北油田密集區原油泄漏事件頻發。原油泄漏原因多為管線破裂、油罐溢罐等。

  □處罰

  陜西省政府被環保部警示

  為什麼陜北油田漏油事件頻頻發生?據當地油廠一名不具名的工作人員介紹,漏油的原因總共分為5種,輸油管線的品質及老化問題,天氣、地質災害等不可抗力導致管線破裂,人為破壞導致管線破裂,安全事故及內部人員的違規操作,及原油長時間腐蝕管道壁導致管道破裂。

  該工作人員介紹,5種漏油的原因中輸油管線的品質及老化原因佔有較大比重,“其中管線品質問題佔的比重較大”。很多井場要求建設速度非常緊要儘快投産,兩三個月內就要求井場投産,再加上現在的井場建設隊伍的市場化,在選用輸油管道時勢必會選擇價格比較低廉的,“這些管道出現問題的可能性比較大”。

  8月12日,環保部對媒體通報了今年上半年的應急管理工作綜述。工作綜述中提到,環保部向陜西省政府發佈了預警資訊,要求做好隱患排查和應急準備工作。

  針對今年上半年陜北地區發生的10多起漏油事故,事故調查中心曾對外解釋,石油管道漏油事件頻發,一是因為輸油管線建設沒有達到國家標準,當地建設設計標準低,使用壽命有限;二是企業對環保工作不夠重視,管理不到位。

  實際上,環保部門已對相關企業採取了措施,只是效果有限。今年4月份,陜西省環保廳對漏油主體的兩家企業長慶、延長集團進行約談,並開出罰單。

  □影響

  漏油導致土地荒蕪

  記者採訪期間走訪了有大片油井的志丹縣、吳起縣、安塞縣,3縣的山地地區分佈大量油井,幾乎每一個山頭上都有一個油井平臺。記者從當地環保部門了解到,油井大多屬於延長石油(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及中國石油長慶油田公司。

  7月30日,吳起縣吳蒼堡鄉白河村村民李先生的父親發現,自家約半畝的玉米地裏流進了黑色原油。李先生提供的圖片顯示,玉米田內地面上覆蓋著條狀的黑色油帶。李先生稱,玉米田位於油井平台下的梯田上,距離油井平臺的直線距離不到10米,“現在附近的村子裏都是老人住,外界關注度低,大大小小的漏油幾乎每月一次”。

  “漏油的井是延長石油西區採油廠的井,我們和油廠協商了賠償事宜,賠了五千塊錢後把事解決了”。李先生説,油井上的人不會和老百姓們説漏油的原因是什麼,老百姓們也不懂,“像我們家田這次被污染一樣,今年村裏有四五起了,都是私了”。

  李先生的父親説,被原油或是打井産生的泥漿污染嚴重的土地兩三年之內都種不了莊稼,第四年即使種上,原來畝産2000多斤洋芋也會減産到畝産500斤左右,“老百姓就靠賣點糧食生活,沒了糧食就沒了收入”。

  雙廟村村民王先生説,志丹縣和吳起縣內油井的數量多得數不過來,漏油的次數也多得數不過來。

  “小範圍漏油的太多了,這次西區採油廠漏油就是因為影響範圍大才被曝光,才被外面的人關注到”。8月2日西區採油廠井場原油泄漏流經了這個村的河道。

  □調查

  部分村民“靠油吃飯”

  原油泄漏流入河道,流入村內農田,事發後村民們能從油廠方獲得一筆污染補償款,這在油井數量多的陜北地區非常多見。漏油事件頻發,導致村民與油企的矛盾加劇。

  10日晚上10點,保安鎮西沙道子村的生産隊隊長張治國及其他兩個村的生産隊長劉峰和趙志林被志丹縣公安局帶走。拘留通知書顯示3人因涉嫌敲詐勒索被刑事拘留。11日,記者從志丹縣公安局獲知,因約3天前西區採油廠的一輛運污油泥的車在經過雙廟村時,罐體內的污油泥散落在柏油馬路上,附近村莊的村民跑出來要補償款。志丹縣公安局宣傳科的王姓工作人員稱,拘留的原因即為村民要補償款,“污油泥灑在了馬路上並沒有灑進村民的農田”。

  吳堡鄉楊洼溝門村的楊先生幾年前離開村裏到縣裏生活,回憶起村子裏這些年的變化,楊先生説,自從2005年村裏的油井突然間多起來後,村子變了樣,村民們也變了樣。一些人開始“靠油吃飯”,他們靠偷油倒賣原油為生,只要油井發生漏油的事就會和油田上的人要補償款,“有了井場後,一部分村民就等著只要有漏油就去要錢”。

  之前村裏的百姓都是面朝黃土背朝天地耕種,有了油井後農田變少了,再加上近些年的退耕還林政策農田變得更少了。村裏的一部分人搬到了縣裏生活,一部分人因為油井打在了自家的土地上,拿到了十幾萬元不等的補償款,“這些人一夜暴富,這對於農民來説是大數字了”。

  油廠與百姓協調補償款

  “這次漏油我們村一個生産隊隊長因為要提高補償款和油廠的人吵起來了,還被警方帶走了,村裏已經形成了不好的風氣”,楊先生説。

  隨後,記者聯繫上了被警方帶走的生産隊隊長楊志旺。楊志旺説,他確實擋了油廠的人清理現場,也確實和油廠的人説讓他們提高污染補償款。但因為這事被警方帶走楊志旺覺得自己很冤,“給的補償款分到每個人頭上才兩百多塊,太少了,對百姓影響這麼大給這麼少錢”。

  楊志旺説,九幾年的時候村裏每個人能分到9畝地,後來因為油井越來越多及退耕還林,現在每個人才分到4畝地。“現在村裏吃水困難得很,原來溝裏的水都能直接吃,現在牲口都不喝溝裏的水,村裏害病的人也多”,楊志旺説,村民們都説是油井污染了水,“油廠給的補償款根本解決不了。”

  11日上午,吳起縣環保局環境監察大隊大隊長閆軍介紹,吳起縣內有5個採油廠,今年來已經發生漏油事件十幾起。因為漏油事件頻發,村民沒有穩定收入,迫使村內形成“靠油吃飯”的風氣,油廠和百姓之間的關係比較緊張。關於漏油補償當地政府制定了事故後的補償標準,比照拆遷補償標準執行。

  “但村民往往嫌太少不接受,補償標準也越來越高”。閆隊長説,比如農田被原油污染,油廠給出的補償款比實際收成的標準還要高,油廠會考慮到農田接下來幾年可能沒收成的因素,“老百姓開口要得很高,油廠方也會和百姓協調,與種地相比百姓們拿到的補償款是划得來的”。

熱圖一覽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