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源 財富源

2024年02月23日 星期五

財經 > 新聞 > 正文

字號:  

人民日報:促進經濟向新常態平穩過渡

  • 發佈時間:2014-09-09 07:07:22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劉世錦 余斌 吳振宇  責任編輯:孫業文

  今年以來,受短週期調整和中長期增長階段轉換共同影響,我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同時,結構調整和改革措施初見成效,企業利潤、財政收入等效益性指標有所好轉。展望下半年,國際經濟環境改善,國內穩增長政策效應集中顯現,經濟下行壓力可望有所緩解,全年經濟增長有望處在預期目標的合理區間。當前,應在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穩定性的同時,將穩投資作為重點,著力推進相關領域改革,釋放經濟增長潛力,加快化解過剩産能、地方融資平臺和房地産市場風險,更加重視增長品質,促進經濟向新常態平穩過渡。

  經濟運作品質提高,行業、地區分化和局部風險顯現

  經濟運作品質和效益有所改善。年初以來,內外需求擴張步伐放緩,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上半年,GDP(國內生産總值)增長7.4%,比去年同期回落0.2個百分點。1—7月份,投資、消費、出口同比增速分別比去年同期回落3.1、0.7和6.5個百分點。在經濟增速回落的同時,經濟運作的品質和效益有所改善,表明市場主體逐步適應增長階段轉換的宏觀環境,也表明結構調整和改革措施初見成效。首先,企業盈利水準好于預期。1—7月份,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11.7%,高於工業增加值增速2.9個百分點;主營業務利潤增速比去年下半年明顯提高,且與利潤總額增速基本同步,説明企業盈利能力和水準的提高主要源自生産狀況改善。其次,財政收入增幅回升。1—7月份,全國公共財政收入同比增長8.5%,比去年同期高0.5個百分點。第三,就業和城鄉居民收入穩步增長。受經濟規模擴大和服務業佔比上升等因素影響,城鎮新增就業人數保持穩定。上半年,城鎮居民每人平均可支配收入和農村居民每人平均現金收入實際增幅均高於去年下半年。第四,服務業呈加快發展態勢。8月份,服務業PMI(採購經理指數)為54.4,高於製造業3.3個百分點;上半年,服務業增加值增速比第二産業高0.6個百分點,拉動GDP增長3.6個百分點,超過第二産業0.1個百分點,在經濟增長中的重要性持續上升。

  行業分化明顯,影響區域增長表現。行業分化程度進一步擴大。上半年,製造業、採礦業、電力燃氣及水的生産供應業增加值分別增長9.9%、4.6%和4.4%。與去年全年相比,後兩個産業與製造業增速差距分別擴大了1.2和1.8個百分點。製造業內部差異也在擴大。有色金屬、醫藥、汽車製造業呈現高增長態勢,增速在13%左右;紡織業、石油、黑色金屬壓延業同比增速均在6%—7%之間,低於平均水準。行業分化影響到區域經濟表現。從企業調查數據看,中部地區企業對當前經濟狀況的判斷較為悲觀,西部地區次之,東部地區則相對樂觀。分省看,以能源、原材料産業為主的地區,企業經營困難加劇,經濟下行壓力較大;汽車、醫藥等高端製造業佔比較高的省市,經濟增速相對穩定;積極推動轉型升級、調整優化經濟結構的地區,在投資增速相對較低的情況下,地區生産總值、企業利潤、財政收入、居民收入等保持穩定增長。

  局部地區和領域金融風險增加。隨著經濟增速下降,實體經濟壓力進一步向金融體系傳遞,與産能過剩行業、房地産業和地方融資平臺相關聯的金融風險增加。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上升。逾期貸款增加較快,預計不良率仍將繼續上升。信託産品兌付危機事件增多。部分地區出現房地産商資不抵債情況,民間借貸風險事件增多。今明兩年是國內信託、債券和地方政府性債務還本付息高峰期,金融風險暴露的概率加大。需要特別關注的是金融轉型、結構調整産生的新增風險與存量風險疊加問題。

  總體上看,上半年經濟運作狀況符合增長階段轉換期“速度下臺階、品質上臺階”的變動趨勢。增長階段轉換與能源、原材料等重化工業和房地産業峰值臨近或進入調整階段互為因果。化解過剩産能和泡沫,對於産業結構單一的地區會形成較大衝擊,也會誘發金融風險。因此,當前需要增強宏觀調控的針對性,精準發力,在不推高杠桿率的情況下將經濟增速保持在合理水準,為結構調整、培育增長新動力、防範和化解風險創造有利條件。

  投資增長是實現全年預期目標的主要變數

  進入二季度後,多項指標出現積極變化,經濟下行壓力有所緩解。展望下半年,出口形勢將明顯好轉,消費增長基本穩定,投資增長是實現全年預期目標的主要變數。

  國際經濟環境改善,出口增長將明顯回升。受發達國家經濟回暖影響,發展中國家經濟呈穩定發展態勢。受去年同期虛假貿易導致的基數效應影響,1—7月份,我國出口增長3.0%。但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出口交貨值同比增長5.0%,比去年同期上升0.9個百分點,比較真實地反映了外部市場需求的變化。下半年,隨著基數效應消失、國際市場需求回升和國內擴大出口政策實施以及外貿綜合服務業等新業態的發展,出口增長將明顯回升。預計全年出口增長6%左右。

  內需增長出現積極變化,供給側逐步向好。消費增長與去年基本持平。1—7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同比名義增長12.1%,比去年同期低0.7個百分點。考慮到網路消費對實體渠道的分流作用,實際消費增幅可能更高。農村市場發展快於城鎮。1—7月份,農村消費增長13.2%,高於城鎮1.2個百分點。此外,今年是房屋竣工高峰期,與之相關的裝修、建材、家電、傢具等消費有望在下半年回暖。預計全年消費增幅與去年基本持平。投資增速降幅收窄,設備投資增長加快。年初以來,基礎設施投資快速增長,彌補了製造業、房地産開發投資下降形成的缺口,緩解了投資下行壓力。在製造業投資構成中,建築安裝工程投資增速出現下降,而設備投資增速明顯上升,反映企業預期趨於改善。進入二季度,製造業增加值增速保持平穩。8月份,生産指數和新訂單指數均位於臨界點之上,表明市場信心和未來生産狀況將進一步改善。

  投資增長對實現全年預期目標有重要影響。從上半年經濟運作情況和下半年發展趨勢看,剔除基數效應後出口增長與去年大體相當,消費增長與去年基本持平,投資增長成為決定全年GDP增速的主要變數。根據過去幾年數據測算,今年GDP增長要達到7.5%,投資名義增速需要達到18%。在固定資産投資構成中,去年年底製造業、房地産開發、基礎設施三項佔比合計為75%。1—7月份,製造業投資增速比去年同期低2.5個百分點,房地産開發投資低6.8個百分點。如果保持製造業和房地産開發投資當前增速不變,即使考慮佔比15%左右的其他服務業投資增速進一步提高,基礎設施投資增速也需要達到25%以上。如果下半年房地産開發投資繼續下降,則基礎設施投資增速還需進一步提高。

  實施“改革式刺激”,培育經濟增長新動力

  從短週期看,下半年需求側將有所改善,經濟運作相對平穩。從中長期看,經濟運作仍處在增長階段轉換期“探底”過程中,明年經濟增長仍面臨下行壓力。然而,增長速度過快回落可能對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嚴重衝擊。因此,需要將需求管理與深化改革有機結合,放大綜合效應,在有序釋放風險的同時,保持經濟增速溫和調整,著力構築經濟運作新平臺。

  通過穩投資緩解經濟下行壓力,為調結構、控風險創造有利環境。將穩投資作為短期調控的重點,近期可採取以下措施:一是調整房地産相關政策,促進房地産市場穩定發展。調整和完善房地産信貸政策,加大對首次置業和改善性需求的支援;大幅降低交易環節稅費,鼓勵梯度消費;適時放開商品房市場“限購”“限貸”,使市場機制正常發揮作用。二是對貨幣政策進行微調,擴大降準範圍和力度,適當增加資金供給,降低企業資金成本。三是繼續化解過剩産能,引導企業兼併重組。破除跨區域、跨所有制企業重組的障礙,加大對並購重組企業的金融和稅收支援力度,完善企業兼併重組服務體系。四是通過實行加速折舊,鼓勵企業加大設備投資、加快淘汰落後産能,提高産業競爭力。對有利於技術進步和節能減排的設備投資提高首年折舊率,中小企業設備投資可當年折扣。五是防控、化解局部金融風險。加強輿論引導、風險隔離、社會保障等配套工作,有序釋放積累的各種風險。

  通過啟動需求側、見效快的改革,在短期內擴需求、穩增長、控風險,在中長期培育增長動力、提高經濟運作品質。一是加快壟斷領域改革,通過擴大競爭提高全行業效率。放開石油、天然氣、電力、鐵路、電信等行業的準入限制和門檻;推動PPP(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模式在基礎設施領域的發展;推動城鎮基礎設施建設領域改革,鼓勵企業參與壟斷性行業的競爭性環節,鼓勵民營企業投資公共交通、垃圾處理等準公益性項目。二是推動房地産領域改革。加快設立住宅政策性金融機構,為棚戶區改造、保障性住房建設等提供金融支援;建立分層調控的管理體制,將更多的自主權和政策工具交給地方政府;改進住房公積金提取、使用、監管機制,提高公積金使用效率。三是擴大服務業特別是金融服務業對內對外開放。鼓勵支援電子商務、物流、金融領域創新發展,降低企業運作成本,推動企業轉型升級。把服務業作為下一步對外開放的重點,按照准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模式,著力推進金融、教育、醫療、文化、體育等領域對外開放。同時,加快服務業對內開放,凡是允許外資進入的首先應允許國內資本進入,形成平等進入和競爭環境。

熱圖一覽

高清圖集賞析

  • 股票名稱 最新價 漲跌幅